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他似白月光

作者:未知

  胧歌,偶尔迷糊日常暴躁的95后,一边学习温柔一边行走人间。断断续续去过一些地方,可爱的人和讨厌的人都遇到一些,仍然会为了一场夕阳而感动。喜欢放肆地大笑,喜欢冰激凌和酸辣粉,喜欢乱七八糟的色彩,也喜欢长得好看的人,最大的梦想是拥有一只猫。作为容易被人问路的体质,自己却分不清东南西北,但决心到老也要一直色彩明艳。
  [1]
  春末夏初,一场雨过后,空气顿时变得舒爽。碧蓝的天上飘着大朵大朵的云,风一吹就快速向前移去,投在地面的影子也跟着飞速掠过,像一头巨大的鲸鱼从海底游过。
  咖啡馆里人不多,曼妙的音乐萦绕在店内。夏云飞坐在吧台里面,跟着音乐声摇头晃脑地小声唱着歌,顾盼生姿。
  邵之卓走过来敲了她的额头一下,道:“别摇了,一会儿来客人了。”
  夏云飞也不恼,朝他做了个鬼脸,从椅子上下来开始煮咖啡,很快就做好一杯拿铁端了过去。转身走回吧臺时,却听到那两人悄声议论:“这个女生做的拉花没那个男生好看,上次他给我画了一只天鹅,超可爱。”
  如同一根针扎在心上,夏云飞顷刻间泄了气。
  邵之卓察觉到她的变化,知道她又听到了什么,笨拙地安慰道:“别不开心啊,你今天做的拉花很好看啊。”
  “你不用安慰我,”夏云飞丧气地伏在吧台上,“我就是笨,学什么都学不会。”
  “谁说的,唱歌你不就是无师自通嘛。”
  “有什么用,又没有人会因为我唱歌好听就喜欢我。”
  “你的人生就只有谈恋爱吗?”
  “是啊,我又没有多余的爱心能献给福利院。”夏云飞说着斜睨他一眼,注意到他扎在脑后的马尾又长长了,几乎快和她的头发一样长了。她像是想到什么,突然叹了口气说:“真是不懂你们这些喜欢长头发的人。”
  邵之卓愣了愣,冷笑一声,说:“你自己不也是长头发吗?”
  这回轮到夏云飞愣住,她回答的声音很轻,几乎像是自言自语:“我和你又不一样。”
  [2]
  夏云飞和邵之卓是在参加同一个社团活动时认识的,两个人被分到了同一组,一起商讨方案、制作模型、答辩,结束时自然而然成了朋友。后来又很巧的,两人都到了同一家咖啡馆打工。便又一起学做咖啡,讨论到店的客人哪个长得最好看,或者吐槽各自的专业、斗斗嘴,都是家常便饭。
  一个周末,邵之卓把夏云飞带到了一家儿童福利院。夏云飞不解,邵之卓说:“相信我,这里的孩子会因为你唱歌好听就喜欢你的。”
  “……”
  正说着,一群小孩子从屋内蜂拥而至,围在两个人身边争着去拉他们的手。
  邵之卓狡黠一笑,对孩子们说:“这个姐姐唱歌特别好听,让她给你们唱歌好不好?”
  于是一群小屁孩又跳又叫,拍着手起哄让夏云飞唱歌。
  夏云飞面露难色,她支支吾吾道:“可是……我从来没在这么多人面前唱过歌,我怕我唱不好。”
  “没关系,只是一群小孩子。”邵之卓鼓励她,“而且他们也不认识你,大不了以后不带你来就是了。”
  夏云飞咬着下唇,还是犹豫不决。邵之卓凑过来低声说:“这些孩子都很敏感,你这样会让他们觉得自己做错了事,不讨人喜欢。快唱吧,他们肯定会喜欢的。”
  于是邵之卓带头鼓掌,小朋友们都期待地看向夏云飞。夏云飞只好硬着头皮唱起来。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她的声音轻轻的,如同一颗冰葡萄,饱满又清爽,和这首歌的意境特别符合。所有人都安安静静地听着,不发出一点声响,生怕打扰了她。
  一曲结束,又是邵之卓带头鼓掌。一个小女孩拉了拉夏云飞的裙子,羞涩地说:“姐姐你唱得真好听,你能教我唱歌吗?”
  “当然可以呀。”夏云飞笑着。这一下,所有的孩子都争着闹着要跟她一起学唱歌。
  邵之卓不知什么时候跑去买了冰激凌回来,孩子们高兴坏了,一人一口亲在邵之卓脸上,他们用奶声奶气的声音大声对他说:“谢谢小卓哥哥!”
  夏云飞最喜欢的就是抹茶冰激凌,她在这一瞬间也突然变成了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孩子,为了得到好吃的食物而雀跃。她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也学着孩子们的口吻对邵之卓说:“谢谢小卓哥哥。”
  这同前些天那个像兔子一样温良胆小的夏云飞简直判若两人,多了一股小鹿一般的灵动。
  邵之卓挑起一边眉毛看着她,一时没忍住将心里话说了出来:“所以,你要不要也在我这里亲一下?”他侧过脸去,指指自己的右脸颊。
  [3]
  这一次之后,邵之卓又鼓励夏云飞在咖啡馆驻唱,他说已经和老板说好了。
  可是面对一群小朋友和面对成年人终归是不一样的,夏云飞不免又是一番纠结。她知道自己一定会怯场,万一破音肯定会被笑的。
  邵之卓想了想,说:“那你先唱一首难度小一点的,这样不会破音也不会跑调。”
  夏云飞觉得好像有道理,犹豫着应了下来。正准备走上台,邵之卓一把揪住她,命令她把围裙脱掉,露出里面的蓝色连衣裙。
  “这才像个样子嘛。”邵之卓抱臂看着她,长发披肩,裙袂飘飘,像刚上岸的懵懂的人鱼,“行了,去吧。”他冲她眨眨眼。
  夏云飞一站上去,就有客人发现了她,拍拍同伴的胳膊。在好几双眼睛的注视下,夏云飞心如擂鼓,她不停地深呼吸,终于慢慢平静下来,便示意邵之卓打开了伴奏。
  歌声伴着音乐流泻而出,袅袅曼曼飘出窗外,和黄昏温暖的光线一同在空气里流动。
  如同温柔的海水,有节奏地覆盖上听众的心,一下又一下。
  一曲毕,店内客人的反响极好。
  邵之卓比夏云飞更得意,说:“看吧,我就说你唱歌好听,你还不相信。”
  夏云飞嘿嘿一笑,整个人轻盈许多,甚至跃跃欲试地想再去唱一首。   就这样,夏云飞一唱成名,很多人慕名来咖啡馆听她唱歌。每当她上班的日子,客人都比平时多几倍。
  夏云飞生日那天,邵之卓说要带她去吃好吃的,特意跟老板申请了提前半个小时下班。出门时,迎面碰上几个人,夏云飞看见其中一个面孔,身体不由自主地绷紧了。
  “江辰。”她主动同那人打了招呼,“你怎么在这里?”
  江辰冲她一笑:“听说你在这里唱歌特意来捧场。”他见她穿戴整齐,像是要走的样子,又说,“看样子我来晚了。”语气里不无遗憾。
  “对,今天有事情,提前下班了。”夏云飞解释,生怕对方不开心,而后忙又补充,“下次一定等你来了我再走。”
  两人只好就此告别。但一直到走出很远,夏云飞还在恋恋不舍地回头
  邵之卓催促:“别看了,去晚了就没有位置了。”说着用手把她的头扳回来。
  [4]
  嘈嘈杂杂的雨声声声入耳,窗户上是雨滴落在上面拉出的道道斜线。房顶上的白炽灯安静地亮着,门外偶尔传来脚步声。邵之卓一个人躺在宿舍里。
  他不断把屏幕按亮,盯着上面那条来自夏云飞的消息。
  ——邵之卓,江辰和我表白了!!!
  他想起来很久之前的某一天,他问她:“你是不是喜欢江辰?”
  “谁告诉你的,别瞎说。”她虽否认,脸上却是被戳中心事时,掩饰不住的娇羞。少女的心思,其实是欲盖弥彰。
  邵之卓不知怎么的激动起来。他当然知道了,因为他也喜欢她啊,所以他打听了所有和她有关的事,其中自然也包括江辰。
  他和夏云飞认识的这一年来,几乎每天都会听到她提起江辰,他今天穿了什么衣服,他又拿了什么奖,在路上碰到没有认出她来……
  邵之卓早就听明白了,这就是一个苦兮兮的单恋故事。他真想恶狠狠地问她:“那他喜欢你吗?”好让她清醒一点。可他也明白,她现在正被少女情怀蒙住,任谁的话都是听不进的。
  他不想说江辰的坏话,反而让她讨厌自己。
  “夏云飞,真是个笨蛋。”邵之卓翻了个身,赌气地想。
  可是话又说回来,他又何尝不是在单恋着人家呢?如今,夏云飞等到了她梦寐以求的告白,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5]
  六月底的一天,邵之卓把他留了一年多的头发一刀剪短,而后拿着做好的假发套去医院里看望朵朵。
  朵朵是一个8岁的小姑娘,得了癌症。她本来有一头非常漂亮的长发,可是化疗让她的头发都掉光了,所以她一直戴着一顶粉色的渔夫帽。而邵之卓之所以留长头发,就是想给她做一顶假发,让她能和其他小姑娘一样,不被嘲笑,也不必接受怜悯的目光。
  之前他和夏云飞一起去看过她一次。那次夏云飞穿着一条碎花裙,长长的黑发在脑后编成漂亮的辫子。朵朵一见她,就举起手里的芭比娃娃,对她说:“姐姐你长得好像洋娃娃呀。”后来她又问,“姐姐你能教我编辫子吗?等我的头发长出来了,我也要扎和你一样的头发。”
  其实明明才过了一个月,可回想起来却仿佛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邵之卓来到朵朵的病房前,推开门,便看见一个女生坐在朵朵身后给她梳着头发。不知道女生说了什么,朵朵笑得特别开心。听见门响,她们两个一起回过头。
  竟然是夏云飞。
  邵之卓发现她把一头长发剪短,堪堪盖住耳朵,额前的刘海儿编起来梳了上去。她也是第一次没有穿裙子,而是穿了一条白色短裤配薄荷绿色的上衣,整个人清爽得如同夏夜的雨。
  邵之卓愣愣的,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问她:“你怎么在这里?”
  夏云飞转过身来,朝他狡黠一笑。
  原来,和江辰在一起的这段日子并没有夏云飞想象中快乐。甚至很多时候,夏云飞下意识里想要分享快乐的人并不是江辰,而是邵之卓。
  夏云飞当然喜欢了江辰很久很久,知道他喜欢长头发、穿裙子的温柔女生,她便将自己改造成那个样子。即使再不习惯长发也还是坚持留到了及腰。
  她那句开玩笑的“不会有人因为我唱歌好就喜歡上我”成了箴言,江辰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唱歌好听的她。可是有一次,夏云飞口误把江辰叫成了邵之卓。那一刻,她清楚地明白,她已经不再喜欢江辰了。她的白月光成了另一个人。
  那个细致又热心,温柔地鼓励她,让她变得越来越自信的邵之卓。
  -尾声-
  听完这番话,邵之卓挑起一边眉毛看着夏云飞。
  “也就是说?”
  夏云飞耸耸肩:“我失恋了。”
  邵之卓被气个半死,夏云飞倒是噗嗤一声笑出来。她从包里拿出一顶假发给邵之卓戴上,一眯眼,隔着桌子伸出食指去挑起邵之卓的下巴,说:“妞儿,给爷笑一个。”
  “夏云飞,你不要太过分。”邵之卓牙咬切齿,作势离开。
  夏云飞一把将他拉住,换了种认真的腔调,终于说出了邵之卓想听的那句话——
  “我喜欢你啊。”
  邵之卓得意地勾起嘴角,反握住夏云飞的手,说:“我也喜欢你。”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077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