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我的声音你听见了

作者:未知

  1
  每一个日子都普通,除了你为我开口的那天。
  粉色的云朵飘在落满早樱的操场,坐在教室的我却手心发凉,等待着摄影老师的审判,“你是不是交错照片了?”
  教室里响起轻微的嘲笑与议论,偌大的投影上,满屏千姿百态的斑斓里,那幅灰蒙蒙的杂乱树影的确格格不入。
  我喏喏着不知如何开口,你突然探过身问我:“你喜欢几米的漫画?”
  我惊喜地点头。你站起身对老师说:“这幅照片的美不在于拍摄手法,而是还原了一幅画的意境。”
  “考试的时候还是按照要求中规中矩拍比较好。”老师皱起眉却跳到下一张照片,春风得意马蹄疾的背景下,你冲我丢来一张纸条:有自己的想法为什么不解释呢?不是每个人都能读懂你,和你那么有默契。
  心湖霎时漾起一片涟漪,面颊微烫,抬起头,你正笑得眉眼弯弯,像两座桥。
  一座让我走近你,一座让你听见了我的声音。
  2
  或许是我太慢热内敛,以至于十余天后的那次相遇,才如此狼狈。
  其实彼时我们已经稍稍熟悉起来,虽仅限于在艺考班里,但我雀跃的神情还是被闺蜜看出了端倪。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她将我按在校门口。
  我支支吾吾谈及对你的欣赏,心底柔软又欢喜,却同时肩头一沉,转头看见你温柔俊朗的笑,差点儿咬到舌头。
  “原来你也在这所学校。”你和我一同走出校门,不约而同在一家简餐厅前停下,而后对面相坐抿着柠檬汁时,你突然狡黠一笑:“你很热吗?”
  玻璃桌面映出我绯红滚烫的面颊,我赶忙顾左右而言他,和你谈起店里轻悠悠带着烟火味儿的民谣。
  谈笑风生间面颊终于恢复常温,也发觉或许初见的默契只因我们的爱好太过相似,喜欢同样的歌手,读日系的书,渴望去看一看镰仓的海……
  下课时你又塞来一张字条:“以后也一起走?”
  3
  我看得到你眸光中的山川湖海,你聽得见我心海波涛。
  像两颗小星球终于走上互相吸引的轨道,而你敲响我心头最清亮的一音,是在升为准高三生的盛夏。
  那天老师给大家放映一部轻松搞笑的影片,你明明坐在我身后,却在大家哄笑的一瞬间,在桌下轻轻握了握我的手,声音低醇,“别哭。”
  我眨眨眼收回已然盈眶的热泪,心跳起舞来。
  以为你懂,也心觉来日方长,可不想秋风一吹,我们便出现了裂痕。
  彼时距离艺考已剩两月有余,为了提高合格率,录取人数最少的编导生大多转班同时接受音表类集训。
  我怎么也没想到,午餐时你提及此,告诉我也替我报了名。
  “为什么?”眼前闪过同学释放天性课时伶俐张扬的表现,心已不由自主地打起颤,我不喜欢表现。
  你言及我的未来和成绩种种,我望着你熟悉又陌生的眼睛,觉得语言变得苍白。
  4
  我们的冷战尚未结束时,一模已至,课业骤然增加,而艺考学校里,你与我也因强化内容不同岔开了课时,原来我们只是两只风筝,轻易便被吹远了。
  可深深心海始终有一份莫名的期许,挨过第一场雪、熬过无数个寒凉的日夜,深冬临去异乡参加校考前,我终于受不住如山的压力,去操场跑步缓解。
  跑到合欢树下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你果然在这里。”
  我一顿,等来的却是让我酸涩的叹息:“我反省过了,其实,我们也不是任何时候都有默契。”
  好似一大口青柠汁在心头灼烧起来,好在下一秒,我冰凉的指尖突然被轻握了一下。
  我打开你放进我掌心的字条,冬风便被温暖了,日光下你的笑意闪烁着绯红,慌乱间字条落在地上,而上面的话已飘进我心中:但只要有互相喜欢的默契,似乎就已足够了。
论文来源:《中学生博览·文艺憩》 2019年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078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