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物流绩效与中国对外贸易潜力

作者:未知

  摘要:目前我国经济有着质的飞跃,对外贸易促进了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物流业发展水平特别是交通和物流基础设施质量对国际贸易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研究发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物流绩效水平不高且差距显著;物流绩效显著正向影响我国与沿线国家和地区双边贸易额,且物流绩效指数分项指标中的海关效率、物流基础设施质量、国际货物运输便利性、物流服务能力和竞争力指标显著正向影响我国与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双边贸易额;不同线路中的物流绩效指数及其分项指标对我国对外贸易及其潜力的影响具有异质性。因此,为更好地推动沿线国家和地区资源要素自由流动与市场深度融合,开展更深层次的区域经济合作,一要改善沿线国家和地区特别是南线和中线交通基础设施质量,推进“一带一路”国际骨干物流通道建设;二要加快边境口岸“单一窗口”建设,积极推广“安智贸”模式,提升沿线国家和地区通关一体化水平;三要开展国际物流合作,提升沿线国家和地区物流业服务水平与竞争力。
  关键词:“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 地区物流绩效 中国对外 贸易潜力
  2017年,我国与“一带一路”倡议的目标国家或地区的贸易额增速仍然维持较高水平,在国际经济整体大环境较差的情况下,仍然实现了13.4%的同比增长,绝对数额达到1.44万亿美元,占到我国总贸易额的34.1%。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一带一路”大数据报告显示,2017年国别合作度指数较2016年平均分提升了1.56分,达到45.11分,说明“一带一路”倡议进一步取得成效,但是从国别的贸易额绝对数值来看,仍然有一定提升空间。提升物流绩效水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国家或地区间的生产要素、资源要素、资金要素、人力资源的自由流动性和市场开放发展的融合性。本文主要分析物流绩效对贸易产生的作用机制及对应的作用方向,从两个不同的序列确定代理指标,将其纳入到一个研究框架中,进一步假设物流绩效的变动规则和变动值进行分析得到相应结果值,将未变动的物流绩效与变动后的物流绩效分析结果进行对比,以分析物流绩效对贸易潜力是否存在影响以及影响机制如何运作,为提升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贸易合作水平提供一定参考。
  一、物流绩效对贸易潜力影响机制分析
  物流绩效对国际贸易的引致效应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一带一路”国别贸易合作度情况来看,其关注点主要集中在贸易进展、贸易结构、合作潜力。贸易效率和贸易潜力是国际贸易的重要因素。物流发展水平是贸易发展的基础条件因素,良好的物流基础设施和物流服务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国际贸易效率,并在一定程度上带来对应成本下降进而推动贸易潜力的释放,物流水平提升能够为贸易潜力释放带来一定促进作用。世界银行于2007年发布了第一份《物流绩效指数报告》,运用物流绩效指数来衡量物流发展水平,同时也在一定维度上反映了贸易的便利程度。物流绩效指数由海关效率、物流基础设施质量、国际货物运输便利性、物流服务能力和竞争力、货运全程监控能力、运输及时性六个指标综合组成。物流绩效对贸易的引致效应也是通过这六个指标起作用的。霍克曼(2011)等将贸易与物流纳入到同一综合模型中并设置了相应的控制量,认为壁垒的存在仍然对贸易发展存在一定阻碍,而另一方面物流绩效改善提升可以促进贸易潜力的释放。物流绩效是能够释放贸易潜力重要的要素禀赋。除了世界银行物流绩效指数列出的六个子指标因素,国际贸易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便是贸易距离,可以跨区域对物流绩效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作用,所以要充分考虑到贸易距离的因素。田燕梅(2016)以我国和澳大利亚贸易数据为基础,纳入贸易距离因素,通过建立相应的扩展引力模型对两国贸易情况进行了系统分析。
  二、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主要贸易国的贸易状况,以哈萨克斯坦为例
  (一)贸易商品结构单一
  从中哈贸易地位视角切入,哈萨克斯坦之所以能成为中亚范围中高等收入的国家,得益于与中国长久的密切的经贸往来。中国一直以来是哈萨克斯坦最大的贸易伙伴,包括出口市场和进口来源地。中哈密切的贸易往来成就了两国高额的贸易总额,最显著的表现是,仅在2016年中哈两国的贸易总额占据中亚五国贸易总额的比例就高达 43.59%。哈萨克斯坦主要向中国出口能源,双边进出口贸易的商品结构单一。中国出口到哈萨克斯坦的商品以服装及衣服配件、纺织纱线及相关产品和鞋类为主。
  (二)哈萨克斯坦经济发展水平局限性
  近年来,中哈两国加强经贸合作,哈萨克斯坦经。济得到飞速发展。在 《2016全球贸易促进报告》  的“基础设施指数”排名中,中哈两国排名仅仅为27名,由于其能源资源输出运输方式的建设方面受制于其经济发展速度和水平不高等因素,这也严重制约了哈萨克斯坦的对外收入。对外输出资源的能力取决于本国经济发展的速度和水平,哈方经济的疲软使其能源运输方式的建设方面面临巨大经济压力,哈萨克斯坦应该扩大开放力度,积极吸引外资,依靠周边国家发展本国经济,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为以后的能源输出打好基础。
  三、研究启示
  一要改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特别是南线和中线区域物流基础设施质量,推进“一带一路”国际骨干物流通道建设。实证研究结果表明,物流基础设施水平对我国对外贸易潜力的影响最大,不过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特别是东盟、中亚很多国家物流基础设施落后,加之这些国家的财政无法支撑相关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升级,现有金融机构也无法满足融资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贸易联通。可充分发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等投融资机构作用,突出“一带一路”沿线物流基础设施建设优先地位,加大对沿线国家和地区铁路、港口、机场等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改造升级的资金支持力度,切实提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物流基础设施质量,提高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物流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水平。
  二要加快边境口岸“单一窗口”建设,积极推广“安智贸”模式,提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通关一体化水平。实证研究结果表明,海关效率对我国对外贸易、对外贸易潜力的影响仅次于物流基础设施质量。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在海关监管互认、信息认证、检验检疫等方面缺乏互信,直接影响进出口货物通关效率,进而影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贸易联通。“安智贸”模式通过各国海关的数据共享和监管互认,采取一次申报、一次检验、一次放行的通关模式,可以大大提高通关效率,因此应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海关、检验检疫、计量标准等部门的多边合作,积极推广“安智贸”模式,切實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
  三要开展国际物流合作,提升沿线国家和地区物流服务能力和竞争力。实证研究结果表明,“一带一路”北线国家物流服务能力和竞争力指标对我国对外贸易、对外贸易潜力的影响最大。提升物流服务能力和竞争力是改善北线国家物流绩效水平的重要途径,我国政府主管部门可以采取相关政策措施,鼓励、引导国内大型物流企业“走出去”,通过与海外企业合作、在国外设立分支机构等方式实现物流服务的本土化,打造以我国物流企业为运营主体的“一带一路”国际物流综合服务网络,提升国际物流通道组织运营能力。
  四、结束语
  通过本文的分析,物流绩效水平的提升对我国贸易潜力有明显的正向推动作用,物流业发展一方面使沿线国家内部物流水平得到提升,另一方面也使国家间物流水平得到了提升,因此各国间物流建设发展也要具备一定的协调性,要在国家政策层面和国际交流层次上加强框架建设,提升“一带一路”国际物流服务能力,在操作标准和流程标准方面探索有效衔接方式。由于物流基础设施能够实现一定程度上的通用性质,因此可以通过深化国际合作来进一步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目标国家或地区物流建设整体性和跨国家跨区域的协调性。
  【作者简介:陈勇 (1987——) 男,中级物流师,连云港中哈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白俄罗斯国立农业技术大学经济与国民经济管理专业, 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经济与物流管理,江苏财会职业学院客座教授。】
  参考文献
  [1].陈创练,谢学臻,林玉婷.全球贸易效率和贸易潜力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国际贸易问题,2016(7).
  [2].杨长春.我国对外贸易与国际物流关系的实证研究[J].国际商务(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学报),2008(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210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