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夕之间变数学天才

作者:未知

   帕吉特(Jason Padgett)在他的生活周围到处都看得到数学。即使是像刷牙这样普通的事情,也会受到数学的支配——他拧开水龙头,牙刷要在水里浸16下。由于帕吉特痴迷于数学,能理解复杂的概念,他被称为天才。在他身上,确实有一种罕见的天赋,可以手绘重复的几何图形,即所谓的分形图。
   但这位来自阿拉斯加的前床垫推销员并非一直这样擅长数字。17年前,他在华盛顿州的塔科马过着混乱不堪的生活。
   他笑着说:“我以前放荡不羁。生活就是围绕着女孩们转,派对、喝酒。”数学跟他八杆子也打不着。
  偶遇袭击
   2002年9月13日,帕吉特和朋友们出去玩,在一家卡拉OK吧外面遭到两名男子的袭击和抢劫。他被打成脑震荡,并且因肚子受了一击,导致肾脏出血。从医院回到家后,帕吉特的行为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他患有创伤性脑损伤,这可能会导致强迫症。帕吉特越来越害怕外面的世界,除了出去补充粮食,平日不会出门。
   但正当帕吉特经历着袭击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时,不可思议的事情也发生了。他看待事物的方式发生了改变。
   他解释说:“所有弯曲的东西边缘都开始像素化。水龙头流出来的水不再是连续流动的,看起来有许多小切线。”
   云朵、阳光、树木、水坑看起来也都完全不一样了。在帕吉特看来,这个世界本质上就像一款复古的电动游戏。想到自己对周围环境产生了如此截然不同的看法,帕吉特心里为此矛盾重重。他说:“我很惊讶……也很困惑。它很漂亮,但同时也很可怕。”
  痴迷学习
   由于这些幻象,帕吉特开始思考与数学和物理有关的一些问题。当时他过着隐居般的生活,互联网成了他珍贵的信息来源,他在网上阅读了大量与数学相关的文章。
   他偶然发现了一个关于分形的网页,引起了他的共鸣。这是一个难度很高的数学概念,从最基本的意义上讲,可以将它比作雪花。当你放大的时候,会看到它是由更小的雪花连接在一起组成的,再放大,这些雪花又是由更小的雪花组成,依此类推,直至无穷无尽。
   帕吉特被这个概念迷住了,直到有一天女儿问电视画面是如何出现的时候,他才知道怎么用语言来描述它。
   帕吉特觉得有必要进一步探索这个有趣的概念。于是,他开始画画,不停地画。有一天,在一次难得的外出期间,有一男子走近他,这个人注意到帕吉特的那些绘画,并告诉他,这些画看起来很像数学画。
   偶遇的男子是一名物理学家,他认出帕吉特画的是高级数学。他敦促帕吉特去上数学课。这让帕吉特进入了一所社区大学,在那里开始学习描述令他痴迷的事物时所需要的语言。
   在过了三年半隐士般的生活后,学习改变了帕吉特的一切。
  遇见伯乐
   他在网上搜寻更多信息,偶然认识了迈阿密大学的认知神经学家布罗加德。两人在电话里聊了好几个小时,通过这些交谈,布罗加德推测帕吉特有联觉——感觉混淆了大脑的交叉连接。
   据估计,大约4%的人具有联觉。有联觉者可能会在听到音乐的時候看到特定的颜色,或者在感受到某种特定情绪时闻到对应东西的味道。这种情况是由大脑各部分之间的连接引发,这种连接在一般人身上并不存在。极少数人可能是生来如此,也可能是因为某种创伤、外伤、中风、过敏反应而引发了大脑的改变。
   布罗加德认为,帕吉特所受的脑损伤使他形成了一种联觉,在这种联觉中,某些东西触发了数学公式或者几何形状的视觉,也许是在他的脑海里,也许是投射到他面前。布罗加德还假设联觉使帕吉特通过学习成为了一名专家。布罗加德说:“我们大多数人没有这样的洞察力,因为我们没有能力把数学公式形象化。”
   为了验证这些想法,布罗加德把帕吉特带到芬兰赫尔辛基阿尔托大学的大脑研究部门,在那里帕吉特接受了一系列的脑部扫描。布罗加德的假设被证明是正确的。帕吉特被正式诊断为:获得性学者综合征和某种形式的联觉。帕吉特终于得到了答案。
   自确诊后,帕吉特出版了一本关于自身经历的书,名为《一夕之间变天才》。他在世界各地向人们讲述自己的故事,并向人们传授数学知识。他还希望能帮助其他拥有独特或罕见人生的人将经历拍摄成电影。他甚至出售他画的分形图。
   他说:“在任何时候,都应该对现实的存在感到惊奇。我正在经历数学上的觉醒,我们周围的一切都是绝对的魔幻,或者你要尽可能地去接近魔幻。”
  (据《海外文摘》)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270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