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事件类视听新闻作品的叙事策略

作者:未知

  视听新闻是新闻作品呈现的一种重要方式,其视听语言被广泛地视作具有特定规则的符号表意系统,包括镜头的拍摄、镜头的组接、声画组合等在内的一整套形式,视听作品对信息、情绪和意义的传播,由其承载、表征或创造出来。(1)以社会事件为报道对象,以呈现事实、挖掘事实为报道内容的事件类视听新闻是视听新闻的重要组成部分,很大程度上确保着媒体新闻的先进性,承担着舆论监督的责任。(2)在事件类视听新闻作品中,新闻作品的整体意义和具体情节需要通过图像和声音及其构成逻辑进行传递。本文将着重从视听新闻作品中视听语言的叙事视角、叙事逻辑入手,并对其叙事策略进行分析和研究。
  一、作为叙事视角的“观察点”分析
  在进行作品创作之前,创作者们都需要对新闻或事实的真相进行把握和了解,获得相关的素材后方能进行后续的创作,这也是保证作品真实性的前提。此后,创作者面临的问题才是叙事角度的选择,通过视角来还原新闻真实。若从不同的视角来剖析问题,相同事件可能有不同或者相反的结论,而受众对新闻作品意义的解读,也与叙事视角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在事件类的视听新闻作品中,新闻作品的价值呈现需要多个故事片段来完成,每段故事都能够进行意义的传递和表达,进而形成叙事视角。符号学家兹维坦·托多洛夫认为,视角的本质是把素材转化为故事的观察点。(3)而这些“观察点”的构建方式对新闻作品的表达产生了直接影响。这样来看,当故事片段被确定之后,还需要进一步将叙事视角聚焦于某一个信息点上,从而透视和观察整个事件。从实际的操作层面来看,就是对大量的故事和素材不断的进行比对和选择,并围绕着整个事件选取更恰当的观察点进行分析和解读进而体现作品的整体意义。在《追踪日本秋叶原行凶事件》这部作品中,NKH的创作者们将“凶手”的成长经历作为信息点之一,对他的求学经历、生存环境以及案发前心理变化进行回顾和分析,较为详细地呈现了人物的性格及可能行凶的深层原因。通过这一观察点,我们仿佛窥视到了真实的事件,并从一个角度对整体事件进行了剖析和观察。当然,这一视点的分析并未真正的反映该作品最终要传达的价值,但至少从某一个方面为受众开启了视角,一定程度还原了真实,对还原事件的全貌起到了透视作用,加强了对作品核心价值的理解。
  二、叙事逻辑分析
  (一)部分与整体的关联
  视听新闻作品意义和价值的传递并不能通过几个简单的故事完成,需要将多个故事或新闻进行串联,形成故事链条和故事逻辑,并用一连串的事实来烘托相同的主题,传递核心价值。从事实呈现到价值传递塑造了视听新闻作品,整个过程通过部分-整体的意义传递,让叙事逻辑发挥了功能和作用。此外,故事链条的搭建不光可以采用新闻事实或现实故事进行叙事,为了让受众更好的进入叙事语境,许多视听新闻作品经常采用电影片段、电视剧片段或其他视听素材进行叙事,此种形式有助于受众通过熟悉的场景快速的进入到视听新闻作品的语境,能更好的解读新闻作品的主旨。
  (二)叙事的顺序关联
  视听新闻作品都存在一定的发展逻辑,如何讲述,用什么方式讲述,什么次序讲述,最后产生的传播效果可能大相径庭。通常叙事的顺序一般按照时间的进程向前发展,利用时间线对新闻进行串联,完成意义传达。也可以采用倒叙的方式,这种方式更加具有悬念感,先对其结局进行交代,再将时间节点按照情节发展不断向前回溯,描述原因和过程,直至交代完所有前情,使其逻辑能够完整。不论正序或者倒叙的方式进行叙事,叙事先后需要与新闻本身的情节发展和逻辑紧密联系,利用不同的叙事顺序增强视听新闻作品的可看性,通过叙事手段强化受众对于视听新闻作品的记忆和印象,从而强化传播效果,最大程度体现新闻作品价值。
  (三)叙事的因果关系
  从叙事的因果关系来看,叙事的逻辑与新闻事件产生的因果关系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而且原因导致结果的方式有很多种。如一因多果、一果多因、多音多果等。不同的因果关系需要不同的叙事逻辑与其对应,如一因多果的新闻事件可以运用总分的模式进行叙事,总体阐述原因再分别建立不同的逻辑链条对事件结果进行阐述,进而论证新闻主旨或背后含义。
  从视听新闻作品的叙事逻辑来看,叙事的因果关联对逻辑关系的体现较为明显。一方面,事件之间的因果关联产生了剧情冲突和矛盾关系,在设定悬念的同时继续推动剧情或事实不断发展,是吸引受众的因素之一。另一方面,由故事构成的因果关系奠定了视听新闻作品的整体逻辑框架,核心价值的表达也需要相互关联的因果逻辑来完成。
  三、叙事手段分析
  (一)编排组合方式
  蒙太奇叙事是视听作品中较为常用的方法,视听作品可以通过蒙太奇叙事交代作品的主旨和情节,并通过不同镜头、场景和段落的组合完成视听语言的表达。不同的组合方式有着不同的特点,蒙太奇技巧可分为:平行蒙太奇、交叉蒙太奇、重复蒙太奇、连续蒙太奇。在视听作品的呈现上,通常根据时间的逻辑结构进行选择和使用,不过一部视听新闻作品往往不单独采用某一种蒙太奇技巧,通常都根据具体的情节、场景组合使用,这也为视听新闻作品能多种方式呈现事实表达意义创造了空间。
  (二)人物采访的应用
  印证事实的方式有很多种,如事实现场的影音记录,与事实相关联物质证明,还有一种就是现场人物或利益相关人的表述。这种当事人或知情人的讲述,可以从另外的一个视角观察新闻事件。同时,人物采访的引入使视听新闻作品更具真实性,强化了新闻作品的可信度,提供了除事实影音、物质证明之外另一种印证事实的方式,而且这种方式属于“类人际”传播,其传播的效果相比大众传播更具针对性,感性的说服效果也强于其他两种印证方式,具有“温度”和“人情味”。当前,视听新闻作品大多都采用人物采访+现场影像的方式,两者相结合对新闻事实进行还原,由于新闻都是围绕着人进行叙事,而且几乎没有与人无关的事件或故事,由此可见“人”的元素在视听新闻作品中十分重要。
  四、小结
  本文通过叙事视角、叙事逻辑、叙事手段分析了事件类视听新闻作品的叙事策略。事件类视听新闻作品大多都采用了故事化手段进行了叙事,通过故事或新闻事件构成观察点,从而形成一定的观察视角对新闻事件進行剖析。从叙事的逻辑来看,不同的新闻或故事之间构成了逻辑关联并传递了新闻作品的意义,从某一个视角对整个作品所描述的整体事件进行窥视,进而构成了整个新闻作品的叙事逻辑。从叙事的手法来看,事件类的新闻视听作品主要采用了蒙太奇的技巧进行剪辑组合,对图像、声音等进行组合编排,通过声画配合使受众能更好的解读作品的含义。
  总的来看,事件类新闻作品的视角、逻辑、手段最终都服务于终极价值传递,受众通过视听作品了解信息收获价值也是他们的初衷,因此不管事件类视听新闻作品的叙事策略如何变化,精准表达视听语言服务受众,传递事件核心价值服务社会的准则将是永恒不变的。
  注释:
  陆绍阳.视听语言[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序言第1页.
  李紫薇.事件类视听新闻故事化叙事分析[J].新闻论坛,2018(04):56-59.
  王红,雷艳妮.从经典到当代:叙事学视角理论之演进[J].求索,2012(02):194-195+187.
  参考文献:
  [1]陆绍阳.视听语言[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
  [2]李紫薇.事件类视听新闻故事化叙事分析[J].新闻论坛,2018 (04):56-59.
  [3]司若,赵静超.融媒时代纪实性视听作品创新模式研究[J].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19,41 (03):116-121.
  [4]施定.近20余年中国叙事学研究述评[J].学术研究,2003 (08):129-132.
  [5]王红,雷艳妮.从经典到当代:叙事学视角理论之演进[J].求索,2012 (02):194-195+18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336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