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回望秋天

作者:未知

  小路上的秋天
  栾树黄透了,枫树已半边红紫
  灰喜鹊、黑尾蜡嘴雀、丝光掠鸟
  把啄开的柿子扔在地上
  引来成群的蚂蚁
  斑驳的树影里
  我不知道属于那一片黑色
  只有风吹来,天空出现了缝隙时
  树荫才在微微摇曳中,露出我中年的疲惫
  那蓬乱的头发与落满尘土的鞋
  都叠加在疼痛的膝盖上
  只有咬牙才能站起来
  可我还是爱这条小路
  小路流浪,小路曲里拐弯
  小路浑身是泥,小路像做错事的孩子
  常常把打碎玻璃的手放在身后,可如果
   有蝴蝶
  小路会等它落下来
  秋天远比被我们想象的伟大
  想象一下,在以往的季节里
  花朵开在绿色的枝叶上
  蜜蜂在花蕊上嗡嗡
  还有蝴蝶和蜻蜓
  日子远比被我们想象的伟大
  可是,一转眼,却又平凡的无法形容
  如果我们把十月拉长
  拉到十二月的末尾
  拉到未来,光线昏黄而安宁
  长长的线用垂下的针贯穿起所有的恍惚
  阳光即为果实涂抹色彩
  也为人涂抹幸福
  人生一世
  钟摆像露珠居荷叶中央
  水池边缘,蜘蛛网十分稳固
  黄色、棕色、红色的林间,透出一块
   蓝蓝的天
  一切都变得不容置疑,唯有拉长的深秋
  温柔,也很美丽
  秋天,并没有终止光亮
  其实,十月还不够寒冷
  还没有霜附在大门的铜吊环上
  在清晨摇晃的,只有廊外的石榴树
  残存的石榴已经黑了
  只有桂花的香气
  弥留在长廊里
  红衣绿裤的女人在唱秦腔
  她回头问我会不会唱
  没等我回答她就转身又唱起来
  在此后的演唱中,她一直背对着我
  她把痴情和凄婉的寓意,送过每一个障碍物
  倔强,耿直,狂放的大秦之声
  像晚秋的风,横扫金黄和鲜红的奢靡
  我紧紧地闭上眼睛,想象秦王扬起黑色的
   大氅
  在棕色的马匹上掀起大雪
  我固执的相信这个梦
  是可以爱了再爱的
  整个秋天都是这个样子
  整个秋天都将是这个样子
  闯入高分贝的盲区
  穿过人行道
  生还者寥寥无几
  失明的人又开始失聪
  即使这世界除了声音什么也没有
  能坦然地自虐
  能像猴子在树上跳跃
  能让喉咙住进自己的声音
  也是幸福的,当某一天,鸟儿变成新生的
   叶子
  某些糖也会失真
  这也太甜了
  甜的像某些主义
  我吸了一口稀糊糊的柿子
  在脑袋里算计如果从天空跳下去
  是不是还有一些英雄,会像陈怀民一样
   驾机
  冲向日本人,还有一个王璐璐,会跳海
   追随他而去
  秋天的颜色
  亲爱的梵高
  你沒见过栾树吗
  现在,他们的叶子和你的向日葵一样黄
  你的大陶罐,灰白,矮矮胖胖的
  怎么也不像秋天的样子
  你咳嗽,深陷的眼睛
  流出一堆忧伤
  哦,来吧
  我们切开一个西红柿
  在床边摆好桌子,我们都是渴望有家的人
  我们期望被暖烘烘的色彩浸染
  忘了告诉你,向日葵垂着头
  很像你割掉的耳朵
  不过它的中间有
  饱满的种子
  可我的枫树这么鲜亮
  这么红,在蓬松的荒草中
  它像最后的生命,依旧在炽热的燃烧
  每一片叶子都像明亮的眼睛
  执着而又强悍,聚集着
  对抗冬天的力量,哦
  我亲爱的
论文来源:《延河·绿色文学》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380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