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木兰溪的千年巨变

作者:未知

  溪水清清溪水长,溪水两岸好风光。
  5月的木兰溪畔,草木葱茏、白鹭蹁跹,三五成群的孩童吹泡泡、捞鱼儿、放风筝……一派风景如画。
  木兰溪是福建莆田人的“母亲河”,干流总长105公里,流域面积1732平方公里。20年前,它水患频发,让沿岸百姓流离失所,莆田人爱之痛之,却拿它没有办法。
  历史选择了谁,推动这条河流产生沧桑巨变?木兰溪静水深流,那是它无言的诉说和见证。
  驱水患:“是考虑彻底根治的时候!”
  木兰溪的洪水曾肆虐千年。古代女“大禹”——钱四娘治水的故事在坊间也流传了千年。
  在木兰溪距入海口26公里处,有一座200多米长、形如钢琴的拦河坝,名为“木兰陂”。穿过木兰陂,彼岸一位古代女子的石塑像矗立守望。“这就是钱四娘塑像。”莆田市木兰溪防洪工程建设管理处副主任陈文棋介绍。公元1064年,长乐女子钱四娘倾其家资围堰筑陂,筑成即被洪水冲垮,钱四娘愤而投水自尽。后来的治水者们承继钱四娘的脚步,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在1083年建成了木兰陂,它被誉为福建的“都江堰”。
  “木兰陂发挥着排、蓄、引、挡、灌等综合作用,但它不足以让莆田彻底告别洪水的侵袭。”陈文棋说。据统计,上世纪90年代之前,木兰溪平均每10年发生一次大洪水,小灾几乎年年有。“雨下仙游东西乡、水淹莆田南北洋”的顺口溜广为流传。
  顺口溜是木兰溪水患的真实写照。由于境内雨量充沛,加之河道弯曲、断面狭窄等独特自然因素,只要上游的仙游东西乡片区一下大雨,下游的兴化平原南北洋片区就水漫成灾。
  1999年10月,第14号超强台风引发历史罕见的暴雨洪水,把木兰溪变成了灾难的河流。“倒塌房屋近6万间,45万亩农田被淹,近3万名群众流离失所,2万名学生被迫停课……”亲历过洪水浩劫的陈文棋回忆起来仍心有余悸。
  深受洪水重创的灾情和老百姓的疾苦,牵动了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代省长习近平的心。他察看灾情后,留下沉重而掷地有声的话:“是考虑彻底根治木兰溪水患的時候!”
  这是向肆虐千年的洪水发出的宣战,更是心系莆田人民的庄严承诺。
  弹指一挥间,20年过去。2016年,超强台风暴雨来袭,木兰溪经受住考验;水清、岸绿、景美、宜居,是它现在的风貌。莆田从“福建省内唯一一个洪水不设防的设区市”,跃升为“全国水生态文明建设试点城市”,木兰溪全面实现了习近平同志当年提出的“变害为利、造福人民”目标。 2017年,木兰溪获评“全国十大最美家乡河”。
  巧治水:谱写美丽莆田新华章
  木兰溪的治理其实一直不曾停止。早在1957年,木兰溪就开始规划整体治理,数十年间,历经5次规划、3次可研、3次上马,却一直未能开工。“河道千回百转、弯多且急,抗冲刷难度巨大,地基都是淤泥,在此基质上筑堤,如同在‘豆腐上筑堤’,治理难度罕见。”陈文棋说。
  挑战跨越千年的治水难题,习近平同志为什么敢?
  木兰溪防洪工程建设之初,习近平同志就指出:“治理木兰溪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这是一份为民情怀,更是政治担当。
  敢做还须善为。习近平同志调研后指出:“要科学治水,既要治理好水患,也要注重生态保护;既要实现水安全,也要实现综合治理。”木兰溪的治理,防洪建设是基础,贯穿于工程的始终。抓住主要矛盾,从受灾最严重、技术难度最高的黄厝至港利河段着手,一期工程由他本人亲自擘画和推动。
  如何攻克“裁弯取直”和“软基筑堤”两大技术难题?习近平同志邀请国内顶级专家,反复对工程开展技术论证,并在试验段基于木兰溪地质条件和客观环境,进行实体测验。最终,用“软体排”技术破解了两大难题。
  1999年12月,习近平同志赶赴木兰溪一期试验工程现场奠基,并参加义务劳动,拉开了工程建设的序幕。与此同时,在习近平科学生态治理理念的指引下,莆田开启建设新华章。
  久用力:生态蓝图绘到底
  2003年,木兰溪下游裁弯取直工程完工,原来16公里的行洪河道裁为8.64公里。2011年,两岸防洪堤实现闭合、洪水归槽,从此结束了莆田主城区不设防的历史。
  20年前,习近平同志曾指出:“木兰溪治理已起步,但力度尚需加大。”20年来,莆田牢记习近平同志殷切嘱托,坚持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
  随着各期工程和各项工程的不断推进,木兰溪治理逐步实现全流域防洪能力的提升。木兰溪下游地区已超过10年未发生重大洪涝灾害。“目前木兰溪综合治理投入近50亿元,我们牢记习近平同志嘱托,贯彻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理念,走生态优先、综合治理的路子。”莆田市委书记林宝金说。
  无人机拍摄的莆田城区图中,一大片绿海格外抢镜。“这是位于莆田主城区的生态‘绿心’,穿心而过的就是木兰溪。”莆田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唐炳椿介绍道,仅“绿心”中的绶溪公园片区就保留着2000亩荔枝“林海”。它参与构成木兰溪“上游构筑保护、治理、修复、法规四道防线,下游连通河湖水系,保护生态湿地和建设生态绿心”的综合治理格局。
  绶溪公园占地6000余亩,在寸土寸金的城市核心区,它的规划建设“大手笔”令人惊叹。“在城市建设中,出现过房地产开发与荔枝树开发争地的情况,有人提出将荔枝林砍掉。”莆田市园林局副局长许建泉回忆。
  在绿色生态发展与眼前利益面前,莆田选择了前者,生态优先的理念早已在他们心中扎根:荔枝树是城市的绿源,承载着城市的传统和百姓的乡愁,城市的建设必须在保护好这片生态“宝地”的前提下进行。
  溯溪而上,在木兰溪的上游仙游县,夜晚在灯光的映照下,木兰溪犹如一条光滑的玉带。溪畔绿道,则是一副“清明上河图”:广场舞动感十足,跑步健身的人们精神奕奕,散步的人群摩肩接踵……
  “仙游人民按照建设宜居宜业莆田和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的要求,工程建设从单纯的防洪,提升为防洪安全、景观休闲和生态治理于‘三位一体’,逐步建成河畅、水清、岸绿、景美的木兰溪滨水生态景观带。”仙游县水利局局长张建新说。
  清波荡漾,农田肥美,人水共生,今天的木兰溪已经看不到当初的“牛气”。从灾难之水蜕变为生命之水、安全之水、生态之水、金银之水,它提供了生态文明建设的范本,彰显了基层党组织的实干和作为。
论文来源:《党员生活·下》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784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