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苗族服饰在现代水墨人物画中的应用

作者:未知

  摘要:苗族服饰并不只具有作为服装这样实用的作用,更凝聚着其民族的文化与神话传统。无论是功能主要为祛寒保暖、吸引异性、愉悦自我的服装,还是作为保留本民族文化与神话传统的一种形式,都促使苗族妇女激发其灵思巧智并付诸辛勤的劳动,从而使得苗族服饰形成了图案造型独特、色彩富丽和谐、纹饰形式丰富多样等特点。苗族服饰在图案造型,色彩上都对现代水墨人物画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关键词:苗族服饰;图案造型;色彩;现代水墨人物画
  水墨人物画兴起于宋代,其创作工具及材料主要是笔,墨纸,创作方式则主要是破笔泼墨,以大开大合而又极其简约的笔法勾勒人物,达到形不甚似而神似的效果,其特点是简约,阔笔,神似。它侧重的是写意,即是侧重于表现绘画对象的内在精神与本质,以及其中所体现的创作者内心天马行空的想象与情怀。受中国道家思想影响,水墨人物画以单一的色彩——黑,来表现人物的内在脱略形骸的仙风道骨,并留下大量的空白,形成一个丰富广阔的有待观者解读与探索的意味空间。但随着时代的更替,历史的发展,如果一再重复其表现形式,局限其色彩的应用,守成其单一的笔法,必然使这一种绘画形式渐趋于固化因循,无法再有更新的余地,难有新鲜血液的浇灌,其生命必将枯萎。诚如水墨人物画的历史所展现的,在宋代后期,水墨人物画即已经渐趋低潮,滑向了细致工笔化的漩涡,其前期泼墨破笔,简约却又神似的风神已经形成枯萎,只留下一些僵化的线条与因循的笔法,只追求形似而再精神的灌注。明代唐寅,戴进等人物的出现带来了水墨画的复兴,但细研其笔法,会发现他们是将书法,山水,花鸟的技法融汇其中,这是他们得以使水墨人物画重新焕发活力的内在原因。这也从正面证明了上面所指出的道理:必须与时俱进,深入探究人的内在世界及时代精神,更新表现形式,创新技法,乃至材料工具的增加,方能使水墨人物画吐露新貌,展示新魅力。苗族服饰具有很高的艺术性,如果现代水墨人物画能够从中吸收其精华,也许能为现代水墨画汇入一股新鲜的血液。以笔者看来,苗族服饰在图案造型,色彩都对现代水墨人物画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一、苗族服饰在图案造型上对现代水墨人物的参考价值
  “苗族服饰中的图案造型独特,千变万化。以动物为原型的图案来自于自然界,但它们又都不是自然界中存在的动物,而是通过互渗的混沌思维方式,把多种动物的特征综合创造而成的,带有神灵化的超自然形象,似像非像,几乎完全承袭了远古先民原始艺术的题材和风俗,再现了原始人生活的自然风貌。”这些作为原型的动物有虎、熊、鹿、猪、牛、狗、猫头鹰、孔雀、蝴蝶、蜜蜂、蜻蜓、蝙蝠、龙等。除了这種以动物为原型的图案外,还有大量的几何纹饰如十字纹、锯齿纹、水波纹,回纹等;还有大量的植物图案如石榴、桃、李、菊花、梅花、莲花、杜鹃花、山楂等等。这些主要以动植物为原型的图案一般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变异,一种动物的部位也许会被嫁接到另一种动物身上,一种植物的枝条或花朵也可能会被编织到另一种植物上,其变化组合的方式实在不可计数,充满了狂放不羁,奇异独特的想象。“苗族服饰图案艺术表现手法简朴传神,不受自然形的约束,在造型上大胆,夸张,天真烂漫,充满幻想。”这样狂放不羁的想象以及独特的图案组合方式无疑能给现代水墨画带来深刻的启发。虽然重神似而不重形似是传统水墨画的特点,但传统水墨人物画主要是通过删减或缩略的方式来达到神似的效果,所以毫无疑问,其描画的人的基本轮廓依然可能辨认出来。假若现代水墨人物画借鉴苗族服饰图案的造型特点,注重人体各部分的创新组合,定会使现代水墨人物画的造型更丰富多彩。
  二、苗族服饰在色彩上对现代水墨人物的参考价值
  “苗族善于在青黑色之底上配以黄、蓝、绿、紫、红、橙等高纯度色彩,强烈的对比色彩穿插交织,直率地表现了苗族热情的情感倾向。”这种相互独立而又交织在一起的原色能够冲击着人们的视觉神经,引起人以强烈的视觉震撼,从而连带着激起内心世界的潮流。它们并非毫无规律的堆叠,而是有着严格的或虽隐秘却清晰的主次关系以及层次感,彼此共同构成一个和谐而有机的整体。
  中国传统水墨人物画只使用单一的色彩——黑色来绘画对象,与中国传统文人的知识结构以及其精神追求有着深刻的关系。很大程度上,传统水墨人物画展现的是道家脱略形骸,超然物外,尘垢尽除,欲望纯化的圣洁而纯净的精神世界。这与传统中国是一个历史虽不断更替,时间亦从不停止春秋代序的农业国家以及建基于其上的政治制度、社会制度是相适应的。
  而现代中国很显然已经是一个深受西方影响的工业社会,无论是经济结构,政治制度,还是文化系统,思想观念,都已经产生了深刻而多元的变化。新的因素已经渗入到民族性以及文化系统中去,并不断地影响变更着一代又一代的人。传统文人士大夫推崇的天人合一思想、超然物外思想、虚静无为等等贵族化的精神追求,注重体验与享受的现代人似乎不再青睐。顺应这一时代与人的变化,在水墨人物中大胆地采用彩色,形成多种颜色对比而又相互协调的状态,以千变万化的色彩组合方式来折射混沌而完整的灵魂世界的不同面貌,既给予现代人视觉上的享受,也给予现代人精神的震撼。
  总之,苗族服饰的图案和色彩具有其独特的审美内蕴,若与中国传统水墨画结合可以迸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尤其是对于水墨人物画的发展具有深刻的意义。这也为水墨人物画的现代性转向与发展提供了新的可能,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参考文献】
  [1]蒋怡敏.苗族服饰图案在数字插画中的应用与研究[D].上海:东华大学,2010.
  [2]宋科新.苗族服饰图案艺术及其文化内涵[J].四川纺织科技,2003(6).
  [3]张焕.试析少数民族服饰在工笔人物画中的表现[D].北京:中央民族大学,2008.
  [4]黄菁.民间美术在水墨人物画创作中的应用与拓展[D].福建:福建师范大学,2012.
  [5]陆晓云.苗族服饰中的装饰艺术符号[J].南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5).
论文来源:《各界·下半月》 2019年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795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