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从西方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看艺术形式

作者:未知

  摘 要:本文拟通过西方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的角度来探讨艺术形式,在19世纪至20世纪西方文艺处于一个激烈的转折时期,西方马克思主义文艺在理论上的价值也反映到当代的文艺理论的建构中,对“艺术形式”的问题也产生了一系列的问题。
  关键词:西方马克思主义;艺术形式
  西方马克思主义文艺学是马克思主义文艺学一个不可或缺的有机组成部分,总所周知,西方马克思主义文艺的产生具有其特定的社会历史背景。它是在总结俄国十月革命后,中欧、西欧所爆发的一系列革命失败的经验与教训的基础上产生的。
  一、西方马克思主义
  十九世纪中叶,西方资本主义还处于继续上升发展的时代,这一时期的经济上的变化与发展都为政治思想的发展提供了物质基础与保障。随着资产阶级发展的弊端的不断暴露、无产阶级力量的日益壮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尖锐,工人阶级作为强大的政治力量,希望建立自己的政党,推翻现存的制度。为了实现解放进行彻底的革命,马克思参加并领导了这场革命运动,并在此次运动的基础上批判地继承了一些优秀的文化成果和进步思想。唯物史观的基本思想为马克思文艺理论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一般认为,西方马克思主义文论可以分为四大分支:包括卢卡奇的现实主义文论、美学理论;法兰克福学派的文艺、美学理论;萨特等的文艺、美学理论;英美的威廉斯、伊格尔顿、詹姆逊等人的文艺、美学理论。
  以法兰克福学派为主要代表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强调对艺术的形式的高度重视,这也是西方马克思主义文艺学和传统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的一个最主要的理论特征。从20世纪开始,西方马克思主义就已经认识到传统马克思主义批评过于重视社会历史背景、忽视文学艺术自身的形式规律的缺陷。比如卢卡奇认为:“形式的客观性问题是马克思主义美学中的一个困难、研究最少的为题。”阿多诺认为,艺术是通过形式作为中介,来实施对社会的否定。通过美的形式、感性化的审美情景,美学和艺术对现实的批判和超越的功能才得以实现:“艺术为自由而奋争所做出的奉献,存留于审美形式中。一件艺术作品的真诚或真实与否,并不取决于它的内容(即是否正确地表现了社会环境),也不取决于它的纯粹形式,而是取决于已成为形式的内容。”
  二、艺术形式
  艺术形式,是客观自然形式和主体构建形式的一种融合。从本质上说,它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是艺术家对人类经验、人生哲理所做出的组构。但是这种组构形态却又要借助于客观自然形态,以期构成一个能够调动广泛感应力的层面。于是,这种形式就为心灵的体现和传达,创造了艺术中的“第二个自然”。艺术中的“第二个自然”主要是手段而不是目的,它为主体构建提供了一个实现和展开的方式,因而基本上属于形式的范畴。它既是对客观自然形式的提炼,又与艺术家的心理形式处于对应或者同构关系之中。
  马尔库塞论述道:“那种构成作品独一无二的、经世不衰的同一样东西,那种使一件制品成为一件艺术作品的东西就是形式。借助形式而且只有借助形式,内容才能获得独一无二性,是自己成为一件特定艺术作品的内容,而不是其他艺术作品内容。”[3]心理形式也在客观化的过程中加固和调节了自身,这就像河水有了河床才能成为一条河。由于艺术形式连结了、融合了客观形式和主体心理形式,因此它有能力提供两层直觉:因客观自然形式的直观性而提供可触摸、可视可睹的浅层直觉;所以说,艺术形式也就是一种直觉形式。
  所谓形式,就是指作品内容的存在方式,包括内容的内部结构,外部形象,内容和形式两者总是结合在一起說的。内容之所以称为内容,是因为它具有了一定的形式,如果没有相适应的特定形式,就不可能表现出相应的内容。反之,艺术作品的形式也不能独立的存在,再抽象的内容也都有各自的内容。而内容既可以是思想也可以是情感,既可以先表明态度,也可以是若隐若现,只要它有所表现,就仍然是在形式表达之后的内容。在内容和形式的关系问题上,或者更加注重于内容而排斥形式,或者更加注重形式而排斥内容,从而能造成理论的片面性。这是苏珊朗格所要调和和兼顾的,也恰恰就是这两个方面,苏珊朗格的艺术理论所充分体现出的正式这样的一种统一——艺术(形式)——普遍情感(内容)的统一。所有的称之为艺术品的东西,无不是这种表现形式和表现内容的高度完美统一。
  像这种只强调形式的作用的例子如,法国当代作家夏布洛尔曾撰文论述真正让全世界作家苦恼的不是内容问题,而是形式问题。他说:对我来说现在最主要的不是些什么而是怎样也。全世界有许许多多的青年作家都为这个问题伤脑筋,我们选定了未来,我们选定了世界,我们大约知道,无论怎么说也大体上知道写什么。但是怎样写?对于我们这些已做出选择的人来说,没有解决的是形式问题,而不是内容问题。在许许多多的现代场合,形式上的高能效应具有极大的震撼力,就像苍蝇和黄蜂一般来说对艺术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但是把它们放大的图像投影到屏幕上,我们就会看见它的眼睛,惊人美丽的眼睛像无数小镜片一样闪闪发光,而那些巨大的毛茸茸的爪子可怕极了。由此可见,展现方式有时远比内容重要。朗格把“有意味的形式”扩展到了整个艺术领域,朗格说道:“有意味的形式”是各类艺术的本质,也是我们之所以把某种东西称为“艺术品”的原因所在。
  就像法国画家泰奥尔多 籍里柯的《梅杜萨之筏》,也是一种“有意味的形式”,整幅画面中描绘的是:在大海上漂浮着一只岌岌可危的木筏,海风鼓起床单做的桅杆,巨浪掀起的木筏在不停的颠簸,木筏上的难民有的已经奄奄一息,有的还在眺望远方。被举起在高处的人挥舞着手中的布巾,不断着像远方呼救,整幅画面给人以动荡不安、危机四伏之感。这种情况下,艺术家有意的在背景上画上一只帆,与迫在眼前的死亡相比,帆意味着生命的希望,这也是有意味的艺术形式。
  艺术形式所反映社会形态、现状,以及它能够在完成对资本主义的批判,还超越现实社会的方式蕴含着审美解放的潜能。都与西方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的发展有着息息相关的联系,无论是从文艺学还是哲学理论方面,二者相互影响。
  备注:四川轻化工大学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资助
  参考文献
  [1]潘天强.《新编马克思主义文艺学》[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263-266页。
  [2]余秋雨:《艺术创造学》[M].安徽文艺出版社,2014年,第174-175页。
  (作者单位:四川轻化工大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003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