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光记(五首)

作者:未知

  恍惚记
  找不着北的人,
  只能动身去南方。
  盗墓的人往哪儿走
  都是走向死亡。
  我见过许多认死理的家伙,
  他们一辈子只朝一个方向活着,
  活得还挺有意思。
  逐日的人像葵花,挖矿的人像穿山甲。
  捉迷藏的人当中有我。梅雨之后
  我们终于天各一方,散开的肉体像水墨。
  寻光记
  请你为爱做一盏灯笼,
  在须发皆白的雪夜。
  你不必提它走远的路,
  且于近旁圈一地光。
  你不必接受远方的邀请,
  故国山川,终究被眼瞒。
  请你为爱凿一口井,在地底
  觅得一两粒火星。
  你亦不必认定此生庸碌,
  细火虽融雪,到底意难平。
  静水深流记
  浪花永远奔腾在水面
  而河流深处
  藏著一个死寂的废墟
  大雾弥漫,鱼虾默默迁移
  桥的另一端不知伸向哪里
  在碎玻璃中,廉价的水结成冰
  有时化为失忆的雪
  健忘的霜、低于云端的雨
  我猜,它们都是来自同一片水域
  小时候,我们折过那么多纸船
  却从没有真正让它们航行过
  汪洋中没有一条真正的船
  只有无数只
  乘树叶过河的蚂蚁
  片瓦遮头记
  你有多久没坐过一列闷罐车了
  你有没有看见
  屋顶的瓦缝有棵草长了出来
  当旧屋翻新,当慢车开来
  爱过的人向你招手
  就像窗户已关上,蜂窝煤还燃着
  锅里的水就要烧开
  所以别再逃了
  哪有什么永恒之地
  檐雨落了整夜,幸有片瓦遮头
  我以为忘记了的都不曾发生
  埋下的都是腐朽的丝绸
  好吧,我承认地底会长出新的东西
  这死神的馈赠
  像我们扫墓归来,在路旁挖出的春笋
  工布林卡
  三个藏族人
  在甜茶馆玩一个游戏
  输赢无法揣度
  正如急雨何时到来
  无法揣度
  奶茶已煮好了,火塘薪火将尽
  我在何时何地毫无意义
  慢火也可以熬过一生
  在炉灰之下、在林卡之外
  在虎熊灼热的皮毛里
  在徒劳的无遮蔽的山水轮转中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036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