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博尔赫斯(组诗)

作者:未知

  这可是个严酷的问题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博尔赫斯
  冬天已经来了。银杏叶
  才开始辉煌
  ——这些南方簌簌的辞藻
  把想说的由上而下,竖排书写
  一叠一叠的珍本
  风翻得很快
  他始终就看不明白
  空鸟巢怎么线装秋,还有
  接下来的季节
  把它提在文件袋里,满足空虚
  早就心不在焉的会议
  停机坪上的摆渡车不缓不急
  哈欠,口臭,喷嚏
  体味贴切。呼——吸——
  到处嗅到消化不良的情绪
  你此去北方干嘛呢
  不会是因为这些词语太不近人情
  抑或是
  只有异地才能雪藏那些风声……
  这可是个严酷的问题
  下午,两个餐馆小工卷缩在沙发靠垫中
  我不知道我到底长大了没有
  ——博尔赫斯
  太疲倦了。就没想过
  在柔软中怎样苏醒
  不是不想,是一切都太过
  坚硬。温柔的事物
  最易失忆
  借一处阴暗把脸埋进去
  客人酒足飯饱,随手一拍
  朋友圈肯定会强刺激
  “妈,这里一切都很好,真的
  不信,你找同学看
  我发给他们好多微信”
  脑壳缩在沙发靠垫后的两个小工
  卷曲
  同样警惕的梦呓
  此时,我路过甬道
  忽然开始恍惚
  那个原本也是光的罐子
  我的四周是发着光的朦胧一片
  ——博尔赫斯
  他用两只手抱紧了一个光的盒子
  而两只眼睛
  始终抓不住光的漩涡
  蜂舞蝶恋,芦苇、红柳
  更多漂浮得潦草的风物
  呼叫着隔岸奔突
  一条接一条细长的光
  飞逝。丹顶鹤
  平生的愿望是雷霆闪电一次都不被击中
  肉眼凡胎都说是命中注定
  拼了命往一幅图片的水岸赶去
  ——那只陶罐
  被一个女人挤入弧线
  那个原本也是一个光的罐子
  光
  上帝的地狱不必有/火的光辉
  ——博尔赫斯
  茂县叠溪新磨村。光
  正在现出
  惊恐之声,把它埋进河道
  而深处
  是否有人在念叨:要有光……
  一只小狗来回寻觅,在浓烈的树荫之上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037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