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旅行纪(四首)

作者:未知

  霁虹桥
  过了桥也不是彼岸此岸。
  也不是善于辞新迎旧的懵懂年纪。
  过不过我都不会在这里看别人过桥,
  因为别人早已是我熟悉的别的人。
  因为汽车在桥上。
  火车在桥下。
  它们和你我当然不一样。
  当然也是想当然的。译曲取直酝酿
  突然生趣:厚实的生铁护栏迁就一二袅娜盆栽;
  翻新出些许古意的桥身仍然洋气十足。
  但我只模仿我右手的食指,
  竖卧在书崖般对峙的上下唇之间。
  上下行要押韵,上下班要平安。
  这里积雪时,更像一篇劝谕的散文?
  我想我已经过这里了,还什么都想要,
  求合脚的鞋领来求偶的罚单。
  波特曼西餐厅
  唱片还嵌在柱上。
  墙在抱柱。
  楼梯不等婉约按时来讨价还价。
  咖啡还在。衣袖带出桌面粘稠的涟漪。
  是呀,戰争已结束,有人跃上
  柱子顶端,张开了翅膀和弓箭。
  侍者微笑着,用刀叉盘碟
  来为你描眉、扑粉和抹口红;
  把你装扮成礼堂里的卖花姑娘,
  卖着别人送给你求欢的鲁冰花?
  是的,也许你只欠我一句戏言,
  用于驯服这沙拉中翠绿的老虎菜;
  但格言第一次伤害了蹲在一旁
  自尊的甜点。可以不冰激凌,
  不可以不巧克力,因为未来未来;
  因为路灯应和录音省略了人声。
  松花江半日
  太突然,暴雨从江面喷进天空的烧酒瓶。
  风越过顶点,涂抹新胎记中的柏拉图。
  铁桥如单杠,悬着从对岸游乐园来接力
  遛弯的信封。火车收割皮下叠伞的浪。
  防波堤上小卖部的铁皮檐在树下眨着眼,
  雨流进柜台,雨脚被紧攥的手心点燃。
  防洪纪念塔尖在裤兜里的火车票上打印
  日期,街边竖起上釉的手指边织边撕
  纸牌里的蜃楼。你指点的迷津在冰糕里。
  雨点如零钱,足以购买雨衣里套娃的
  虚心。她拨着腰上的痣给一座岛打电话,
  落地窗如潜水镜,罩住水管的波形鼻。
  渡船不分你我,出租车捡漏你我的出神。
  对岸有一个公社,此地缺一台洗衣机。
  飞机雕琢了一个巨大的浴缸,青涩香皂
  被饶舌的水球绊倒了。花坛不是邮戳。
  啊,生活
  建筑把自己固定着,像面膜。
  你曾在这里睡眠。
  ……睡眠就在这里。
  画布上危险的微笑,诱惑了
  睡神,来倒弹肖邦。
  银质烛台慢慢脱去蜡质长裙。
  灰蓝漆布书被烤得发红,
  吊灯吸引炉灰之白。
  落日掏空的咖啡壶像个短暂停,
  还有一点苦,在甜点里。
  纹着蜘蛛的背在泳池里继续钙化,
  像一片柠檬浮在杯中。
  男生们在街上睡着了,
  传记转动着青葱的头颅。
  银河系什么也没穿,穿过锁眼,
  来到一个毛线编织的和弦前。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037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