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老来优哉当“地主”

作者:未知


  做梦也没有想到,古稀之年的我竟然有声有色、有滋有味地当起了“地主”。
  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后,我一直在家“赋闲”。说是“赋闲”,其实每天就是读读书、看看报、会会老友、聊聊闲嗑。时间一长,觉得这种日子虽说“闲适”,但心里却“空落落”的,不免产生了一种失落、寂寞感。我的这一“表现”被女儿发现了,一天,她从乡下赶来,进门就对我说:“爸,我在村里包了一块荒地,有四五亩吧,你过去侍弄一下,弄个菜园吧!”
  女儿、女婿白天工作很忙,包块荒地肯定顾不上,反正我在家也是闲着,得,干脆就过去帮下忙吧!我收拾收拾便骑着自行车来到了女儿的承包地里。
  这是一块荒岗,地面凹凸不平,长满了蒿草。看着地块荒着,我很是心疼,便二话不说,挥锹舞镐干了起来。
  我起早贪黑地整整忙了一周时间,才将这块荒岗开垦出来。虽说累得腰酸腿疼,但看着平展展的岗坡,心里还是充满了成就感。
  这时,女儿又找到我:“爸,这块岗子你看种啥好就种啥吧,你想咋种就咋种!”
  有了女儿的“命令”我还等啥?我仅用一上午的时间,就画出了岗子的《种植规划草图》:哪块儿种香菜,哪块儿种花生,哪块栽西红柿……征得女兒的同意后,我又开始挥锹舞镐忙乎起来。
  俗话说:农时不等人。为了抢农时,我把几位精通农事的老友都请了来,让他们按照我设计的“规划”,开始在岗子上做垄、铲畦。为了方便灌溉,我还在岗下的洼地处挖了个蓄水池。
  地种完了,我像产妇守望胎儿一样,逡巡在岗上岗下,期盼着那一抹抹新绿从地下钻出来。
  一场细雨过后,岗上岗下惊喜地冒出来绿色—荒地开始“返青”了!
  这时,儿女又找到我说:“爸,实话告诉您吧,这块荒地就是以您的名义承包的,以后这块地就归您管理了!”
  啊?我这就成“地主”了?听了女儿的话,我真是惊喜万分!久居都市的我,多么希望自己在乡下能有块地种啊!
  “地主”的身份让我惊喜万分!我动用三寸不烂之舌,把老伴也从城里劝到了岗上,我俩在岗上盖了两间简易房,安下了新“家”。从此,我从春到秋,便和这块岗子“亲密接触”了。
  农事是一门学问。为了侍弄好岗上岗下的庄稼和蔬菜,我从书店抱回来一大摞书,没日没夜地“啃”起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嘛。
  通过“恶补”,我初步掌握了种植的知识。于是,我在这块四五亩地的“广阔天地”里,开始“大展作为”了。每天,我和老伴都深入田间、畦头,间苗、铲草、掐尖、授粉、疏垄、浇水,忙得不亦乐乎。作物的清新气息让我们心情舒畅,胸襟开阔;蔬菜的茁壮长势让我们心里充满欣喜、充满希望。两个白头翁媪浑身上下有着使不完的劲,精神头儿一天比一天足!
  清晨,我沐浴着朝阳,走进黄瓜架间,摘下几根顶花带刺、清脆鲜嫩的黄瓜,再到小萝卜畦间,掐下几把带着清凉露水的萝卜叶,洗巴洗巴,拿到餐桌上,一口黄瓜蘸酱,一口秫米水饭,别提有多爽口了!
  中午,我和老伴挎着筐,去芸豆架下摘豆角。豆角一嘟噜一串的,像开会似的挤在一起,透着勃勃生机和丰收的气象,角中鼓起的粒子像顽皮的娃娃,躲在母亲的腹中一动一耸的。香菜长满畦了,一株株傲然不群,散发着脉脉馨香;倭瓜花开了,金黄色的喇叭奋力地吹向空中;辣椒开花了,细碎的粉花、白花像点缀在秧颗上的彩色标点,充满了诗情画意……
  摘几把芸豆,切几片倭瓜,炖几块土豆,我和老伴坐在方桌旁,未及果腹,便已陶醉在稼穑之乐中了 ……
  赶上晴好的“暴天”,我从岗下挑水,老伴在岗上浇菜,真像《天仙配》里唱的那样:“我挑水来你浇园!”“老头子,再挑两桶来!茄子旱啦!”“好咧,这就来!”岗上岗下,白发翁媪一答一应,纯然一幅绝美的画面……
  经历了春种夏锄,秋收和冬藏。几年的“地主”生活,让我精力充沛,不知“老之将至”,我和老伴每天沉浸在农事之中,感受到了播种的艰辛、期盼的焦灼,也收获了甘甜的快乐,感受到了亲近土地的精神富足!岗上这几年,我和老伴竟然未得一次病,未吃一片药,身体壮得简直不可思议!—也难怪,一天劳累下来,睡一宿热乎乎的火炕,天一亮,疲乏便无影无踪了!
  独乐不如众乐,闲暇时,我也会邀来三五老友和外地的儿孙,来我的“庄园”里尽享采摘之乐,体验劳动的快慰!吃着自己种的纯绿色蔬菜,喝着自己晒的苏叶茶,逗着自己饲养的鸡崽、鸭雏,聆听着五谷、青蔬传来的拔节、分蘖声,以及岗下蓄水池中传来的清脆的蛙鸣声,心里真是惬意得直想站在岗子上吼一曲响遏流云的秦腔!
  当“地主”的日子,悠然、舒心;当“地主”的老年,充实、快慰!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048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