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孩的一百种死法(组章)

作者:未知

  作者简介:
  秦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小小说学会副会长,郑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小小说选刊》主编,出版有小小说作品集《纪念日》《被风吹走的夏天》,主编有《中国当代小小说大系》《新中国六十年文学大系·小小说精选》等。
  慢递男孩
  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快,慢递男孩只想活得慢一点。
  他从不坐飞机,高铁也嫌快,能走路就走路,能骑车就骑车,不行就搭公交。实在要出远门,绿皮火车也还不错吧。那种一天到晚“咔嚓咔嚓”的声音,让他觉得生活的火气没有那么重。
  他不用QQ,也不用微信,要是连手机也不用,那该多好。
  友人给他介绍女朋友。问他要微信,他没有。问他要QQ,他没有。问他要手机号,他说,打电话谈恋爱,多尴尬啊。
  那你给她写封情书,快递过去。友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那样也太快了吧。”
  于是,慢递男孩花了一夜的时间,写了一封长长的信,然后投到女生宿舍楼下的邮筒里。
  他开始等待回音。
  往返几百米的距离,走了整整一周。
  这才是他想要的恋爱的感觉,享受那份慢慢的等待,慢慢的煎熬。
  女孩收到信,竟然回信同意与他交往。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一些相同的奇怪的人,用他们的方式相遇相识。
  那一晚,在夜色如水的江堤上,慢递男孩想吻女孩。女孩推开他,说,你不觉得我们这样太快了吗?
  硬币男孩
  遇到难以决定的事情,硬币男孩总是通过抛硬币来做出决定。
  比如说,他要追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很优秀,他拿不准自己有没有追她的勇气。于是,他拿出硬币,往空中一抛,掉在手心里。
  是字面,去追吧。
  明显追不到。那么优秀的女孩,又怎么会看上他?
  他又拿出硬币,往空中一抛,掉在手心里。
  还是字面,继续追。
  又被拒了。硬币男孩还是不死心,因为硬币抛出去掉在手心里,总是字面。是字面,就没有理由不继续追下去。
  到后来,女孩动心了。问他,是什么让你这么死心眼?
  是硬币。硬币男孩拿出那枚硬币,它抛出去,掉在手心里,总是字面。
  女孩不相信,你这枚硬币,两面都是字面吧?
  硬币男孩将硬币给女孩看,一面是字面,一面是花面。与普通硬币,没有什么不同。
  女孩还是犹豫:一个靠抛硬币来做决定的男孩,是不是值得托付终身?
  硬币男孩说,那就再抛一次硬币吧,如果是字面,我们就在一起;如果是花面,我们就当没有认识过。
  于是,他拿出硬币,往空中一抛……
  这一次,硬币没能掉进他手心里,而是掉在地上,滚到了街边的下水道里。
  电子宠物男孩
  唧唧唧,唧唧唧。
  她的手机响个不停,提示音显然特别设置过,像一只蛐蛐在叫。
  “很忙吗?”我问她。
  “还好。”
  唧唧唧,唧唧唧。
  “你消息真多。”我问,“是谁啊?”
  “是我新交的男朋友。”她将手机递过来。
  满屏都是一个人的信息提示,有文字的,有語音的,也有图片和视频。几分钟一条。多数是疑问句式:在哪里?干吗呢?起床了吗?吃饭了吗?下课了吗?想我了吗?如此种种。
  “这样子,你不嫌烦吗?”
  “还好吧。”她说,“反正都还没见过面。”
  正说着话,唧唧唧,蛐蛐又叫起来。是一条语音,一个脆生生的声音:
  “老婆你想我没?你现在和谁在一起啊?”
  “和一个朋友。”她喝了一口咖啡,回了一条语音。
  唧唧唧,简直秒回:“男生还是女生哦?”
  “当然是女生。”她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假话。
  沉默了一会儿,我问她:“那他是你男朋友,我算什么啊?”
  “网上刚认识的嘛,都说了还没见过面。”她又喝了一口咖啡,像是很认真地对我说,“你就当他是一只电子宠物好喽。”
  积木男孩
  没有人知道,积木男孩其实是自己拼装起来的一堆积木。
  每次恋爱,他都是那么小心翼翼,生怕一用力,就会伤害到他心爱的女孩,更怕伤了自己,让身体变得支离破碎。
  因为,每次分手,他都会丢掉一块积木——也不知道是被女孩们带走了,还是自己弄丢了,又或者,是掉进了时间的旋涡里。
  接下来,他需要找一个藏身的地方,一边疗伤,一边用剩下的积木重新拼装好自己,让别人看不出他缺少了什么。
  记不清这是积木男孩第几次失恋了。
  他满以为这会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恋爱。那么好一个女孩,简直是他的世界里最好的一个。谁知道呢,可能就是因为太好了吧?好的东西都不会长久,就像一个美丽的泡泡,或者是一道彩虹。
  破了,消失了。
  连伤心都来不及,积木男孩回到住处,锁上门,先检查一下,他又少了身体的哪一部分,然后再想一想该怎样重新拼好自己。
  这一次,积木男孩丢掉的只是一小块积木,但花了好几天时间,还是没能拼出一个完整的他。
  看着满地零落的自己,积木男孩有点儿想哭。
  这一次,他丢掉的,是一颗心。
  空调男孩
  恋爱中的女孩都有特异功能,她们能将男朋友变成她们想要的任意形态。
  旅游的时候,他是一台跟拍的美颜相机。
  逛街的时候,就让他变成一台自动取款机。
  出了门,他就是汽车,是保镖,是超级英雄,是行走的荷尔蒙。
  回到家里,要秒变家务机器人,管拖地洗衣,买菜做饭,情话要说得像巧克力那么甜。   这个夏天很热很热,女孩觉得自己都快要融化了。
  于是,她让男朋友变成了一台空调。
  智能的那种,能自动控温控湿,静音舒适,还省电节能。
  这个夏天很长很长,天气转凉的时候,女孩发现,男朋友变不回来了,他成了一个空调男孩。
  “空调男孩也很好啊。”最好的男人,就应该冬暖夏凉,体贴入微。
  可是,有一天,当空调男孩从睡梦中醒来,他发现自己心爱的女朋友不见了。
  他找啊找,找啊找,最后在被窝里找到了一团水渍。
  闻一闻,还有草莓的味道。
  空调男孩伤心地哭了。
  昨晚,气温突降,空调男孩一定是自动开启了暖风模式。
  他忘了,她是一个草莓味的冰激凌。
  喜欢麻雀的男孩
  有人喜欢猫,有人喜欢狗。有一个男孩,他喜欢上了一只麻雀。
  也许是因为孤独吧。
  男孩没有朋友,连说话的我也找不着。
  那只麻雀经常飞过来,它不敢靠近男孩,总是远远地,躲躲闪闪地,扑棱着翅膀,和别的麻雀一起,说着让人脸红的悄悄话。
  男孩想,它一定是饿了吧,要不,给它放一些稻子,或者一些陈年的麦粒。这样,我就可以和它说,我们做朋友吧?
  但男孩动不了,他只能想啊想……
  终于有一天,一个男人来了——是男孩的爸爸。他带来了一些陈年的麦粒,放在离男孩不远的地方。
  那只麻雀开始有些胆怯,但它实在是太饿了,躲躲闪闪地,扑棱着翅膀,飞了过来。地里的稻子还没熟呢,这些陈年的麦粒,够它饱餐一顿了。
  男孩看着麻雀。它第一次离他这么近,他几乎能听到它慌乱的心跳。
  男孩闭上眼睛,鼓起勇气说,我们做朋友吧?
  麻雀似乎没有听到,它扑棱了几下翅膀,麦粒还没吃完,就倒在了男孩面前……
  第二天,那个男人又来了。
  他看到地上有一只僵死的麻雀,骂了一句,蠢鸟!
  回过头,他看到了歪倒在地上的稻草我——你猜对了,就是那个喜欢麻雀的男孩,他朝着死鸟的方向,四肢散落了一地——那个男人还以为是被风吹倒的,忍不住嘟囔了一句,晦气,得重新扎了!
  写情诗的男孩
  暗恋是会生根的。
  他的暗恋,全长在诗歌里。
  他每天都写诗。整整一年,他写了三百多首诗。
  每一首,每一行,每一个字,都是他对她美好的幻想。
  这些诗写在本子上,写在博客上,写在校刊上。很多人都知道,在中文系,有这么一个写情诗的男孩。
  她似乎蒙在鼓里,毫不知情,她始终只是他生命中那个渐渐远去的模糊的身影。而他也终于没有勇气,将这份爱公之于众。
  后来出现了另一个她。
  第一次,有女孩主动邀他看电影,去夜色朦胧的江边散步。而且,这个女孩還红着脸说,都说学长你有才华,我觉得学长你长得也很好看啊。
  就是这样,好像只有经历过无望的爱恋,才真正懂得珍惜触手可及的缘分。
  他们走到了一起。谈婚论嫁,生儿育女,只是时间的问题吧。
  但他还是忍不住,偶尔去翻翻那些长满了诗歌的日记本。
  那一天,他决定要将几大本诗歌与她分享。他讲他的第一次心动,那些冷的热的、甜的酸的,暗恋的日子。
  她笑着说,其实我都知道啊。
  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这些诗都是写给我的啊……其实,学姐早都告诉我这个秘密了。那个叫穗子的学姐,你还记得她吗?
  他又怎么忘得掉这个名字。
  那个他曾经暗恋的她,那个叫穗子的女孩。
  跳广场舞的男孩
  跳舞的男孩大多都手长脚长,远看高高帅帅的,近看帅帅高高的,怎么看,怎么喜欢人。
  他算是个例外。你说,一只死胖子,会有多帅呢!
  但他确实是舞蹈专业的学生,主修古典舞,还在全国大学生舞蹈比赛中拿过奖。想象一下,一个灵活的肉球,在舞台上滚来滚去,是不是很有喜感?
  据说,曾经有很多学姐学妹追过他。有跳民族舞的,跳现代舞的。有跳芭蕾的,跳拉丁的。也有跳古典舞的,他的搭档,喜欢他两年,最后和一个学长好上了。
  以至于,有人传他喜欢男生。他听说了,笑一笑,自顾自地,往广场上去。
  那一段,他爱上了广场舞,几乎每晚都去,和一群大妈大婶大嫂混在一起。
  一个灵活的肉球,在广场上滚来滚去,滚来滚去,一不小心,就滚成了“网红”。
  他受邀参加一档很有影响的娱乐节目。
  主持人间他,作为专业舞者,是什么原因让你选择了广场舞?
  他说,因为我喜欢一个人,她喜欢广场舞。
  主持人追问,她是谁呢?
  他倒是大方,直接就在电视上“表白”了:是我的英语老师,我喜欢她……
  不过,人家早都成家了,有小孩了。
  这样的喜欢,会有什么结果呢,无非给苍白的大学生活增添一丝颜色罢了。
  现在的他,偶尔还会去跳广场舞。是不是与爱情有关,我也不知道。不过,还是有人会问,那么多人喜欢你,你为什么要去喜欢一个已婚的老师?
  他笑一笑,说,谁说学古典舞的,就不能跳广场舞了!
  星巴克男孩
  在星巴克,她又遇见了他。她的前任男友,准确地说,是前前前任。
  有两三年没见了吧,他还是瘦高瘦高的,脸还是那么好看,在吧台里认真地忙碌着,连背影都是那么地熟悉。
  现任就坐在边上,正为咖啡里加糖太多可能会让肚子变大而埋怨。
  她记得前任也不懂咖啡的,不喜欢喝,甚至有点讨厌。
  她也说不上有多喜欢吧,就是想凑个热闹,排个队,拍个照,发个朋友圈,然后自己给自己点个赞。这么多年,好像一直就是这么过来的。
  他是不是也看到了她?她心里想,要不要过去跟他打一声招呼?或许可以问问他,你不是不喜欢咖啡吗,怎么来星巴克工作了?
  他应该还记得她。毕竟他们在一起两年多。他也许会很惊讶,因为她和他分手就去了另一个城市。他也许已经有了新女友,他也许会说,哦。
  她有些走神,全然没注意现任因为咖啡加糖太多,去吧台找前任说事。他的嗓门那么大,好像全星巴克的顾客都能听到似的。他说:“你们的咖啡也太甜了吧!星巴克的糖都不要钱吗?”
  她迅速逃出了星巴克,桌子上的咖啡还冒着热气,连照片都没顾上拍。
  只有不懂咖啡的人,才害怕咖啡是苦的吧。
  像死了一样的男孩
  说分就分,她开始着手从生活中清除与他有关的一切。
  先是各种联系方式:微信、微博、QQ、手机号码、电子邮箱……能删除就删除,能拉黑就拉黑,甚至连曾经的共同好友,也多数都删了。
  然后是家里的大扫除,他用过的水杯、盖过的被子、看过的书、趿过的拖鞋、看了一半的DVD……恨不能将与他亲热过的自己,也一并垃圾桶里见。
  她说,一个合格的前任,就应该像是死了一样。
  但他不这么想,他还是会不经意地在她的生活里横冲直撞。
  有时是一张明信片,有时是一个陌生电话,有时是一个新的好友关注,有时他出现在朋友与她的谈话中……一切细节都在显示,他还在关心着她,通过朋友的朋友的朋友,通过一切可能的方式,就好像他从来没有离开过。
  这让她心生厌恶,更加处心积虑地防着他。而她的防备,又反过来让他变本加厉地想要窥探她。
  他就像她的影子,只要有光,就会投射到她的墙壁上。
  直到半年后,她和他相遇在地铁站。
  这是一场没有预谋的相见。她看到了他,他应该也看到了她。她想躲开他,但无处可躲。他正面走了过来。两个人擦肩而过,就好像从来都没有认识过。
  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在他的世界里,她其实也早已经死过了。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249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