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涂鸦带你走进英国小镇

作者:未知

  英格兰中部的莱斯特郡内有一個名为拉夫堡的小镇。这个被田地、树林、河流包围着的,面积不过北京天通苑社区大小的镇子,被留学和居住在此的中国人亲切地称为“拉村儿”。在镇中心的一排沿街的小店上方,有一幅巨型涂鸦格外惹眼。这幅由名为“Love Loughborough”的组织专门聘请艺术家精心创作的涂鸦,其内容包含了拉夫堡的历史进程、自然风光、人文环境、地标建筑以及民俗风情。细细看下来,倒是大有“拉村儿人民讲述自己的故事”的味道。
  拉夫堡,是“Loughbrough”的音译,和“拉菲红酒”、“贵族古堡”之类的并没有关系。最初,拉夫堡还是个只有几百人口的小村庄,是一个地地道道以农业、畜牧业为主要经济支柱的地区。图1中那个抱着奶牛的男人叫做Robert Bakewell,住在拉夫堡的Dishley农场,是著名的农业学家。他于18世纪末提出了对家畜选择性育种的理论。这一理论和技术方法对后来的商品畜牧业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几乎在同一时期,英国工人哈格里夫斯发明了纺纱机,工业革命爆发,这同时也带动了拉夫堡地区的纺织业。拉夫堡从此进入了不单单依靠土地、牲畜过生活的日子。不久之后,瓦特改良了蒸汽机,拉夫堡的工业时代正式开启。后来,Brush电机工程公司成立,并于“一战”时期为英国军队生产了504K型复翼式飞机(图1)。
  1921年,英国皇家退伍军人协会正式将罂粟花作为纪念阵亡将士的标志,并将每年的11月11日定为阵亡将士纪念日。在整个11月,英国大多数民众都会在胸前佩戴罂粟花徽章,这是一种自发的普遍行为。
  “一战”结束后,拉夫堡仍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小镇。那时的居民大概也不会想到,一百年以后他们生活的这片原本安静的土地上会响起八方语言,变得活力四射。这一点,拉夫堡大学功不可没。
  Herbert Schofield,图1中那个头顶上站着鹦鹉的男人,曾在1915年至1950年期间担任拉夫堡技术学院的校长。是他将拉夫堡技术学院转型为拉夫堡综合性学院,为学校日后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据 《卫报》“英国大学2018年度综合排名”统计,拉夫堡大学排在全英第四,仅次于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和圣安德鲁斯大学。每年拉夫堡大学都会吸引大量英国本土以及世界各地的精英学子到此求学。
  图1中有两个拉夫堡大学的经典地标——老校门(Bastard Gate)和学生公寓(The Tower)。拉夫堡大学的老校门开放于1934年,是以当时的地方长官William Bastard的姓来命名的。后面的双子塔是学生公寓之一,也是拉夫堡的“第一高度”。这个高塔可住310名学生,建于1964~1965年。塔呈不对称双子座形式,但实际上最开始两边的副楼是一样高的。建造之初,由于地下沼泽,其中一边开始陷落。后来在地基里浇灌了混凝土,才得以使这学生公寓安全地伫立了这么多年。
  除了学术科研,拉夫堡大学将体育事业也做到了极致。这里不但拥有全英最完备的体育设施(可以满足开展50多种体育项目的需要),也培养了各类体育人才。比如Paula Radclliffe(图1中披着英国国旗的女孩),MBE(英帝国勋章获得者),拉夫堡大学学生,也是女子长跑世界纪录保持者。
  拉夫堡大学位于小镇的繁华地段,到镇中心只需要步行十分钟。
  镇中心的那条街叫做“Market Place”(图4)。很直接,这里就是一个Market——摆摊儿的地方。每个周四、周六,拉村儿的村民们都会来这里赶大集。至于商品的种类,可以说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食品、衣帽、箱包、鲜花、宠物用品、玩具、二手书籍,甚至还有私人收藏的古董。据说这赶集的传统起始于13世纪初,几百年来,竟然从来没有间断过。
  在街上一个非常显眼的位置,有一个石头做的喷泉。这是1870年由副主教Henry Fearon(图1中正在喝水的男人)捐赠的,用来庆祝拉夫堡的居民们第一次用上了干净的饮用水。
  Market Place除了作为集市的所在地,它还肩负着另外一项重大的使命:每年的11月,拉夫堡都会在这里举行为期四天的嘉年华。届时如超级飞盘、海盗船、发射塔等巨型游乐设备会被安放在小镇的中心区域;还有钓鸭子、投篮、飞镖、打靶等可以赢奖品的游艺项目穿插其中。当然,最少不了的还是各类糖果、炸鸡、甜甜圈等诱人的小吃。这是拉村儿人民一年一度的狂欢节,它和圣诞节、新年完美地连接在一起,让村民们在每个年末都能一次嗨个够(图4)。
  在Market Place的不远处,是街心公园Queen's Park。公园开放于1899年,是为了纪念维多利亚女王在位62周年修建的,这里是拉村儿村民们平时休闲娱乐的首选之地。别看它占地面积不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里有地区博物馆Charnwood Museum、门球场、音乐厅、小迷宫、鹦鹉乐园、儿童游乐场,和战争纪念钟塔Carillon Tower(图3)。
  Carillon Tower是拉夫堡的官方标志。在高速路上如果看到绘有Carillon Tower的路标,就表示你已经驶入拉夫堡境内了。这座钟塔建成于1923年,目前它的第一、二、三层是与“一战”、“二战”有关的实物陈列展;第四、五层的内部挂了47座钟,还有专门用来控制钟的钢琴。钟塔会不定时演奏音乐,声音能一直传到大学校园里。
  拉夫堡的近郊是大面积的树林和山地,为徒步爱好者提供了最完美的户外运动场所。图2中两人看日出的地方是拉夫堡地区的最高峰Beacon Hill(海拔802英尺)。图片上的大石头是形成于寒武纪的火山岩——这大概是英格兰和威尔士境内最古老的岩石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拉夫堡这片沉积岩的土地上会有如此高地的原因了。
  拉夫堡的“第二高峰”则位于Beacon Hill山后的Bradgate Park。13世纪时这里曾是贵族打猎专用的鹿苑和林场。直到现在,公园里依然饲养着大量的马鹿和白唇鹿。
  1500年左右,当时的贵族Grey家族在此居住,Bradgate Park得到扩建。Grey家族把他们的居所叫做Bradgate House,那是英格兰最早的砖结构房屋。1536年,英国著名的“9日女王”——Jane Gery女士就出生在这里。她饱读诗书,为人善良,历史上对这位女士的评价非常高。可惜她生不逢时,登基仅仅9天就被囚禁,最后和她的丈夫一起被砍头。
  与Bradgate House遥遥相对的,是一个酒杯造型的塔(图4中男人手里的啤酒杯就是以这个塔为原型),当地人称之为“Old John”。在1754年的时候,Old John只是一个普通的风车。1784年,Grey家族的第五任斯坦福伯爵在风车两边建起边墙来封住自己的领地。再后来,第七任斯坦福伯爵拆除了边墙,将这里改造成了狩猎时的瞭望塔。塔的一侧留存了以前边墙的一个拱门,也就成了现在大酒杯的样子。Old John这一奇特的造型也使之成为了拉夫堡的另外一个地标。
  以上,就是涂鸦中的小镇拉夫堡。图画里的内容代表了这个小镇,却绝不是它的全部。这里有历史的沉积,有青春的激情,更有着画面无法描绘的小镇居民的单纯与友善。公交车司机大叔热情的“Sweetheart”,咖啡店小妹甜美的“Hey ya”,哪怕是迎面走来的陌生老奶奶的一声“Morning”,总是能成功唤起你一天的好心情。简单而朴实,活力又现代,这大概就是拉夫堡所独具的魅力。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253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