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别慌,我的青春年少

作者:未知

  叶暖翻阅笔记本,直至翻到某一页。那里,夹着一张被折叠好的素描画,画上是三个人——她、她的妈妈、她的外婆。祖孙三代,好看极了。
  年后,雪还下着,叶暖就跟着妈妈回了老家山塘县。北方到南方的距离很长,长到还没到达目的地,她就开始想家了。可是……叶暖看看身边的妈妈,无声地叹口气。外婆生病住院了,妈妈要去照顾外婆。
  五个小时后,她们抵达老家的舅舅家。之后,妈妈每天早出晚归地往医院跑。眼见寒假即将结束,叶暖满心期待着开学,却在晚上被妈妈告知,她们暂时不能回家了。
  房间里,妈妈温和地开口:“外婆的病比较严重,舅舅舅妈照顾不过来,我要留下来帮忙。你爸碰巧要去外地出差几个月,我又不放心你,所以……我和你的班主任老师说明了情况,让你暂时留在这里一段时间,等回去后我再找老师帮你补习,好吗?”
  叶暖心里不愿意,却很懂事地说:“妈妈,我数学一直都不太好,要不我像表姐一样,去上补习班,补习一段时间吧……”
  妈妈欣慰地笑了:“当然好,我家暖暖长大了。”
  01
  山塘县的冬天无雪,可一遇上雨天,湿冷的感觉就像是从人的骨缝里生长出来,让人无处可逃。叶暖就在瑟瑟发抖中被安排进了补习班。
  入班那天,她刚刚落座就看见同桌正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那本被压在身下的作业本露出一角,潦草地写着姓名:顾一萱。
  和叶暖不同,顾一萱是一个在补习班里表现非常不积极的女生。可让人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是这里有名的好学生,在山塘中学的摸底月考中取得了年级第二的名次。到这个补习班来,她是想来“加油”,夺得年级第一。
  看着发给顾一萱的高分试卷,再看看自己不理想的数学卷子,叶暖深感自己的智商被“碾压”,忍不住问她:“你可以给我讲讲数学卷子上的第四大题吗?解题过程……”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顾一萱的卷子就被轻飘飘地递了过来:“自己看。”
  言简意赅,且没有丝毫想讲题的意思。
  “谢谢。”叶暖拿起这张接近满分的卷子,心里的羡慕和不甘又多了几分。
  周末这天,妈妈去照顾外婆,叶暖就跑到山塘中学开放的图书馆看书。
  图书馆里人不多,大家分散坐开,互不干扰。
  叶暖环视一圈,就发现了坐在靠窗位置的顾一萱,她此刻正在一个素描本上涂涂画画。叶暖走近,看清那是一幅极为逼真的人像素描,不禁脱口而出:“好厉害!”
  顾一萱被她惊了一下,忙将素描本合上,不自然地问:“你怎么会在这?”这个时候,她就像只突然被猛兽寻到踪迹的猎物,满脸警惕,眼中还有一丝惊慌。
  叶暖有点懵:难道这是个她不想让人发现的秘密吗?
  想到这,她不可抑制地扬起嘴角:“顾一萱,现在你可以给我讲讲那张数学卷子的第四大题了吗?”
  “……”
  “我数学不好,以后可以多多请教你吗?”
  顾一萱明白叶暖的意思了,她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你是在……威胁我?”
  叶暖板着脸,认真地点头,可才点一半,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抱歉抱歉,我开玩笑的。”
  顾一萱跟着笑了起来,表情瞬间柔和了许多。
  窗外,阳光斜斜入室,正好照在两个挨坐在一起的身影上。
  02
  互帮互助的关系让两人的相处变得融洽了许多,叶暖的数学成绩也在顾一萱的帮助下有了明显的提高。
  这个周末,两人依旧约在图书室里见面,顾一萱专注地画素描,叶暖忙着写作业,偶尔开个小差看看对方的素描和作业。
  顾一萱说她的素描是自学的,但叶暖觉得这技术这水准,就像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比如说今天画的中年男子的肖像,就栩栩如生。
  看了好一会儿,叶暖忍不住问出心中的疑惑:“一萱,你画的是你爸爸吗?”
  顾一萱抬起头来,“嗯”了一声:“爸爸去世得早,家里没几张他的照片,我想画他,多画些。”炭笔一顿,她低声说道,“我想永远记住他的模样。”
  她说得很平淡,叶暖听着,心中却泛起了酸涩。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顾一萱生活在单亲的家庭里,没有爸爸的照顾。而叶暖则是不讨外婆的喜欢,从小到大,一直如此。
  离开的时候,顾一萱去了趟洗手间。叶暖突然想起昨天翻阅的一份报纸,悄悄地撕下了她素描本里的一张画。
  一个星期后,补习课上,叶暖刚进教室,顾一萱就愤怒地质问她:“是不是你做的?”
  葉暖愣了愣,不由得想到了那幅画,心虚地点点头:“前段时间,报纸上刊登了市文化宫举办的绘画比赛,不限题材、形式……我看你画得那么好,一定能获奖,就替你报了名……”
  见顾一萱抿嘴不语,她的声音越来越低:“你获奖了,我打心底为你开心……不过我不应该自作主张,对不起……”
  见她这样,顾一萱叹了口气:“我不怪你!可是我妈妈不会开心的,她不希望我把心思放在这些影响学习的事上,所以我从来没告诉她我在自学画画……但是,现在她知道了。”
  说完这些,顾一萱就走了。
  03
  自那天之后,两人才建立起来的友谊就像一根被打了结的线,扯不断,又解不开,乱麻一般地缠在了叶暖的心里。
  好在,今天数学测试卷子发了下来,得了高分的叶暖心情好转了一些。她刚回到家,就撞上了正要出门的妈妈。
  “妈妈,我的数学……”
  “叶暖,今晚你自己解决晚饭。外婆的情况不大好,我先过去了。”
  “可你还没看我的测试卷……”
  “有时间再看吧!”
  叶暖失落地走进客厅。自从到这里以后,她的心情就没好过。为了不给大家添麻烦,她一直在努力适应这里,可为什么就没有人能看看她,对她说“你做得很好”呢?
  想着想着,叶暖压在心底的委屈终于爆发了。她拨通了一个号码,那边顾一萱的声音一响起,她的眼泪就决堤了。   “你怎么了?”顾一萱紧张地问。
  “没什么,我就是心情不好。”
  “是因为我吗?”顾一萱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我之前态度不好,对不起。刚才妈妈看了我的素描本,她没有生气,反而夸了我,说我之前只顾着学习,她有点担心,怕我生活得太过压抑了。我之前以为妈妈会生气,是因为我和妈妈缺少了沟通……”
  叶暖不哭了,隔着电话,她听到顾一萱略不好意思地说:“谢谢你。”
  04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叶暖已经在山塘县待了将近两个月。她交到了好朋友,也满意自己的数学成绩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唯独因为妈妈忙于照顾外婆忽略了她,让她感到郁闷。
  她有一点后悔,几天前当妈妈让她去医院看望外婆的时候,她是不是不该拒绝呢?因为在那一刻,她知道妈妈是失望的。
  可是……
  下了补习班后,外面开始下雨。叶暖看着雨滴滴答答地落下,陡然生出一股倾诉的欲望。她对顾一萱说:“外婆一点都不喜欢我,小时候我回来过几次,她不对我笑,也不和我说话……我知道,她不想让我去看她。”
  正说着,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接了电话的叶暖显然很不高兴:“舅舅临时有事,我妈让我把家里熬好的鱼粥送到医院去。一萱,你能陪我去吗?”
  顾一萱点点头。到了医院,等两人走到病房门口,房内却突然传来了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不用她来,不要来,不用!”
  叶暖愣了愣,将手中的保温盒塞给顾一萱,头也不回地跑了。
  05
  楼道里,叶暖蜷缩著默默流泪。她想不通,从小到大,她努力上进,听话懂事,为什么外婆会讨厌她呢?
  有个身影走近,叶暖转过头去:“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听。”
  妈妈坐到了她的身边,用纸巾替她擦眼角的泪珠,问:“你听见了?”
  叶暖沉默。
  “雨天路滑,医院附近的交通又拥挤无序,你外婆是怕路上不安全,和我闹着脾气不让你来。她还说你年纪小抵抗力弱,就不该来这个地方待着……”
  叶暖不相信:“外婆明明讨厌我……”
  妈妈伸手将她拥进怀里:“你外公过世得早,你外婆含辛茹苦地把我和你舅舅拉扯大,一直到我结婚生了你。有了你,就想要给你更好的生活。可那时候山塘县落后贫困,舅舅一家远赴外地打拼,我也下了决心要和你爸爸出去闯一闯,所以我们就搬去了北方,留下你外婆一人。好在你舅舅去年回来了,她才不至于那么寂寞……”
  说起以前,妈妈的眼圈泛红:“我们每次回来,她都是高兴的,可是一想到我们又会离开,就忍不住难受起来。你外婆好面子,不愿意让我们知道,所以总是冷着脸。只是你太小,看不出她心底的柔软。”
  叶暖听着,回抱住妈妈,侧过脸的时候,她发现顾一萱正站在不远处看。
  她们相视一笑。
  病房里,外婆睡着了,叶暖悄悄走近。外婆满头银丝,凹陷的双颊,额头上有深深的褶皱。叶暖伸手摸了摸她放在身侧的手,再牵起来放到了自己的脸颊上,那触感粗糙却又温暖。
  “外婆,我来看你了。”
  06
  叶爸爸出差结束,叶暖要回去了。妈妈和顾一萱送她去火车站。
  顾一萱抱了抱叶暖:“我有礼物要给你。”
  叶暖相视一笑:“真巧,我也一样。”
  她们分别拿出了礼物,分别是一本素净的素描本和一本精致的笔记本。
  叶暖说:“希望你越画越好。”
  顾一萱说:“把错题整理进去,别偷懒。”
  两个人都忍不住笑起来。
  返程路上,叶暖的心情明媚多了,她好奇地翻阅笔记本,直至翻到某一页。
  那里,夹着一张被折叠好的素描画,画上是三个人像——她、她的妈妈、她的外婆。祖孙三代,好看极了。
  也许,青春总有面临困惑和失落的时候,可白驹过隙,我们始终能看到那朵在时间里开出的花,很灿烂也很美好。
  摘自《少年博览》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256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