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磊诗5首

作者:未知

  我孤立
  出于惯性,我孤立,
  爱我的人不要与我为敌。
  也许,我是一根怯懦的藤条,
  或者一架冷默、幽暗的望远镜。
  爱我的人记住那其中的弹性,
  以及那突然拉近的距离。
  一连数日,我笔中的沙子
  都漏向那在集体里惊慌失措的人。
  是我比以前更爱
  肩并肩地瘦、黑、冷却。
  是我的爱,你的蔓延。
  是荧屏的信号弱得只穿梭幽灵,
  是退路,性的毯子在飞。
  我注意到谎言染上了新的温柔,
  在遇上散淡的晖光后,
  坐下来,不是饥饿在吻你,
  是我和一场砸向睡眠的雨。
  风吹我
  风吹我,像吹一件破衣服。
  风呵,用滴水的轻吹我,
  用沙漏的慢、
  绛紫的青春、青春的远。
  吹动我,一根爱着的草,
  疯长的绿。风吹我,
  用一个夜晚吹向昨天,
  用思想、煤、萝卜吹向
  庸倦的时光。我绊倒在那里,
  风的门槛,悲伤的树,
  或者足够用来沉默的电机。
  那些火热的过去,让我倒向它的沉默!
  风吹我,吹碎银子的风,
  今天吹碎我的孤单。
  橱窗
  我慢慢地在街上走。
  我停下來。
  我掏出烟点上它。
  我盯着橱窗里的丝绸。
  我敲了敲玻璃,它轻轻地响了两下。
  我指着丝绸上燃烧的色彩。
  我仿佛仍是热恋中的孩子。
  我知道那些灿烂的街道上有爱人的呼吸。
  我感觉到颤动……,隔了一会儿,
  我渐渐平静。
  慢慢地我又向另一个橱窗走去。
  永别
  铁路沿着一个多石的山冈蜿蜒,
  向西。有一条橘色的河流叫矮日河。
  铁轨像它的粼光一样波动,
  向西,我看到铁路桥下的矮日河突然
  抽搐了一下。是的,
  那是我爱的人坐的车厢一瞬间
  经过了它。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313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