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睡帖(组诗)

作者:未知

  春睡帖
  黑陶罐是一个隐喻
  里面装着巫术、哲学
  和每一个琴键摁下去的叮咚声
  打蜡泥封了丽人和女儿红
  唯独没有封住
  我。坛口一朵浸血的梅花
  散落人间的马蹄声
  在夜间百折不挠地呜咽
  多么烫。我的胸口堆满一笼柴火
  枝丫里面铺满鸟鸣
  深山鹧鸪吞吃群岭上冒出来的翠绿
  用回响敲打空旷
  而我只是一个泥瓦匠
  双手捋动官窑的门锁,和朱笔描摹的瓦坯
  一个雕刻盛世的模子
  讓衣襟泛白的春天
  像一个括号,注解宫廷里面的白陶罐
  裂缝三千,怎奈回眸一笑
  纹路里面有破绽
  如同我在这个忙而无措的春天
  抚摸丰腴的瓷器
  ——古老而充满韵律的城墙垛
  陶瓷般瓷实地贪睡
  袒露黑夜白昼都无法遮掩的缺陷或者豁口
  蝉 鸣
  半截蝉鸣跌落断桥
  流水只是顿了顿
  流水走远
  流水携裹着无边的燥热走远
  桥右边的瓦舍宛如一个
  古老的说书匠
  有一肚子的水草和
  绚烂盛开在岸边的野花
  桥左边的小学堂早已没有昨日的沸腾
  村庄仅有的几个孩子
  在城里租房上学
  操场拐角处
  铁锅倾斜
  总有雨水从铁锅豁口流下
  裹挟着昏黄的锈水卷入断桥腹部
  蝉鸣跌落之处流水一直存在
  而来来去去的人不存在
  ——包括那古老的说书匠
  在合上书本之际压住的另一半蝉鸣
  雨中登朝元山
  弃车步行,头顶春雨。也顶着
  漫坡的油菜花
  有梨花和桃花点缀其间
  摇曳春雨
  如同星子牵动银河
  雨中行,每个人背负着另一个自己
  山有千万,择其一登山者
  借顶峰寄存天高地远
  奔赴一场庙会,唯险峻显坦荡
  数台阶者路行日夜,重拾忽略的脚步
  俗世忐忑,许愿者承诺自己一个放心
  此日。丁酉年,三月三
  雨沐圣山,人是水中鱼
  许我心安,借我坦荡,天高地远
  卖雪球的人
  长街也有深陷的眼窝
  渐次下陷的路灯是一颗颗凸起的眼珠
  这么描述这条街道的时候
  天色已经暗下来
  只有把脚踮起来或者爬上一座废弃的楼
  才能看见镇外的港口、废船厂
  老旧的塔楼和那些零散的小山丘差不多高
  但天色已近暗下来
  熟悉的也必将变得模糊
  打雪仗的人们都已经玩累了准备回家
  我也该回去了
  回去给玛丽安烧一壶热水
  她还在教堂里祈祷
  今晚的温度更低没卖完的雪球不会融化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543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