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虚假新闻传播现状、危害与建议

作者:未知

  摘要:新媒体是一柄“双刃剑”,自发展初即真假新闻并存。而发展至今,新媒体的虚假新闻传播既深受网络的决定性影响,也存在主流(传统)媒体不辨真假、盲目引用弄假成真的现状。这种情况往往会在干扰公众视听的同时造成媒体公信力下降。因此,应对虚假新闻既要强化源头监管、完善机制建设、明确法律责任,又要严把质量关、加强自审核,以及构建举报、辟谣机制,形成长效化、常态化。
  关键词:新媒体;虚假新闻;传播;现状;危害;建议
  所谓“新”媒体指的是与传统四大媒体相对的网络媒体,又被称为第五媒体,是基于网络与信息技术得以形成和传播的新兴媒体形式。这类媒体依托互联网的海量资讯与光速传播大幅超越了传统媒体的覆盖范围和影响深度,也因此在短短数年间便拥有了与传统媒体分庭抗礼的受众基础和传播实力。然而在人人都能参与新闻传播的环境中,面对真假难辨的网络消息,普通人无论辨别还是分析能力参差不齐,这也导致新媒体虚假新闻层出不穷,网络化传播正进入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复杂状态。
  一、新媒体虚假新闻传播现状
  (一)“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新媒体上的虚假新闻产生原因众多,被消解的过程不一,但其始终围绕着网络化生存这一主线展开。从历年来各类虚假新闻从甚嚣尘上到偃旗息鼓的经历可以归纳出一条基本定律,即,新媒体虚假新闻传播虽有其个性化的网络走向,但万变不离其宗,本质上依然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无论是“12306用户信息泄露”还是“微信支付宝转账超5万元需上报”,这些假新闻起始于互联网,也都在不明真相的网民中引起过一阵骚乱,但最终都分别在中国铁路总公司和支付宝官微辟谣之下烟消云散。
  (二)主流(传统)媒体不辨真假、盲目引用弄假成真
  新闻内容的价值往往受到传播速度也即时效性深刻影响,因此才有“抢”新闻一说。尤其是新旧媒体齐头并进的大环境下,为抢占传播先机争分夺秒更是常态。但抢时间往往也意味着对真实性、可靠性有所忽视,一些时候甚至可能欲速则不达、弄巧成拙。表现在传媒领域则是主流(传统)媒体在享受新媒体提供大量源头信息之时极易不辨真假,因盲目引用而推波助澜、弄假成真。
  二、新媒体虚假新闻传播的危害
  (一)公众视听被干扰
  几乎可以说,自从新媒体诞生之日起,虚假新闻便如同平台的“双胞胎”接踵而至。而受到猎奇心理、从众心理、博关注心理等众多传播心理的共同影响,虚假新闻便有了不同程度的传播市场和强度。这在信息爆炸的现代传播环境中形成了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不利局面,公众极易在欣喜于传播自由的同时迷惑于虚假新闻的危言耸听,甚至可能因为相对薄弱的辨识度而偏听偏信、盲目跟从。这种倍受干扰的视听状态并不利于一个健康传播环境的打造。
  (二)媒体公信力下降
  传统媒体时代,少数几个专业机构和人员就能左右新闻传播的质与量。虽然在自由度方面确实有所不足,但也因此保证了新聞的真实性、可靠度,因而具有毋庸置疑的权威性与公信力。新媒体异军突起之后,受到后来居上者的重重压力,传统媒体不得不加紧追赶的步伐,也因越来越多网络平台涌现出大量原创新闻而有了更多、更便捷的新闻来源渠道。但是真假新闻混杂却给传统媒体造成前所未有的辨识挑战。一旦审核不严引用了虚假新闻,曾经在受众中形成的权威印象便立时大打折扣。若反复出现类似情况,则传统(主流)媒体的公信力必然有所下降。
  三、新媒体虚假新闻传播的应对措施建议
  (一)强化源头监管、完善机制建设、明确法律责任
  新闻传播特有的喉舌地位决定了其对于公共舆论的权威引导力和影响力,需要始终处于管理机构的监督管理之下。因承载介质的不同,以网络化状态存在的新媒体远远超越了传统媒体在时间与空间上的可控度,不仅监督难度大幅上升,而且使传统监管理念与手段出现较为明显的滞后性。但困难的存在不能成为监管失效的理由,相反,虚假新闻层出不穷的现状迫切需要管理部门强化源头监管、完善机制建设、明确法律责任。
  首先是“三假”新闻要素。即,假记者、假媒体、假记者站。这“三假”要素可谓最直接引发虚假新闻产生的导火索,是必须坚决打击和取缔的对象。
  其次应当尽快出台针对虚假新闻的鉴定标准。可以结合近年来线上线下虚假新闻的实例进行归纳总结,找出其中的共性与个性。比如2018年底新浪微博上曾有一篇网友发贴,内容是武汉一市民将电动车放在楼下充电,引来一蟊贼偷窃电瓶,不料反触电身亡。小偷家属索赔二十万,该市民不得以赔偿五万。而此微博链接自《北京青年报》的评论员文章《小偷偷电瓶车身亡车主要不要赔偿》。可事后核实此为虚假新闻,原出处为网络上一篇“三无”(无时间、地点、人物)文章。但原文早已删除,却在后来网友转发过程中被添加上了“武汉”、“xx市民”。类似这种“三无”消息堪称最具共性的虚假新闻要素,可以被纳入“打假”鉴定标准条目。
  再次则需要尽快在立法司法范围内界定虚假新闻制造和传播的法律责任。只有借助法律强制力监督执行,新媒体虚假新闻制造者和传播者才能在思想上有所顾忌,在行动中有所收敛。
  (二)严把质量关、加强自审核
  普利策曾说过“新闻工作者当是社会的瞭望者”。这一批专业机构及其从业者不仅要为社会大众提供及时准确的新闻消息,更需要审时度势,给予普通受众理性、客观、正确、辩证的价值引导。实事求是不仅是新闻工作者本质上应有的职业道德,也是这一职业自诞生起就被赋予的社会责任。如果将新闻作为特殊的行业产品,那么真实就是这类产品应有的品质。质量就是生命。杜绝虚假新闻就需要严把质量关,通过不断加强自我审核、内部监督为社会提供最真实的新闻“产品”。
  尤其是传统媒体更要时刻警钟长鸣,将调查取证作为传播网络新闻素材的前提条件。如果说新媒体习惯于借助速度“抢”出新闻的热度,那么传统媒体就要想方设法通过验证、分析与评价“挖”出新闻的深度。开展差异化竞争不仅仅适用于传统生产制造业,同样可以为媒体业借鉴和采纳。
  (三)构建举报、辟谣机制,形成长效化、常态化
  革命战争年代,结合抗战实践经验形成了毛泽东思想核心之一“人民战争”理论。通过战争发生的正义性、参与战争的群众性和战争实践的整体性,中国人民取得了抗战最终的胜利。面对虚假新闻的网络泛滥,新时期开展一场“打假”的“人民战争”同样可行。
  包括门户网站、社交平台在内的客户端、移动端都应当构建起举报、辟谣机制,形成长效化、常态化,使虚假新闻在群众雪亮的双眼之下无所遁形,最终消解在网络日益强大的“自净”过程中。
  四、结束语
  信息时代大背景下,信息正在产生划时代的创新资源。新媒体固有的优势一方面打破了传统媒体环境中少数人即能左右新闻传播的旧格局,在更大程度上实现了传播自由;另一方面却也成为虚假新闻滋生的温床,甚至反作用于传统媒体,产生了干扰视听的负面影响。然而新媒体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崛起也说明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选择,不能因为存在瑕疵而被全盘否定。相反,随着网民理性思考能力的提升,网络自净效应正在成为应对虚假新闻的有力武器。只要有关方面能够充分认识到新媒体传播特殊的规律性,在机制构建、监管措施、专业素养等各方面不断加强规范化、系统化建设,虚假新闻必将越来越缺少立足之地。而这也是新媒体日渐成熟完善、实现健康成长的必由之路。
  参考文献:
  [1]邓海荣.互联网背景下新闻媒介舆论引导力提升的主要因素及对策[J].当代传播,2017 (3):20.
  [2]杨婉坤.新媒体时代如何有效做好新闻传播工作[J].西部广电视,2018,3(06):160,162.
  [3]李晓波.浅议新媒体时代如何做好传统媒体的传播工作[J].科技风,2017(03):21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674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