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从诗歌的音乐美探究古诗词朗诵的技巧

作者:未知

  摘要:诗歌和音乐之间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尤其是古典诗歌的音调、节奏以及声情都和谐可以很好的表现诗歌的音乐美。在对古诗词音乐美进行分析的前提下,将音调、节奏以及声情和谐作为重点,分析了要怎样对诗歌的朗诵技巧进行提升以保证诗歌音乐美的实现,希望通过本文的论述能够进一步促进我国诗歌的发展、进步以及传承。
  关键词:诗歌;音乐美;古诗词;朗诵;技巧
  分析诗歌发展的历史可以发现,诗与歌之间一直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并以其独特的声音韵律感染者广大读者。《诗经》是我国古代第一部诗歌集合,其中的每首诗都能够与乐一起歌唱的,当时人们还结合音乐的具体特征将其分成了“风”、“雅”、“颂”三个类别。自《诗经》开始,诗歌创作开始逐渐发展起来,这些诗歌特点各异,但都具有音乐性的特征。诗歌的音乐美一般体现在诗歌自身的音调、节奏以及押韵来实现的。古诗词一般都有着适宜朗诵的特征,其节奏感非常强,再加上优美的音乐,便能够有更强的音乐美。但是,我们在认识到古诗词良好先天朗诵条件的同时,也应该正确认识朗诵期间可能产生的错误倾向,包括语调过于平淡乏味、未投入饱满感情、不了解诗歌的内在韵律等多个方面,这不利于诗歌的很好发展,除了会降低诗歌的韵味之外,还无法很好的展现诗人澎湃或者细腻的感情变化。
  一、诗歌音调美的体现:平仄相对
  许多不同类型的乐音组成了完整的乐曲,乐音的高低以及抑扬变化会使音调呈现出差异化。一首诗通常都包括了很多字词的声音,这些字词之间的高低抑扬声调便形成了诗的音调。也就是说,古典诗歌的音调一般都是通过平仄體现出来的,平字的特点是声调高昂而悠长,而仄字则是降抑且急促的,平仄相间便能够产生高低起伏的乐感美,能够很好的体现出音韵的美感,并且还有一咏三叹的情调。在朗诵的过程中,平声部分通常是悠扬、舒展而且响亮的,仄声部分的语速需要适当加快,音长也会比较短。不仅如此,朗诵者在朗诵的过程中还应当做到,对平声字以及仄声字的长短进行灵活的控制。比如,平声字通常都是较长的音,可是当其位于诗句的第一个音节上时,不能对其加长。“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李商隐《夜雨寄北》)这两句诗中的“君”字、“巴”字便不能读成长音,这样会显得很滑稽不够严肃。但是,对于那些本来应该读音较短的仄声字而言,若其位于五言诗的第二个音节出或者七言诗的第四个音节处,则需要适当的对其进行延长。如“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中的那个“水”和“月”字都属于仄声,但需要将他们读成长音,并结合语势进行相应的延长,必要时还要有气音的配合,这样对声音进行抑扬处理除了可以很好的体现江潮连海、月共潮生的令人神往的画面,而且能够使听众更好的感受诗歌音韵的柔美性,使诗歌婉转悠扬。
  在诗歌朗诵的过程中,不仅有平仄,还需要使用双声、叠韵、叠音、乡声等有特殊美感的双音节词来保证音调的和谐性,提高诗歌的音乐美。一般条件下,在朗诵的过程中需要把这些部分处理成重音,突出重音的方法十分多样,重读是应用较为普遍的一种,其它的突出重音方式包括拖长、重音轻读、快中显慢、实中转虚等多种方式,朗诵过程中需要结合具体的语言环境确定突出重音的方法。比如:“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杜甫《登高》)中的叠音“萧萧”、“滚滚”便需要使用快中显慢的方法对重音进行处理。“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李清照《声声慢》)中连续七对叠音词则必须要使用重音,但又不可以是单纯的重声,所以实中转虚的处理方法更为妥当。朗诵过程中的虚声指的是音轻气多,虚声处理可以很好的展现出诗句回环往复、余音袅袅的美感,这样的朗读形式还能够很好的体现出晚年李清照生活悲凉的情况,使听众感觉到一个伤心绝望的人的低声诉说。若使用重声来读这部分内容,除了会破坏诗词的整体意境,还会无法很好的体现出诗人孤单哀怨、凄惨哀痛的心境。所以,科学的进行朗诵过程中的双声、叠韵、叠音处理,能够使诗歌有更强的音乐效果,而朗读者也可以更好的领会文章的内涵,与作者的心绪产生共鸣,更好的表达出诗歌的意境。
  二、诗歌的节奏美:合辙押韵
  音乐美感产生的根源就是节奏的存在,诗歌的节奏通常由两个因子组成,就是押韵和音步。以下对押韵和音步分别展开论述:
  1.人们一般所说的合辙押韵也就是押韵,押韵可以把分散的声音组合成一个整体,对这些声音进行有规律的重复,这便好像乐曲中存在的主音,能够很好的将整个诗歌都贯穿下来,产生十分美妙的乐曲。在古典诗歌的句尾处一般都会有押韵,诗句最后的韵母相同的字便形成了韵脚,所以必须要保证韵脚表达的清晰性,压住韵脚才能够更好的呈现出诗歌的美感,一定要避免藏韵、跑韵等问题的出现。通常情况下,处理韵脚的字音时可以使用如下几种方式:
  (1)在该部分要对语气进行加重,要使用重读的方式;
  (2)当诗歌的韵脚比较密且节奏比较快时,一定要保证韵脚处读音的响亮和清晰;
  (3)当诗歌的韵脚比较稀且节奏比较慢时,韵脚的吐字发音必须要圆润和丰满,并对声调进行相应的延长。
  一首诗的韵脚可能是很多样的,一般不会使用全部重读或者声调延长的方式。朗读者在朗诵的过程中,必须从整体上让人感受到音韵感,并且可以结合诗的意境或者情感,要保证语调、语流速度以及声音的抑扬顿挫,整个诗歌的朗诵过程中应当是有变化的,这样才能够摆脱诗歌朗诵单调、死板的感觉,为人们带来崭新的感官体验。
  2.在诗歌中,汉语每个字就是一个音节,四个音节一句的是四言诗,五个音节一句的是五言诗,七个音节一句的是七言诗,所以这些诗歌的音节都是固定的,而且一句诗中的几个音节并非单独存在的,一般都会两两组合在一起出现,我们称之为顿,也可以叫作音步。每句诗歌中常常都会有个明显的顿,也叫作逗,诗句会被这个顿分成前后两个部分,这便是古典诗歌中常说的诗歌“半逗律”,诗歌“半逗律”对于音节的分配一般为:诗歌四言二二,诗歌五言二三,诗歌七言四三,诗歌音乐感的源泉就是这些基本格律,在制定好音步后便能够出现节奏,它会像休止符一样控制着诗歌的节奏,所以必须科学的对诗词的音步进行划分,这也是古典诗词朗诵中最重要的部分。除此之外,还需要注意的是,顿所指的并不是声音停顿之处,所指的则是吟诵时的拖长,一般不能采用刻意、明显的方式去展现,这样会对诗词本身的意境以及流畅性产生十分恶劣的影响,一定要保证诗歌“声断情不断”、“声断意连”。   比如,下面作品的吟诵方式为:
  山行(唐杜牧)
  远上寒山/石径斜,
  白云深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诗歌符号/表示音節的划分)
  很明显,这首诗为一首七言绝句,是对深秋时节在山中行走时各种美丽景色的描绘,其音节被划分成了七言四三。朗诵过程中一定要把握好“斜”(xia)、“家”、“花”这三句韵脚的表达。在对第一句“远上寒山石径斜”进行朗诵时,本句所描写的是一条石头小路绵延到秋意浓厚的山峦的场景,所以表现的是立意比较高远的景色,所以在朗诵的过程中一定要使用舒展的语调,所使用的音量也应该适中,要对“山”和“斜”的音值进行适当的延长,最好能够加一些虚声的内容并且将声音向远处送出,这样能够更好的提升这幅图景的艺术感染力。第二句“白云深处有人家”则是对诗人在山中行路过程中所见远处风光的描述,而且人们会通过缭绕的白云去想象山中居住的人家。在朗诵的过程中语气应该带有猜测的意味,“白云深处”的声音可以采取由实渐虚的处理方式,还应当增加“处”的时值,这样可以更好的表现山峦的高耸。第三句“停车坐爱枫林晚”则又将视线回归到当下,将画面转为近景,情绪也更加浓厚,情绪也慢慢变浓,语速随之加快,“枫林”两个字应当是位于语句最高点,对于“晚”字需要依照调型对其进行相应的延长,最后的归音一定要饱满和圆润,尾音部分要稍稍上扬,这样才可以更好的引领下文。第四句“霜叶红于二月花”是整个诗的核心部分,也是传承吟诵最广的名句,所以在对这一句进行朗诵时所使用的感情应当是最浓烈的,在“霜”字上还要加入一些虚声,这样能够更好的体现出枫叶的动感。对“红”字需要重读,并将字腹部分拉开,时值予以延长,并且在语调中表现出自己的喜爱。对于“二”字,应当有很强的叼字力度,“花”字则要保证吐字归音的饱满性,还要体现出对于美丽的霜叶的赞美。
  三、诗歌的声情美:声情并茂
  在诗歌音乐中,其最高境界就是声情并茂、相得益彰,诗歌的音乐美并不仅仅体现在诗歌的形式以及声音的组合效果上,而且还影响着声和情的和谐。所以,在进行时一定要结合所表达的情感来确定具体的节奏以及调式,诗歌的音乐性一定要和诗歌所表达的思想感情有很强的协调性和一致性,千万不可脱离诗歌的思想内容去追求音乐美以及韵律美,要保证诗歌朗诵的声情和谐和声情并茂,这样才算得上一首完善的诗歌。好的诗词所承载的感情通常都是非常饱满的,它是诗人对自己生活体验和经历的描述,也是诗歌作品的基本情调,也就是基调。诗歌基调的差异会使朗诵期间的感情色彩以及声音色彩也产生变化,因此在朗诵前必须要深入了解作者想表达的思想感情,最好能够将这种感情内化于心,使朗诵者能够尽可能的去接近作者的思想感情。所以,在诗歌朗诵中,领会并理解作者的感情是十分重要的,只有这样才能够实现声情并茂的目标。
  四、结语
  总之,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进步,人们精神境界的提升,诗歌成为了一种十分重要的艺术形式,受到人们的广泛欢迎。如何实现诗歌的进一步发展,增大诗歌的受众面就成为需要深入研究的一项工作。本文分析了诗歌朗诵的发展现状及诗歌朗诵过程中的一些技巧,并指出应如何提升古诗词朗诵的技巧,做好这些能够更好的提升诗歌的音乐美,使人们对于诗歌朗诵有更加浓厚的兴趣,这不仅有利于我国诗歌艺术的传承,而且有利于实现我国诗歌艺术的长远稳定发展。
  参考文献:
  [1]张红梅.从诗歌的音乐美探究古诗词朗诵的技巧[J].辽宁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02):15-16.
  [2]王珍.情之魅:内在的音乐精神——论戴望舒中期诗歌的音乐性[J].西安石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23(03):86-91.
  [3]赵垒.中国当代“口语诗”的音乐性问题探视[J].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45(06):63-69.
  [4]张淼淼.试论唐代诗歌与音乐的交融[J].大众文艺,2018(09):140.
  [5]景宝玲.浅谈新课标下的中学古诗教学[J].甘肃教育,2015(12):56.
  [6]生旭.关联视角下诗歌翻译的音形美再现[J].中国冶金教育,2016(05):111-113+116.
  [7]岳巍.节奏与声律的交融:寒山诗歌的音乐美探析[J].语文建设,2015(26):63-64.
  [8]陈丹.以顿代步复制韵式——音乐美的英诗汉译初探[J].韶关学院学报,2017,38(10):76-8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677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