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英博物馆看横向传播与纵向传承

作者:未知

  摘要:有了博物馆这种传播媒介的建立,无数传媒学者对其欣赏和研究才得到了更加便利的探索,同时作为维系着古今上下与海内外文化精髓的纽带,借助博物馆看传播学在全球化的横向发展与纵向传承,为文化在全球范围内传播的研究,提供了另一全新视角。
  关键词:博物馆;横向传播;纵向传承;全球化;人类文明;历史性;传播学;文化交流与融合
  博物馆作为承载人类文明的惬意居所,珍藏,征集,陈列,保护着几千年的文化积淀,吸引着无数海内外慕名而来的忠实观众驻足,欣赏,研究,慨叹。以博物馆为传播媒介,每一位走进博物馆的参观者其实都在进行着或者被进行着文化和历史的传播和吸收,同时参观的过程,也是一个传播媒介的转化过程,由历史文物到博物馆再具体到每个个体,其实已经在潜在化的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传播媒介的转化。
  一、概念引入
  “横向传播”一次,本为天文学专有名词,用于对“transverse propagation”的翻译,在文化领域,又有着新的赋予意义。横向是跨领域、地域,比如我国向国外传播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在传播学领域,横向传播蕴含着国际交流的传播学含义,承担着艰巨的现代化意义,在互联互通的文化交流全球化过程中展现着突出优势。
  而纵向传承则体现了一个国家和民族对历史文物的继承与发展,体现的是两者的结合。为了顺应时代需求,同时保护好文物的历史性性征,在发展中继承,在继承中更好的顺应现代,才是纵向传承在文化方面所体现的内涵。
  二、大英博物馆与中国故宫
  (一)东西对比
  如果说大英博物馆是西方文明的集中结晶,屹立于东方的北京故宫博物院可以说是与之相媲美的最佳角逐。位于伦敦的罗素广场,成立于1753年的大英博物馆,是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宏伟的综合性博物馆,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最著名的世界五大博物馆之一。博物馆收藏了世界各地许多文物和珍品及很多伟大科学家的手稿,藏品丰富、种类繁多。而作为中国明清两代的皇宫,故宫依照中国古代星象学说,紫微垣位于中天,乃天帝所居,天人对应,是以故宫又称紫禁城。明代第三位皇帝朱棣在夺取帝位后,决定迁都北京,公元1406年即开始营造宫殿,至明永乐十八年落成。故宫作为中国北京的象征,一定程度上也是东方文化瑰宝荟萃的殿堂。
  (二)现代都市博物馆价值
  在现代都市空间中,博物馆通过空间占位实现了对文化知识和历史记忆的专业化保存与再生产,抵御着日常生活对历史的遗忘,并凝聚着现代社会中离散人群的向心记忆。首都博物馆在北京都市空间中发挥着重要的效能,在实现了传统博物馆文化功能的同时,更融入了媒介技术推动下数字化博物馆的发展趋势。在媒介技术的协助下,首都博物馆不仅是知识再生产的空间场所,更具有塑造文化记忆的重要功能;不仅加强了地区身份认同,更是群体功能记忆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现代都市空间的形塑上,首都博物馆实现了群体与个人、真实与想象、文化与历史的多重对话。[1]游览过中国和英国的博物馆,当我们捕捉到在博物馆中游览世界的体验时,也就理解了博物馆作为全球范围内文化传播使者的重要地位。
  三、横向传播的全球化与纵向传承的历史性
  “中国传统造型艺术对外传播的动因是由审美、文化、政治和经济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2]在整个英国博物馆收藏的数万件藏品中,根据文物来源,分成了三个文物馆,一共有十件镇馆之宝,一说到镇馆就肯定是价值连城,在这十件宝物中,中国的有三件。第一个是敦煌壁画,从1856年到20世纪初,西方的许多偷盗者以探险的名义前去调查,然后掠夺了大量的文物,之后在西方国家,壁画的碎片漂泊着,大英博物馆就有13幅壁画。第二个是《女史箴图》,是东晋顾恺之的作品,到目前为止它是中国考古发现最早的绢画,然而,在故宫和大英博物馆里的都是唐代临摹的版本,最初都是在中国,一幅在故宫,一幅在圆明园,但英法联军在圆明园肆虐时将其带走,现在成为他们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最后一个是大维德花瓶,源自元朝,这是现有瓷器中最精致的青花瓷,上面刻有产地和年代,但是由于后来列强的入侵而流落,之后它被大英博物馆收购,成为镇馆之宝。由此,博物馆记忆着那些不会被抹去的历史,成为了除相机外的第二视角记录者,同时在文化上,不分国界,共同欣赏,也是对世界文化全球化的最佳保护方式。
  一般来说,我们的社会结构与社会传播结构是相互呼应的。传统的媒体,例如电视,报纸,广播等,是决定着报道主题,而记者收集材料,然后发表成新闻,代表着社会群体性利益。因此,从内容的产生到渠道的传播,都受到了层层的控制与把关,受众只能被动的接受媒体提供内容,而不能参与内容的产生与传播的过程,这样的传统媒体传播则是一種纵向的传播。在这样的互联网发达的时代,我们不得不承认社会传播已经从传统纵向传播时代转向为横向传播时代。
  横向媒体时代的来临为传播学发展带来了强大的动力,它具有参与性强,普及率高,发表意见自由等多种优势,是我们宣传的强大助推器,对于创造价值型的运用起到了创新性借鉴作用。
  四、结语
  通过走访大英博物馆与故宫博物院,感知了文化传播的纵向历史性与横向传播性,为传播学的后续研究奠定了实践基础。
  参考文献:
  [1]孙权.北京都市空间与历史文化记忆——数字时代的首都博物馆[J/OL].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7[2019-05-08].http://kns.cnki.net/kcms/detail/44.1139.C.20190507.1620.016.html.
  [2]张安华.中国传统造型艺术的对外传播研究[D].东南大学,201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686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