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美剧《绯闻女孩》的叙事策略

作者:未知

  摘要:美剧《绯闻女孩》自开播以来,迅速流行,吸引众多受众,其叙事智慧起到很大作用。该剧呈现出三大叙事策略:“颠覆性”的叙事视角、“创造性”的蒙太奇叙事及“开放性”的叙事结构。
  关键词:《绯闻女孩》;叙事学;叙事策略
  叙事,指“详细叙述一系列事实或事件并确定和安排它们之间的关系”。[1]著名符号学理论家罗兰·巴尔特认为:“叙述本身没有行为和目的之分。叙述可以说包括人类语言的一切,因为叙述是在人类启蒙,发明语言之后,才出现的一种超越历史、超越文化的古老现象。”[2]因此,只要有信息交流,就有叙述的存在,任何材料都适宜于叙事。
  作为人类认识和反映世界与自身的一条基本途径,叙事是一切叙事性艺术作品创作的基本手段。[3]因此,电视剧要想吸引观众,最为直接的方式就是调整讲故事的方法,有效地叙事。美剧《绯闻女孩》(Gossip Girl)是一部融合了时尚、网络的青春偶像剧。该剧展示了纽约曼哈顿上东区一所私立学校里富家子弟的生活面貌,以一种浮夸的方式展现了堆满了金钱、上流社会的迷幻青春。该剧沿袭了美剧一贯的快节奏特点,丝毫不拖沓,极具时代和青春的特征。剧中学生们利用手机及电脑浏览“gossip girl”的博客,并通过手机短信及时获取、传播最新小道消息。
  该剧自播出后迅速流行,吸引众多受众,其叙事智慧起到很大作用。该剧呈现出三大叙事策略:“颠覆性”的叙事视角、“创造性”的蒙太奇叙事及“开放性”的叙事结构。
  一、“颠覆性”的叙事视角
  叙述视角也称叙述聚集,是叙述语言中对故事内容进行观察和讲述的特定角度。它关乎到影视剧中叙述者与所讲述故事之间的相互关系:“叙述相对于故事的时间关系如何?叙事机制内在于故事空间,还是刚好相反?一个叙事中叙述者在场的程度如何?”[4]
  电视剧基本上采取单一的第三人称“全知叙事”,摄影机是无所不在的眼睛,也即早年电影初创时期梅里埃的“音乐指挥家”的视点。[5]当代美国电视剧的叙事视角则打破了这一创作常规,充满想象力地运用了多重叙事视角,给观众以全新的新奇体验。与《绝望主妇》中以玛丽的灵魂身份展开旁白叙述所不同的是,《绯闻女孩》以一个从未出现过的“gossip girl”博客主——某神秘人物作为旁白的叙述者。
  剧中的青少年主人公们利用手机、电脑浏览“gossip girl”的博客,并通过手机短信及时将八卦和照片传给“gossip girl”,再由博主将最新的小道消息传播出去。“gossip girl”八卦着上东区居民,尤其是剧中主角们的秘密和行动。“她”既是八卦绯闻的传播者,也是剧中人物生活的观察者与见证者。但“gossip girl”在真实世界中是谁,他们都无法找到答案,该人物的身份设置构成了该剧最大的悬念。
  《绯闻女孩》开篇即以“gossip girl”的口吻展开:“各位,绯闻女孩驾到。我有史上最劲爆新闻跟你们共享……”“gossip girl”这一特殊身份的旁白叙事,更多地观察与介入到剧情中,与画面和人物的对白置于同一叙事话语的语境之中。通过“她”观看世界、审视上流社会的独特方式,让受众更深入地体验剧情。剧中“她”的旁白简练精辟的同时也俏皮绝妙,充满着风趣与调侃的黑色幽默的味道,其神秘的口吻令人难以忘怀。
  旁白与画面的巧妙组合起到了暗喻剧情,总结主题的作用。如在第一季第十集的结尾,画外音是“人们经常说到,无论真相如何,人们只看到他们想要看到的。”自此,画面与画外音多次结合:Lily看到Serena与Dan在一起跳舞,一如年少时的自己与Rufus,“有些人可能会回过头看看,发现他们的愿望其实一直都是相同的”;Blair和Nate原来一直都很爱对方,“有些人可能一直都很了解真正的状况”;Chuck因为自己的设计阴谋而失去了Blair,也失去了自己的心,想着离开,“而还有这么一些人,他们会逃得远远的,这样他们就不用审视他们自己了。”就在画面与画外音的同部展现中,总结了该集的主题。
  画外音在介入叙事语境本体当中的时候,加强了在主题阐释上所能起到的启示与令人深思的作用,进而反思自己的生活。如在第二季第十一集的结尾,剧中正值感恩节,画面是Nate与Chuck、Serena与男友、Blair一家、Rufus一家过感恩节的画面的切换,让观众一起感恩友情、恋情、亲情。最后随着Vanessa偷偷拆开Jenny的信,画外音带着调侃的味道出现“可我最感谢的是:即使在最需要奉献的日子里,人们还是会做些不可原谅的事情”。
  二、“创造性”的蒙太奇叙事
  此外,巧妙的蒙太奇手法是《绯闻女孩》剧很显著的艺术特色。蒙太奇是电影创作的主要叙述手段和表现手段。根据影片所要表达的内容,和观众的心理顺序,将一部影片分别拍摄成许多镜头,然后把分开的镜头组接起来,以叙述情节,刻画人物。蒙太奇最早被延伸到电影艺术中,后来逐渐在视觉艺术等衍生领域被广为运用。
  可以说只要有影视作品存在,蒙太奇就会有存在和发挥重要作用的空间。[6]蒙太奇给《绯闻女孩》创造了独特、多样的影视时间和空间。
  第一,現在与过去的交替平行。第一季中,因为Georgina的出现,打破了Serena
  平静的生活。当Georgina威胁Serena时,Serena向其好友回忆起过去不堪的事实。Serena向好友哭诉的现在时,与剧中人物的间隔闪回的经历构成的过去时,形成了两个完全平行的时空,交织着推动情节的发展。在这平行蒙太奇的叙述结构中,观众寻找着逻辑联系,逐渐获知了当初Serena离开曼哈顿到寄宿学校去的原因。
  第二,从未来回到现在的倒叙世界。第一季第七集,昏暗迷离的酒吧舞台上一位背对着镜头的美女在跳着妖艳的舞,Chuck看得完全痴迷了。但是剧情在这里没有继续下去,而是回到了两天前,从两天前开始讲述。此处利用倒叙,以一窥剧情片段的方式来挑逗观众,使观众在剧集开场时的不解疑惑与好奇随着剧情的发展得到释怀。   第三,从现在回顾过去的颠倒时空。第一季第三集中,常青藤周即将到来,主角们都全力以赴。从开头剧中人物随着交叉蒙太奇开始早晨的梳洗打扮,到在学校坐下听老师宣布事宜。画面由主角们坐在礼堂里的现在时交叉着回溯各自早晨所发生的事
  第四,梦境与现实的隐喻空间。Blair的梦境反映了她潜意识的不安和忧虑,也为剧情的发展做了隐喻。比如第一季第四集在《蒂凡尼早餐》的场景中,Blair作为主角从蒂凡尼的窗口看到Serena抢了其所拥有的光环。而在剧情的发展中,Blair认为Serena抢了母亲的爱与自己的荣耀,因此埋怨Serena。
  三、“开放性”的叙事结构
  叙事结构就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讲故事。在传统封闭式的电视剧叙事模式之中,每一集都有开端、发展、结局,叙事结构是典型的封闭式。结构故事的结果总会伴随着播出的结尾如约而至,大多数情况下,观众可以料想到结果。美剧采用制播分离的制度,边拍边播的形式,直接带来的是电视剧情节发展的未知性与无限可能性。
  《绯闻女孩》剧采用开放性的叙事结构,编剧鼓励观众的参与反馈,根据观众的喜好决定人物的去留和情节发展。编剧还可以根据时事变动,或是鉴于不能预测的突发状况,随时调整剧情,甚至是增减演员。比如在剧中饰演Georgina的演员因档期满了,所以她在剧中的场景结束在“她跟一个自称是俄罗斯王子的人私奔”。
  当然,除了上述的与观众互动和满足演员调动的需求,开放式的叙事结构的作用还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开放结构使得在《绯闻女孩》剧中不平衡和不确定因素发挥作用,留下悬念。通过制造多条叙事线的“悬疑”设置来推动剧情的发展,让观众始终保持高度的兴趣和期待。如在第一季的前六分钟,编剧便将多条叙事线的“悬疑”设置一一展现:风云人物Serena的神秘回归,Rufus的婚姻问题,Dan的情感走向,Nate与Serena的感情纠葛,Blair与 Serena的友谊状况,Eric在疗养院的原因,至于“gossip girl”是谁?这是“她”永远也不会说出的秘密。剧中人物都无法找到答案,该人物的身份设置构成了该剧最主要的悬念设置。且该剧在每一季结尾会留下巨大的悬念,让人物走向未知的命运,从而激发观众的期待心理。如第一季末婚礼上Chuck的深情演讲虽然使他赢得了Blair的芳心,但这对欢喜冤家终于没能双飞欧洲,而是又遇见了新的伴侣。那么Chuck与Blair的感情在下季中将如何发展?第二季末Georgina回到了纽约,还申请Blair做她纽约大学的室友,Georgina将怎样复仇?Carter Baizen带着Serena亲生父亲的秘密也回到了纽约,Serena的寻父之旅又将如何?第三季结尾Georgina再次回归,声称怀了Dan的孩子;Chuck中枪倒下,后来怎样?这些悬疑点无疑都紧紧抓住了观众的注意力。
  其次,开放结构在每一季中都会引进新的人物和新的故事线索,形成悬念让观众连续收看。如第一季Vanessa的出现,第二季末Lily与Rufus的孩子出现,Serena父亲的出现等等,讓主演们陷入新的事件中,并在多集中连续发展。在播出的每一季中,故事情节紧凑,每一集都有相对完整的剧情,但又留有悬念,剧情的强度也逐步递增,到了下一季,编剧不得不增加新的人物为剧情注入新的活力。但正是因为有时新人物的加入与主角发生联系,导致了更加纷繁复杂的情感关系,因此部分主角给观众留下了在感情上的不专一、性格善变的负面形象,即使许多人物设定都摇摆在正邪两面之间也是该剧的一大特色。
  第三,开放结构造成虚拟与现实的统一。如圣诞节、感恩节到了,剧中主人公们同样会在电视上“过节”;剧中两位女主角的造型灵感来自于纽约风头最劲的话题名媛Tinsley Mortimer与Lydia Hearst;每一季,甚至每一集都有不同的音乐,且多是时下流行的音乐;剧里邀请了许多当下的流量明星客串。
  参考文献:
  [1]罗吉·福勒.现代西方文学批评术语词典[M].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174.
  [2]肖平.纪录片编导理论与实践[M].上海大学出版社,2003:96.
  [3]刘强.欲"说"还休——对《不能说的秘密》叙事学解读[J].电影文学,2008,2:56-58.
  [4][法]雅克·奥蒙,米歇尔·马利.《当代电影分析》[M].吴佩慈,译.江苏教育出版社,2005,5,1:150.
  [5]戴清.电视剧审美文化研究[M].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4:182.
  [6]王信,胡青林.蒙太奇在电视剧中的应用[J].剧作家,2002,5:100,10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687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