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涩的中学时代(组章)

作者:未知

  青涩的中学时代
  拿什么安放,青涩的中学时代。帆布书包,鼓鼓囊囊。
  纸上江湖,昏天黑地,差一把宝剑,走天涯,二八大杠,父亲,驮着妹妹和我。
  铝制饭盒,长方形,有个怯生生的,女生与我分享前,忘不了放一小调羹猪油。
  打开记忆的饭盒,发现有个蛋坑,不知哪个小坏蛋坑我(先我一步,取走了那一枚咸鸭蛋)。
  留下孤独的坑、遗憾的我,只能咀嚼想象的滋味,独自填补,乏味的日子和没完没了的试卷。
  拿什么安放,那个时代。男主角刚刚出场,第一次面对女主吟诵《雨霖铃》,撒哈拉,还是故事。三毛竟然是女人,薄荷味的心跳在加速度。
  听 雨
  多次,与头顶一块积雨云赛跑,怕被时间乱如麻的脚步追上,老水牛已顾不上沉稳,先一步,躲进老屋正赶上一场音乐会。
  击缶声,拉开序幕,单调的节奏,反复敲击外婆用过的盐罐、油瓶、咸菜坛,回荡,掏空的鸟窝。枣树梢头,鸟儿一去不复返。
  有人鼓瑟,陈旧的木窗、玻璃的冷,被打破,吹吹打打,滴滴答答。
  滴在院子里芭蕉叶上落在墙脚斜卧的犁铧上幽幽的歌、低沉的脸。
  还有人犹抱琵琶,看不清是外公,还是外婆的肖像,供桌上声声袅袅。
  大珠、小珠,呼唤不停仿佛。一曲终了,仍不忘照应开头的调子,召唤雨时放牛未归,他们口中长不大的我。
  立 秋
  另起一行,扫落叶,通往下一个路口,写,过渡句,风不疾不徐。
  显然,不懂汉语立刻、立马之义。
  秋色尚早,所有的描写都只是在铺陈。
  青山翠林,肤色的嬗变。刚刚开始,一只斑斓猛虎。
  聞风,抖落身上的叶子,不停喘息,喷出一口口热气,继续深深潜伏。在茂腾腾的庄稼地深处。
  玉米捋出一把紫胡须,掩面。棉花,顶着青铜色的铃铛,番薯的心,土层里悄悄膨胀。梧桐树上落下一只火凤凰收敛翅膀,顺着手掌的纹脉窥见一只枯叶蝶。夜观天象,一把铁勺。勺柄,指向西南一隅,悬壶济世,扬汤止沸。
  禅
  屏住呼吸,看着这个静止的世界。坐定,隧道幽长的胃口。
  任自己被黑洞吞没。棋子、经幡和封闭的心,一闪如老电影的片花剪辑。
  小卒子过河,秒杀老车。一路向前,不留后路,也不允许,日子更是如此。
  转经轮,自转。地球,自西向东,一圈黑夜又白昼。是非分明,掩藏不住。
  不同的枝头,露出一朵朵相似的微笑,自左而右,绽放两个心房。
  同样的鼓点,不紧亦不慢,钟摆自左而右,振幅也是步幅,不偏不倚。
  双脚,踏进曾经过的河流。
  (江苏溧水区第一初级中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232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