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译者素质探究

作者:未知

  摘要:翻译是人类的一项文化交流活动,它作为两种甚至多种语言相互转换沟通的媒介,从最初就带有明确的目的性,也因此使得各个民族,各个国度的思想与文化得以交流。而翻译工作者作为当中的桥梁纽带,必然扮演着不可忽视的重要角色,一名优秀合格的译者对翻译工作的进行、翻译事业的蓬勃发展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从古至今针对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翻译工作者这一讨论就从未停止过。只有对其有一个清楚的认识才能有助于翻译活动的开展。
  关键词:译者   音乐文献   翻译
  中图分类号:J0-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9)11-0177-03
   在历史的长河中,人类在劳动中创造了各自的语言,而不同的语言又分别属于不同的语系,不同的语系之间想要进行交流,翻译活动就是必不可少的。因此可以说,翻译的历史,从人类以不同的语言作为工具进行交流的那一天就开始了。西方翻译理论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6年古罗马哲人西塞罗《论演说术》的译文。而中国翻译史,一般都从三国时代开始说起。共有三次非常突出的翻译高潮:首先是东汉到宋的佛经翻译,整个佛经翻译的历史是一个由启蒙阶段到成熟阶段的不断完善的过程。其代表人物是安世高和支谶,二人首倡弃文存质, 严格保持原文大意。这种遵循原作,不加润色的翻译思想,对后世有着巨大的影响。其次是明末清初的科技翻译,顾名思义,第二次翻译高潮是以传译西方的科技为主流,鸦片战争后的翻译活动的目标仍集中在翻译和传播外国先进的科技文献上。再者是鸦片战争以后的西学翻译。这一阶段是我国翻译史上极其重要的时期,“五四”运动开始了用白话文翻译的时代。翻译方向由科技著作扩展到哲学社会科学著作的翻译。
   一、不同翻译大师对译者的定义
   翻译作为全人类进行交流沟通的文化活动,是为了满足某种需要而存在的,比如说民族之间的思想交流,为某种政治目的,或经济的目的。尽管在理论上,语种的转换上有着诸多障碍,在现实中也会遇到重重困难。但因为有译者的存在,文化交流、经济合作、外交结盟等才成为可能。
   隋代名僧彦琮所写的《辨证论》是当今存于我国历史上的第一篇正式的翻译专论,此专论在古代议论史上最大的贡献就是对于佛经翻译提出了著名的“八备”,虽说是针对佛经,但是所讲内容翻译译者也是可以完全借鉴学习的。“八备”中明确说道“将践觉场,先牢戒足,不染讥恶,其备二也。”这是要求译者要品行端正,忠实可信,这也是笔者在下文提到的译者应当具有良好的素质基础。八备中最后一点是“薄阅苍雅,粗谙篆隶,不昧此文”。这要求翻译佛经的译者要对中国文字具有一定的修养,这一点是所有翻译工作者都必须具备的。中国第二次翻译高潮,由于甲午中日战争失败,外交家马建忠强调当时的翻译事业必须是为了反抗他国的侵略侮辱,并提出了译者必须“善译”,也就是翻译工作者应该对源语言和目的语言都十分了解,对源语言文化、历史、人文等均应深入研究。中国的翻译之父严复在19世纪末就明确地为后世确立了“信、达、雅”的翻译标准。他认为翻译过程中,译者最应该注重的就是翻译应与原文相符,不能随意添加,改变原意。
   古罗马文学“黄金时代”的代表人之一贺拉斯他在《诗意》中提出“忠实原作的作者不适合逐字死译”。它强调译者必须灵活翻译,不能生硬。17世纪英国文坛的权威约翰·德莱顿将逐字翻译比作“戴着脚镣在绳索上跳舞”。这些大师的观点都认为译者不能只是做机械的文字转换工作,逐字死译的译本是不被大众所接受的。正如英国翻译家泰特勒所说:优秀的译作必须使读者领略原作的“优点”,并得到同样强烈的感受。这也就要求译者在两种语言的转换中,要灵活的处理文本,站在读者角度去开展翻译工作。交际理论派学者奈达是美国著名的翻译家,他提出“动态对等”的翻译原则,认为翻译是交际活动,译者作翻译文本时应该分人而异,看受众是谁,然后再来定词汇,这也是就是说,译者在翻译过程中需要灵活变通的处理。如果受众群体是孩童或是文化水平较低的人,那么译文的文字可以稍微简单通俗一点,方便读者理解。若受众群体知识水平较高,那么则需译者有同等的语言文字功底来满足读者对译文的要求。西方翻译阐释学派提出译者进行翻译这不是消极地接受文本,而是积极地创造文本的一个过程,译者应当具备积极的素质基础,不盲目,不被动。
   二、音乐文献译者素质养成
   (一)音乐文献翻译概述
   翻译门类有很多,因为研究的学科不同,从而产生了不同种类的翻译。音乐文献翻译简单来说是隶属于翻译学,但是音乐文献翻译它不仅所属翻译学科,也是音乐学的分支学科之一。音乐文献翻译不同于其他专业文献翻译,它有专门的音乐理论知识作为框架,英语是其重要载体,翻译内容主要围绕音乐史,音乐家,音乐理论、音乐评论等。音乐文献翻译是专门研究音乐文体语言翻译的科学,是中西音乐交流中的重要桥梁。对音乐文献翻译的重视加强也使得翻译工作者开始不断的加强对自身的学习。
   (二)音乐文献译者的翻译观
   音乐文献翻译所处翻译学又属于音乐学的双重性质也决定了要想做好文献翻译工作,译者必须能掌握多项相关知识。文献编译译者会遇到两种尴尬的情况,其一则是专业翻译工作者不具备与之匹配的音乐知识,双脚只有一只踏入了文献翻译,而无法对音乐英语展开进一步的研究。其二则是与之对应的优秀的音乐人才想从事翻译工作,但因为其匮乏的翻译功底,而只能当翻译的门外汉,没有辦法对深层次的音乐文献进行学习。以下笔者将对音乐文献编译译者所应当具备的综合条件展开论述。    一名合格的翻译工作者应当树立正确的翻译观,其翻译观应包括译者的自我认识;对翻译工作的认识。译者应当对自身水平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清楚个人长处以及短板。无论处理何种翻译工作,都必须有良好的心态以及坚持不懈的毅力。译者在翻译的过程中,往往会出现两种极端的情况:1.过度的追求忠实原文,很多译者为了追求原文准确度,便机械地按部就班的翻译,虽然忠实了原文,做到了两种语言之间的相互转换,但是站在读者的角度来说,这样的翻译是不合格的,读者读起来确实是生硬无味的。2.不拘泥于形式的漫天翻译,这类译者为了使译文看起来优美流畅,往往会将原文进行删减或者盲目添加自己的话语。遇到难句选择不译或者是乱译,这样的译本是毫无说服力的。一名優秀的译者应该树立正确的翻译观,既不盲目的追求优雅,也不机械的照搬原文,而应该是在读懂原文的基础上,加入自己对原文的理解,在不违背原味的基础上,用自己的话使译文读起来通顺。
   (三)译者的素质
   译者的素质可从两大方面去分析:一是客观素质,二是主观素质。客观素质包括译者的知识储备,学术视野以及文化修养等等。拥有充足的知识储备这是成为一名合格翻译工作者的必要前提,因为翻译说白了就是将源语言的文本正确无误地转换成为我们所需要的目标语言,在这一转换过程中,译者需要完成以下几个步骤:1.对源语言文本进行精准无误的理解;2.在头脑中将原文本迅速开展信息转语;3.用目标语言转译并清楚表达;4.检验两种语言之间是否正确替换。看似简单的几个步骤,但却需要译者有充分的知识储备,无论是对这两种语言的掌握程度,还是完成转译的精准程度,又或者是校对文本的熟练程度,这都是要以强有力的知识储备为基础才能完成的。知识储备的强弱,简单的来说就是看你对两种语言的掌握程度。首先就优秀的中文水平,其次则要求翻译工作者的英语语言能力。第二,英语能力强,着重强调音乐英语能力强。掌握好音乐英语知识,才能更好地开展音乐文献编译工作。音乐文献翻译与其他学科翻译一样,你不仅需要精通英语,并且需要具备一定的专业能力。在对音乐文献进行翻译时,你必须知晓原文中所涉及的音乐家,音乐知识,音乐背景。在开展翻译工作之前,做好一切的功课,这样才有利于你贴近作者,分析原著,翻译原文。
   主观素质则强调的是译者的性格、兴趣以及翻译实践。开展翻译工作的这一个过程是一个主动探索,主动转化文本的过程,这要求翻译工作者必须具备积极向上的素质基础。翻译本身是一件较为枯燥的工作,所以译者需要有一个乐观的心态以及有一颗热爱翻译的心。翻译文本和理解文本之间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译者应当主动的去理解消化原文文本,在理解消化的过程中,遇到挫折,应当用于直面难题,并需求解决办法去克服难题。遇到原文文本较深奥的情况,合格的译者应该借助一切可以利用的工具来慢慢剖析原文,而不是将原文文本进行离谱的错译,漏译甚至是选择不译,这是译者不负责任的表现,这也不是一名优秀的翻译工作者所应该具备的素质。
   在翻译实践中,翻译在文艺学角度中的定义是艺术创作的一种形式,它所强调的是语言的创造能力,而音乐文献翻译中由于音乐英语的特殊性,对翻译工作者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翻译工作,更准确的说是对原文的二度创作,译本应该是经过原文的仔细品味解读,带有译者对原文理解后产生的精品。翻译工作者可以在原文的基础上进行在加工,在原文框架中进行语言的创造转换,但是不能脱离原文的主旨中心。在这个过程中,译者需要做大量的工作。根据原文中的上下文内容,准确判断当时语境;对原文的音乐背景,相关知识有一定的了解;译者如果缺乏音乐方面的相关知识,那么就会对音乐语汇不了解,机械地按照文本翻译,则译本会与原文相差甚远,甚至会让读者读起来一头雾水从而误导读者,译者思路必须是与当时作者在原情境中的思路相一致的,切记不能脱离实际,脱离原文本,脱离源语言。
   三、结语
   在翻译工作的过程中,是否拥有一名合格的翻译译者是能否完成翻译工作的决定因素。因为译者是完成两种语种甚至多种语种转换的执行人,优秀的翻译译者需具备极高的专业素质以及拥有完善的翻译知识体系。笔者作为一名音乐文献编译专业的译者,将在今后的翻译学习以及翻译工作中,不断完善自己的知识储备,树立正确的翻译观。
  参考文献:
  [1]罗选民.结构·解构·建构——翻译理论研究[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9.
  [2]陈福康.中国译学理论[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0.
  [3]汤亚汀.音乐翻译专业与音乐学:若干问题漫议[J].星海音乐学院学报,2011,(02).
  [4]陈然然,杨健.音乐中一个不可忽视的领域——对英语音乐文献翻译理论的思考[J].黄河之声,2009,(19).
  [5]左勉.音乐文献翻译漫谈[J].艺海,2012,(04).
  [6]苑艺.释彦琮及其“八备”“十条”[J].法音,1984,(06).
  [7]邹天伦.英语音乐文献翻译与思维学[J].文化学刊,2007,(0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337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