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人生之味

作者:未知

  【摘 要】日本电影在世界电影中始终占有一席之地,日本导演也各具特色。比如黑泽明代表了武士文化,沟口健二代表了歌舞伎文化,小津安二郎则代表了平民文化,在电影这个艺术流派被国外文化深刻影响的情况下,小津的风格最接近日本传统美学或者说最具日本风味。他将视角专注于普通家庭的悲欢离合,大量运用固定镜头、低角度机位,节奏又十分缓慢,于日本传统美学一脉相承。《秋刀鱼之味》也是他达到巅峰,创作《东京物语》之后对人生的深入探讨,书写了人生的五味杂陈。
  【关键词】《秋刀鱼之味》;小津安二;时空关系
  春天在晴空下盛放,樱花开得如此灿烂,一个人留在这里,我只感到茫然。想起秋刀鱼之味,残落的樱花有如布碎,清酒带着黄莲的苦味——小津安二郎。
  所谓秋刀鱼之味,并不是关于味蕾的体验,秋刀鱼从8月下旬到12月在北海道至东北地区南下徊游到达日本南方水域,从2月至7月进行北上徊游,到达北海道至千岛外海,其中其南下洄游群不明显,因此无论秋刀鱼出现在何处,均令人有一种秋风萧瑟和寒冬寂寥的凄冷感觉,引发的都是一种深切的秋之味,正如俳圣芭蕉所吟:“暮秋長喈吁,伤时叹世者谁子?西风掠髭须!”。另外日本人在结婚、就职、生子这人生三件大事的时候,都要吃秋刀鱼。这三件事的共同点就是与上一个人生阶段的离别,与青春作别,与单身作别,与二人世界作别,因此秋刀鱼本身就象征着离别。这部小津安二郎的遗作正是在相依为命的母亲去世之后所拍摄,所表现出的荒凉、凄冷之感在戏外产生又无限融入于戏中,演绎“秋刀鱼之味”这就是影视所表达出的魅力吧。
  日本电影在世界电影中始终占有一席之地,日本导演也各具特色。比如黑泽明代表了武士文化,沟口健二代表了歌舞伎文化,今村昌平代表了农民文化,而小津安二郎则代表了平民文化,在电影这个艺术流派被国外文化深刻影响的情况下,小津的风格最接近日本传统美学或者说最具日本风味。他将视角专注于普通家庭的悲欢离合,大量运用固定镜头、低角度机位,节奏又十分缓慢,于日本传统美学一脉相承。《秋刀鱼之味》也是他达到巅峰,创作《东京物语》之后对人生的深入探讨,书写了人生的五味杂陈。
  这部影片在空间的处理上并没有使用什么特殊的手法,而是采用固定镜头、低机位拍摄,场景也是普通的家庭、酒馆、办公室,室外镜头都比较少。这种空间设置是与小津的创作风格相辅相成,他善于讲述平民文化,而固定镜头虽缺少传统意义上的诗意和创新性,但它是最符合人生理的观察视角,更能使观众在静止的场景中感受到时间的流逝,低角度与日本人传统坐姿坐在房间里的高度相吻合,同时也满足了小津对构图平衡感以及意境上的追求。著名的小津研究学者唐纳德·里奇将小津的电影视角归纳为一种静观的视角,呈现的是一个颇受限定的视域,是一种适于聆听和注视的态度。但给人的影响和他的叙事风格一样持续悠长。
  这部电影在时间的处理上一如既往的缓慢,开篇的三个空镜头长达21秒,奠定了整个影片舒缓的基调,故事在酒桌闲叙家常中娓娓道来,没有明显的冲突、矛盾,即使在讲述道子心仪的对象三浦已与他人有约时也没有改变影片整体节奏,而是周平一句“原来是这样啊”和道子的几声哭泣一笔带过,这种叙事风格虽然不像节奏紧张的影片那样有冲击力,但是在看似日常琐碎,甚至看似什么都没说中又像切中了各式各样的人生况味,道尽了悲喜交集的千言万语,既伤感又真挚,平平淡淡却余味无穷,人生不就是这样吗?影片唯一的变奏是道子知道心仪的对象已与他人有约后决定相亲直接跳接到道子出嫁,甚至连婚礼现场都没有表现,有些人觉得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有些突兀,但是这正是周平当时的心境啊!从前幸福的家人在妻子去世、儿子娶亲另住、女儿嫁人后分崩离析,他不敢面对女儿家人的事实,导演这种时间变奏的方法表现了周平想要逃离现实的心境,达到影片的高潮。而当他参加完道子的婚礼又一次去酒吧喝闷酒时,老板娘问他为何看起来那么悲伤,是不是刚参加完葬礼,他回答说:“嗯,也可以这么说。”内心之凄凉可见一斑。“婚礼”仿佛就是另一种形式的“葬礼”,它们对于周平的意义是一样的,狭义上宣告了一个家庭的离散,而广义上也见证了日本传统家庭制度的瓦解。这正是小津一以贯之的风格即在平淡叙事中讲述“人生”这个大课题。
  《秋刀鱼之味》是小津安二郎的最后一部作品,从中不乏体现出对人生的思考,人到暮年的悲凉孤单也有体现,但是风格还是质朴无华,在电影发展迅速的今天,特技、花哨转场、大场面充斥银幕,我开始他的电影……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750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