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漫谈红楼情

作者:未知

  情痴情种俱伤情,千红万艳同悲哭。曹公批阅十载、增删五次,遗下半部红楼,引得多少痴男怨女洒情泪,红楼情更是说不完、解不尽。曹公开卷有言此书“大旨谈情”,又名《石头记》《情僧录》,写尽情痴情种情生情死,又以《情榜》收尾,那所谈何情呢?有谈情说爱的“小小情事,凄婉欲绝”,伤情感人;有亲情友情,难能可贵、弥足珍贵;还有悲红悼玉的深情,感染人心、恸及万人。这些“情”小则儿女情长,大则抵达人类共通的悲情,终极的深情无关风花雪月、儿女情长,而是对命运的哀叹、对人类的同情,这种终极关怀着实动人,也是解读《红楼梦》的视角之一。本文试从爱恋小情、人情世情和悲情大情三个方面漫谈红楼情,浅尝博大精深的红楼“情”文化。
  红楼小情写得凄婉动人,别具风味,个中滋味,耐人寻味。最动人的便属宝黛之情,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木石前盟的姻缘本是奇缘。黛玉丧母后寄居贾家,二人得以相识相知,初见时宝玉便欣喜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黛玉也觉“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二人一见如故,又青梅竹马一同长大,应该是最知晓对方心思的,可偏偏痴男怨女用情深厚,试探不休,生了许多不快出来,常有吵架闹矛盾,第二十九回《享福人福深还祷福,痴情女情重愈斟情》将二人闹别扭写得十分传神精彩,说宝黛二人早心存真情,只不好讲出来,试探不休,因为金麒麟一事黛玉不快,拿话激宝玉,一个想着“别人不知我的心,难道你就不想我的心里眼里只有你!你不能为我烦恼,反来以这话奚落我。可见我心里一时一刻白有你,你竟心里没我”,黛玉心下却想“你心里自然有我,虽有‘金玉相对’之说,你岂是重这邪说不重我的。我便时常提着‘金玉’,你只管缭绕自若无闻,方见得是待见我中,而毫无此心了。如何我只一提‘金玉’的事,你就着急,可知你心里时时有‘金玉’,见我一提,你又怕我多心,故意着急,安心哄我”二人本是一个心,倒弄成两个心了,“都是求近之心,反弄成疏远之意”,二人吵闹过后,“一个在潇湘馆临风洒泪,一个在怡红院对月长叹,却不是人居两地,情发一心”这不正是恋爱中的小儿女的情态吗?患得患失、试探不休,真实又充满情意。二人本心心相印、真心相许,可黛玉终究不是贾府宝二奶奶的最佳人选,在命运面前,黛玉只能“眼空蓄泪泪空垂”,在宝玉与宝钗大婚的锣鼓喧天中泪尽归天,正应了绛珠仙草还泪报恩的谶语。宝黛之情,儿女情长却难厮守,悲剧爱情,凄婉动人。
  《红楼梦》擅写人情世态,用笔老辣,是曹公社会历练、匠心所具。曹公出身贵族,父祖以上几代朝官,幼时家族的风光荣耀给他留下了深刻影响,后家道中落,甚至常食粥、酒常赊,生活十分拮据。《曹雪芹小传》里曾说他“世家,通文墨,不得志”,郁郁不得志的曹公目睹了清朝社会百态,亲身感受过下层人民的艰辛,生活的历练让他对人情世故聊熟于心,一下笔,便活画出形形色色的人物、各式各样的人情。写上层老爷太太们之间的勾心斗角、笑里藏刀,邢王两位太太面和心不和,妯娌之间总在暗中争斗,就连她们各自的仆人也经常私下里较劲,由此生出许多事端。凤姐儿是王夫人的侄女,又是邢夫人的儿媳,为人精明、最通世故,在二位太太的争斗中,她往往巧妙地化解尴尬,不得罪任何一方,这在第四十六回《尴尬人难免尴尬事,鸳鸯女誓绝鸳鸯偶》中有详尽的描写。《红楼梦》还写了很多下层人情,在贾府中,仆人之间也不乏讨好阿谀与相互欺凌,刁奴闹事恶仆算计,恃强凌弱、巴结奉承,比比皆是,市井气十足,深刻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现实。
  红楼“情”最具震撼、最博大的是曹公的大“情”,是曹公对书中每一个花一样盛开又凋零的女子的哀叹与同情,是他对天下女子的同情;是他对那个时代那个社会的悲愤之情;是他对人类难逃命运捉弄的悲情。曹公的大“情”并非空泛而谈,而是借写男女之情、人情世情,“通过系统的、有目的的、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表现出自己对爱情本质的看法和对人情百态、世故人性的体察,抒发他独有的欢喜悲欣、感慨婉叹,这是他世界观和人生观的体现,所表现出来的种种“情”皆出曹公本心,最终达到哲学的高度,表达出一种终极的关怀与同情,这种终极的“情”足以穿越时空、亘古长存。周汝昌先生曾提及“雪芹的《红楼梦》,以狭义之情的外貌而写广义之情的内涵”,他认为,“从哲学的高层次来阐释,雪芹所谓的‘情’几乎就是对待宇宙万物的一种感情和态度——即今之所谓‘世界观’与‘人生观’范畴之内的事情”,这无疑是对曹公大“情”的最好诠释。
  曹雪芹从小情入手,写尽儿女痴情,道尽人情世故、世情百态,最终抒发出其人生大情,即对人类的终究关怀与同情、對命运与时代的悲愤之情,这正是曹公伟大之处,也正是《红楼梦》亘古流传的重要原因。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750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