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金庸“射雕三部曲”中的爱情模式

作者:未知

  【摘 要】相较于传统的武侠小说,金庸的武侠小说不仅为人们打造了一个风云多变,侠肝义胆的江湖,也将男女间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爱世界写得入木三分。在金庸的小说中,众多女性围绕一个男性英雄的爱情模式屡见不鲜。本文以“射雕三部曲”为例,通过“射雕三部曲”的爱情描写,窥探金庸武侠小说中的女性崇拜情结以及不同于传统小说中更现代化,更平等化的爱情观。
  【关键词】射雕三部曲;金庸小说中的爱情模式;女性崇拜
  一、女性形象特点及爱情观
  1.《射雕英雄传》
  《射雕英雄传》中,黄蓉不仅相貌俊美,金庸给她设定了一个多才多艺,机智过人,有情有义的女性形象。郭靖与黄蓉之间的爱情更是互补型,一个憨厚老实,一个古灵精怪;一个木讷淳朴,一个活泼俏皮;一个豁达无知,一个细腻博学。黄蓉出身显赫,武林一代宗师东邪黄药师的女儿,偏偏对木讷老实的郭靖一见钟情,从中可以窥见金庸有意地打破男尊女卑的传统印象,从而传递一种男女平等,两性和谐发展的现代意识的爱情观。与之相比,较为不幸的便是穆念慈,与杨康相见不过短短半天,便以心相许,作为传统女性的代表,她的痴心绝对也正是杨康利用的一点,对爱情的至死不渝也使她孤独一生。但穆念慈在大是大非之上有自己的立场,劝说杨康不要认贼作父,为人正直且个性坚强。
  2.《神雕侠侣》
  《神雕侠侣》中杨过与小龙女并非一见钟情,而是在相处之中产生了感情,杨过感受到小龙女对他全心全意的爱,同时把自己对小龙女最亲近的爱回馈给她,一来一去,两人的感情终于爆发。小龙女与杨过的师徒恋自然阻力重重,两人历经四次离合,终在谷底水潭之下得以相见,从此隐姓埋名比翼双飞。小龙女对杨过的感情是真挚的,与郭靖黄容之间的感情相比较,杨过与小龙女的感情需要更多的勇气去面对旁人的质疑,同时还要艰难地反抗封建礼教对他们之间感情的束缚。如果说,金庸在《射雕英雄传》所强调的是感情中的男女平等问题,那么《神雕侠侣》更多想要表达的是对于恋爱自由的呼吁,对抗外部环境的施压。
  3.《倚天屠龙记》
  《射雕英雄传》中黄蓉以男性的形象走入人群,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倚天屠龙记》中赵敏同样以男性的装扮掩盖身份。《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与赵敏,周芷若,小昭,殷离之间的感情剪不断理还乱,最后在和周芷若的婚礼上才认清自己对趙敏最刻骨铭心的感情。赵敏同黄蓉一样,有着显赫的家世,相貌俊美,为了爱情同样可以牺牲自我,有情有义。赵敏面对至亲的反对,同时还要挣扎于张无忌始终不表明心意的态度,在他选择周芷若之后愤然离开,敢爱敢恨。张无忌的优柔寡断使得四个女性为他痛苦,周芷若对他也并非全心全意,周芷若对张无忌的欺瞒与算计更是表现出周芷若虚伪自私的一面。“两人最根本的区别在于对待爱情及事业的取舍上:赵敏视爱情为第一位,而周芷若则视事业为第一位。赵敏为了爱情背叛了她的身份、地位、家庭以及民族,而周芷若为了事业一再欺骗张无忌、伤害张无忌,其性格上不乏有些“变态”因素在其中”[1]在这本书中,金庸所想传达的是对女性面对感情勇敢追求的肯定。
  二、金庸小说中的爱情模式
  “射雕三部曲”向我们充分展示了不同女性的独特的美,女性的智慧,善良,美好与深渊似血腥险恶的江湖形成鲜明对比。一位武艺高强,侠肝义胆的英雄身边常围绕着众多女性,《射雕英雄传》中郭靖与黄蓉、华筝的情感纠葛,《神雕侠侣》中杨过与小龙女,郭芙郭襄,陆无双,程英,完颜萍,公孙绿萼之间的情感纠缠,《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与赵敏、周芷若、小昭、殷离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如此“众星捧月”般的爱情模式,成为金庸“射雕三部曲”中言情部分的主旋律。
  传统的爱情小说常以一男多女或者一女多男的模式进行故事情节的描写,金庸在“射雕三部曲”的爱情叙事中也采取了这一较为传统的做法,但以这一传统手法为基础而进行的创新在于金庸致力于打破传统的男尊女卑的叙事基础,同时传递一种具有现代意识的平等自由的爱情观。无独有偶,文学传统下“英雄与美人”的观念深深影响着金庸的创作,“射雕三部曲”大多女性长相俊美,且具有中国传统女性所代表的某一特点,温柔,多才多艺,德行美好等等。在设定角色中,美人围绕英雄更能体现男性的人格魅力与独特性,极力展现女性之美好,也是对男性形象的衬托。
  在《红楼梦》中,曹雪芹以贾宝玉的视角极力表现大观园之中各位姐姐的秀丽窈窕,对女性用富丽华美的辞藻来形容,刻画出一个又一个具有美感的女性形象。金庸可能受其影响,不仅将自己笔下的女性描写的入木三分,同时又依照《红楼梦》中“万花丛中一点红”的以贾宝玉为中心的人物关系,表现“众星捧月”的男性为主角的感情关系,同时又写英雄只对一人忠贞不渝的感情。
  三、金庸的女性崇拜情结
  波伏娃在《第二性》中曾谈到,“人类总是以男性为中心,以男性为主体相对而论女人。于是女性被降格为男性的对象和另性,即是第二性的”。不难看出,在文学创作中女性常被看作是男性附属品的存在,西方的《圣经》中讲到夏娃是亚当身上取下的一根肋骨;中国古代时期常以“三从四德”要求女性,甚至男性休妻以“无子”作为标准之一。然而,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赋予了女性极高的话语地位,打破了男尊女卑的刻板印象,同时极力表现真正意义上的男女平等,推崇更具有现代意识的爱情观。
  金庸在小说中给予了女性更多的话语权,将女性美好的德行与姣好的面容描写的淋漓尽致,给予女性与男性平等的地位。“射雕三部曲”中,女性常被设定为拯救男主角,引导男主角的关键性人物。在《射雕英雄传》之中,黄蓉以引导者的身份帮助郭靖克服难关,郭靖的女师父韩小莹对郭靖的时常呵护与教导,在大漠时华筝对他的偏爱无疑给了他极大的帮助与呵护;《神雕侠侣》中,小龙女在活死人墓中对他的无私付出,使得他之前所遭受的一切凄惨遭遇得到了抚慰,公孙绿萼姑娘香消玉殒只为助他渡过难关等等;《倚天屠龙记》中赵敏对他不顾一切地爱,小昭为了他能脱困,答应当波斯明教总教主,从此离他远去等。
  注释:
  [1]潘靖壬.论金庸“射雕三部曲”的爱情意识[J].商洛学院学报, 2015(2):91-96.
  【参考文献】
  [1]李天昕.大侠的爱情世界——《射雕三部曲》人物情感分析[J].黑龙江生态工程职业学院学报, 2013,26(5):141-144.
  [2]罗金华.论《射雕三部曲》中的爱情描写[D].浙江大学,200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751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