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高校教师公派留学现状及管理制度思考

作者:未知

  【摘 要】长期以来,随着我国加速推进建设创新型国家战略的实施,国际化人才重要性逐渐突显。为适应这一新的变化,承担着为国家培养创新型人才职责的高等学校的国际化进程也飞速发展。教师作为高等学校的核心要素,其国际化学习工作经历及教学科研等方面的国际化水平也成为了衡量当今中国高等学校国际化水平的重要指标之一。文章通过对高校教师出国留学的现状及管理制度特点的分析,对高校教师出国留学管理工作现状进行了分类及思考。
  【关键词】高校;师资队伍;公派留学;管理制度
  长期以来,随着我国加速推进建设创新型国家战略的实施,国际化人才重要性逐渐突显。为适应这一新的变化,承担着为国家培养创新型人才职责的高等学校的国际化进程也飞速发展。教师作为高等学校的核心要素,其国际化学习工作经历及教学科研等方面的国际化水平也成为了衡量当今中国高等学校国际化水平的重要指标之一。溯根究源,新中国以来大批公派出国人员的出现始于1978年教育部向中央提交了《关于加大选派留学生的数量的报告》。此后的1986年,国家教育委员会发布了《关于出国留学人员工作的入肝暂行规定》,该规定提出了出国留学管理工作的基本方针,也是新中国第一个全面、系统的出国留学管理文件。此后经过三十余年的发展,我国公派留学规模不断扩大,公派留学管理制度也逐渐完善。及至近年,仅国家层面每年即投入数亿资金资助高校教师出国访学。特别是在当前我国高等教育“双一流”建设的背景下,针对海外高层次人才的竞争日趋激烈,各高校积极鼓励、选派有潜力的教师出国访学也成为了提高教师国际化视野和高校国际化水平的重要途径。
  一、高校教师公派留学现状及分类
  (一)高校教师公派留学现状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一个全方位、多层次的、多学科高校教师公派出国体系已经基本形成。高校通过出国进修、訪学、合作科研等多种形式派遣教师公派留学,并以此为契机引进了国外新的教学理念、新的科技信息,通过提升教师国际化素养,有效促进了人才培养质量提升。
  根据教育部相关统计显示,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通过各类途径出国留学人员累计已达519.49万人,高校教师在其中占了相当的比例。教师出国留学作为高校国际化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公派出国特别是通过单位公派出国能够克服引进人才的流动性过高的问题,通过自身培养、对高校行政管理者的国际视野培育,培植国际化土壤从而促进人才机制体制改革,也有利于引进来的人才扎根发展。
  (二)高校教师公派留学分类
  高校作为我国高等教育人才密集之处,其教师公派留学的途径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以西南某高校为例,根据资助经费来源及公派级别的不同主要分为以下几个类型:
  第一种,由国家留学基金委或者政府间交换项目资助的国家公派项目。此类项目是由国家通过各种途径鼓励和支持高校骨干教师和科研人员出国深造,主要通过依托国家留学基金委与国内各个高校合作,由国家留学基金委进行项目的选派、资助与管理。此类项目对被选派者学术要求较高,更注重其学科发展与国家发展方向的契合度。主要包括“青年骨干教师出国研修项目”“国家公派高级研究学者及访问学者(含博士后)项目”“中美富布赖特项目”等各类出国项目等。
  第二种是由高校事业发展经费资助的学校公派项目。高校根据局自身学科发展和师资队伍建设需要,利用学校事业发展经费资助教师出国进修。主要包括“优秀青年教师名师名校访学项目”等。
  第三种是由各学院利用学院发展经费资助的学院公派项目。学院根据学科发展需要及科研教学需要选派有潜力的教师公派出国研修、访学。
  第四种是由教师个人科研项目经费或国外实验室、大学、科研组织等资助的公派出国进修。
  该校近三年(2016—2018)参与以上长期公派出国项目共计370人次,其中第一种国家层面的公派项目为154人次占总数41.6%,第二种学校层面的公派项目为70人占总数的18.9%,第三种学院层面的公派项目为110人占总数的29.7%,其他形式的个人经费及国外资助的公派项目仅36人,占总数的9.8%。
  二、高校公派留学管理现状
  (一)派出队伍学科比例不均衡,教辅及管理人员派出机会较少
  国家相关部门在公派出国的选派上具有一定的针对性,着力于重点学科和重点项目。近年来,鼓励青年教师出国培训进修,提高高校青年骨干教师的学术水平和教育教学能力,则成为国家选派公派留学与交流的主要方向之一,一些涉及到国家经济发展及基础学科建设的重点学科派出人员比例明显高于其他学科。总体而言,理工医科教师派出人数高于人文社科,其中理工医科中的计算机、通信、材料、能源工程学科。同样以上述学校为例近三年(2016-2018)参与长期公派出国项目的370人次中,人文社科派出人员仅85人,占总人数的23%,学科不均衡现象十分严重。
  除学科差异外,高校教职工队伍中教学科研岗位派出比例远超教辅和管理岗位。以留学基金委为例,国家留学基金委组织的学生工作培训项目、高校教育行政管理人员出国研修项目,每年总量较少,分配到高等学校的派出名额每年仅有几个,部分学校甚至没有。另一方面,一些高校甚至并未设置专门针对管理岗人员的出国项目。以上述学校为例近三年(2016-2018)参与长期公派出国项目的370人次中,管理岗位派出人员仅6人。
  (二)出国留学过程管理缺失
  由于时间、空间的限制,高校对公派出国的教师在外期间的管理存在客观上的难度,对其在外期间的科研工作进展、工作完成情况无法及时了解。现阶段,公派出国的教师在外期间的管理工作主要由驻外使领馆承担,由于公派人员较多使领馆人手有限,所以无法做到全程监督。尽管大多数出国留学教师在国外期间依然按质按量完成科研任务,但仍存在少数公派教师出国进修期间工作散漫将研修活动变成了“游学”更有甚者成为“度假”。
  (三)缺乏科学的评价激励机制
  长期以来,公派出国留学的管理存在重选派、轻考核,重数量、轻质量的现象。在教师公派出国管理上,一些高校缺乏统筹管理和长远规划,仅在派出前就科研情况进行概括性要求,并未建立起完善的考核评价机制。
  【参考文献】
  [1] 王耀辉.当代中国海归[M]. 北京: 中国发展出版社,2007.
  [2] 李喜所.近代留学生与中国文化[M]. 天津: 天津教育出版社,1992.
  [3] 张柳.高等学校教师公派出国留学的现状及对策研[D]. 上海: 海交通大学,2012.
  [4] 朱卫东,周光中,张晨. 国外科学基金绩效评估及其对我
  国的启示[J]. 中国科技论坛,2009 ( 7)
  [5]苗丹国.我国自费出国留学政策的持续性发展与趋势研究[J].江苏师范大学学报,2013(11).
论文来源:《智富时代》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760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