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上市公司其他综合收益列报与披露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2014年,财政部发布修订后的CAS30,对企业列报与披露其他综合收益做出严格规定,有利于更全面地反映企业收益。本文首先收集上市公司2015年年报数据,分析上市公司其他综合收益列报与披露的总体现状;其次,探讨上市公司列报与披露其他综合收益时存在的问题及成因;最后,针对上市公司列报与披露其他综合收益时存在的列报与披露格式不规范、表间数据勾稽关系不合理、多列或少列其他综合收益项目问题,提出相应改进意见。
  关键词:其他综合收益;列报;披露
  中图分类号:F275文献识别码:A文章编号:2096-3157(2019)11-0143-02
  随着全面收益观的引入,财务报表使用者对与收益相关的会计信息的披露质量提出更高要求,其他综合收益的列报与披露有利于更全面、真实地反映企业当期收益。2014年,财政部发布了修订后的CAS30,完善其他综合收益的定义及列报要求。鉴于此,本文分析2015年上市公司其他综合收益列报与披露现状、存在的问题及成因,据此提出相应政策建议。
  一、上市公司其他综合收益列报与披露的现状
  1.其他综合收益的会计确认
  从确认会计要素的三大条件考虑,只有当相关交易或事项可以被清晰定义为其他综合收益,与其有关经济利益很可能流入或流出企业,导致所有者权益增加或减少,且流入或流出的金额可以可靠计量时,其他综合收益才可进入财务报表。但是,由于我国准则还未构建完整的其他综合收益概念框架,企业在对其他综合收益进行会计确认时仍面临挑战。
  2.其他综合收益的会计计量
  根据CAS30(2014修订版),企业增设“其他综合收益”作为一级会计科目,独立核算原计入“资本公积——其他资本公积”的其他综合收益。同时,企业根据准则规定,将其他综合收益项目按照能否重分类进损益分为两类进行列示。
  3.其他综合收益的列报与披露
  基于国际趋同的宗旨,从2009年至今,上市公司根据财政部下发的文件和准则规定,不断改进列报与披露其他综合收益的方式。根据CAS30(2014修订版),企业分别在资产负债表、利润表和所有者权益变动表中列示其他综合收益,并在附注中对其他综合收益具体信息进行披露。
  4.财务报表勾稽关系
  根据财务报表勾稽理论,企业在列报与披露其他综合收益时,资产负债表与所有者权益表、资产负债表与利润表以及利润表与附注之间的其他综合收益数据存在勾稽关系。这有利于财务报表使用者更全面地了解报告期内企业其他综合收益的总体变动情况,以便进行财务决策,同时有助于防止列报其他综合收益时发生低级错误。
  二、其他综合收益列报与披露存在问题及成因
  1.其他综合收益列报与披露存在的问题
  (1)列报与披露的格式不规范。列报格式错误的情况具体分为以下三种:
  ①在1077家上市公司中,454家的其他综合收益年末、年初的余额皆为零,其中部分公司修改列报格式,删除资产负债表和所有者权益变动表中的“其他综合收益”项,不予列示,报表格式不规范。如中国国贸。
  ②在利润表中,其他综合收益项目未按照归属于母公司和少数股东分开列示,如中国石化。
  ③在利润表中,按照归属于母公司和少数股东分开列示了其他综合收益,但未列示具体项目,如金杯汽车。
  此外,上市公司在附注中的披露存在未按照要求编制两张表格进行披露、信息披露内容不充分、披露采用不正式自编格式的问题。
  (2)表间数据勾稽关系不合理。下表中为2015年上市公司其他综合收益相关数据,从表中可看出,新准则发布后两年对其他综合收益的列报中,合并资产负债表与合并所有者权益变动表之间的勾稽关系良好,但2015年资产负债表和利润表的勾稽关系出现异常。经过逐户分析发现,29家上市公司的合并资产负债表和合并利润表的勾稽关系存在问题,其列报与披露的其他综合收益信息的真实性值得怀疑。
  (3)多列或少列其他综合收益项目。一是少列的其他综合收益项目:①处置丧失控制权的子公司时相关其他综合收益转出;②权益法下核算应享有联营、合营企业其他综合收益相应份额。二是多列的其他综合收益项目:①处置未喪失控制的子公司股权形成的资本公积;②搬迁补偿结余;③产业调整专项基金;④按权益法核算应享有联营、合营企业其他权益变动相应份额;⑤所得税的累计影响。
  2.列报与披露存在问题的成因
  (1)相关准则和披露制度不完善。首先,我国准则没有独立的其他综合收益分类指南和项目原则,CAS30(2014修订版)仅定义其他综合收益和列举常见具体项目,对于其他综合收益规定的重点在于其列报方式,缺乏完整的概念框架;其次,没有及时修订与其他综合收益具体项目相关的其他会计准则,列报与核算的准则不一致;最后,目前我国会计信息披露制度相对滞后,没有专门制定惩罚上市公司虚假披露会计信息行为的法规和制度。
  (2)利益导致虚假的列报与披露。为美化财务报表,企业管理人员可能对列报和披露的其他综合收益信息进行干预,此时企业的其他综合收益表间勾稽关系可能异常,相关信息披露不充分、不真实,而企业通过多计收益操纵企业的盈利水平,通过虚假列报非经常性交易项目导致其他综合收益项目金额增多,收益变大,披露了虚假的收益信息。
  (3)企业对其他综合收益的认识不足。一方面,管理人员没有透彻地了解认识全面收益观下的综合收益和其他综合收益,没有意识到正确列报和披露其他综合收益信息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企业财务人员没有掌握其他综合收益相关准则,对其他综合收益在资产负债表、利润表、所有者权益变动表之间的勾稽关系缺乏深入了解,同时不擅于使用公允价值模式计量其他综合收益。
  三、对于其他综合收益列报与披露问题的政策建议
  1.完善具体准则和相关制度   首先参照IASB和FASB,编制独立的综合收益和其他综合收益准则;其次,修订其他会计准则具体项目涉及的其他会计准则;最后,在准则中规定权益性交易的定义和具体项目,对其核算有更具体的指导,从而减少列报其他综合收益项目出现的问题。
  2.加强对其他综合收益信息披露的监管
  第一,相关部门应完善其他综合收益的会计准则和制度,严格规定其他综合收益信息披露的准确性和真实性;第二,制定针对上市公司其他综合收益信息披露不充分、不及时、不真实的情况的处置办法,做出明确的实施办法和细则;第三,加强监管力度和执法力度,在企业内部设置控制环节,在外部设立监督机构,同时严厉处理违规披露的上市公司。
  3.提高企业对其他综合收益的重视
  对相关人员进行培训,增强企业管理人员对其他综合收益所反映的收益信息的重要性的认識,提升财务人员的职业素质,熟悉准则对于其他综合收益列报与披露的规定,熟练使用公允价值计量模式。从而实现其他综合收益的规范列报与披露,使其反映的收益信息真实有效。
  四、结语
  通过对2015年上市公司其他综合收益列报与披露总体现状分析得出以下结论,2015年上市公司其他综合收益的列报与披露存在格式不规范、表间数据勾稽关系不合理、多列或少列其他综合收益项目的问题。究其原因,我国其他综合收益相关准则和披露制度不完善、利益导致虚假列报与披露、企业对其他综合收益的认识不足。但随着相关准则和制度的完善、企业认识的提高,其他综合收益列报与披露的问题会逐步解决,全面收益观得到广泛地应用发展。
  参考文献:
  [1]毛志宏,冉丹,季丰.其他综合收益列报与披露存在的问题及原因分析——基于沪深两市2009-2011年年度财务报告数据[J].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4):112~118.
  [2]石岩,卢相君.其他综合收益及重分类相关问题研究[J].当代经济研究,2013,(10):86~89.
  [3]柳木华,张国昌,董秀琴.市场洞察其他综合收益的重分类了吗?[J].证券市场导报,2016,(11):4~12.
  [4]潘栋梁,项丽霞.其他综合收益会计确认与计量的国际比较[J].财会通讯,2017,(1):112~114.
  作者简介:
  汪玄之,长沙理工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学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916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