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民融合产业基地创新发展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军民融合产业基地面临组织体系不完善、现代企业制度不健全、产业发展体系不协调问题,需要着眼主体多元、要素多样、功能明确的特点,创新协同创新系统、多元投资系统、产业链系统,以产业集聚推动军民融合产业基地发展。
  关键词:军民融合;产业基地;投资
  中图分类号:F426.48文献识别码:A文章编号:2096-3157(2019)11-0103-02
  军民融合产业基地是一种能够有效涵盖不同市场主体,通过优化各类要素配置,推进组织内协同创新,促进军工产业集聚发展的经济组织,具有主体多元、要素多样、功能明确等特点。作为包含了协同创新体系、投融资体系和产业链体系的综合系统,军民融合产业基地逐步成为推动军民融合的重要载体和抓手,有力促进了军民融合领域军工产业的集聚化、规模化发展。
  一、军民融合产业基地发展的现实分析
  1.开放合作的市场组织体系不够完善
  基于“互联网+”的现代经济形态,基本特征就是分工合作、开放共享和平等互利。目前,军民融合产业基地亟需健全开放共享格局。从民进军角度看,需要进一步破除市场障碍,鼓励支持更多的具备条件的民口单位进入军工科研生产领域。从军转民角度看,军民融合领域的封闭运行、低水平重复建设问题仍广泛存在,需要大力破除自我封闭的倾向。例如很多军工科研院所以及地方科研单位的大型科学仪器设备原本可以在市場化条件下融合共享,但实际上还普遍存在重复建设、自我隔离、利用效率低等问题,降低了融合效果。
  2.现代企业制度和企业家精神不够健全
  在产权管理方面,当前军转民过程中,军工产业领域各类要素比如资本、技术等,由于产权归属不明晰而没有充分盘活,军民融合企业市场化和资产证券化水平有待提高。在企业内部治理方面,军民融合产业中混合所有制的企业性质要求不断完善有限合伙、交叉持股、公私合作等现代治理模式,而当前军工企业和科研院所仍以单一所有制形态为主。对于如何以平等的市场主体姿态参与竞争和合作,形成利益共同体,在当前军工企业和科研院所转制改革的背景下,迫切需要创新以混合所有制为基础的军民融合合作模式,建立完善产权明确、政企分开、权责清晰、要素充分流动的现代管理制度。
  3.军民融合产业体系的发展不够协调
  军民融合产业基地需要建立完善配套、合理竞争、衔接合作的产业链条,推动产业集群发展。一些产业基地的发展模式仍然比较粗放,没有形成有竞争力的主导产业,主要看中入驻企业数量。这种“摊大饼”模式导致产业集群的纵向产业链条不够整合,横向产业链条同质化严重,无法形成衔接配套的分工格局。从配套的金融制度看,军工产业军民融合领域中小企业一直受到融资难、融资贵的困扰,而且军工产业军民融合领域中诸如股权融资、风险投资、战略投资等直接融资的比重偏低,服务军民融合的资本市场层次、结构和制度基础都不够完善,股权投资产品不够丰富,在军民融合领域的作用没有充分发挥。
  二、推进军民融合产业基地发展的制度要求
  1.骨干企业与中小企业协同发展
  军民融合产业基地创新发展,既要注重发挥骨干企业重要的引领和带动作用,也要发挥好科技型、成长型中小企业的支撑和创新作用。一方面,军民融合产业基地要进一步强化国防科技工业的主体带动作用,做优做强国有军工企业。另一方面,要通过深化改革,培育一大批成长型、创新型中小企业和初创企业。
  在实施过程中,可以以军工骨干科研院所和军工集团的优势产业为核心,在军工行业内外通过众包等形式依托中小企业进行创业创新活动,大力开放供应链资源和市场渠道,不断健全开放竞争的国防科技工业科研创新和生产的局面,促进军民融合产业链上下游、大中小企业的协同发展。由此,产业基地在保持和增进军工集团与骨干科研院所在总体设计、总装测试、系统集成、核心制造等方面竞争力与创造力的同时,也能推动中小企业增强在关键配套、重大共性关键技术方面的创新活力。主管部门可以综合运用政府购买服务、无偿资助、业务奖励等方式,支持中小企业创新平台和公共服务机构。
  2.计划与市场两种机制协调互补
  按照政府主导、市场运行原则,把握好计划与市场的关系,军民融合产业基地需要构建起政府搭台、企业参与、中介服务、市场运行的协调发展格局。
  一方面,坚持在各自合适的领域发挥好计划和市场的主导作用。针对存在市场机制失灵问题,在产业集群培育的初期,军工产业主管部门要积极有效地发挥调控作用,包括:发展军民两用技术转移和产业孵化平台并给予专项支持;支持军民两用技术转移和产业孵化中心申报国家重大科研项目;围绕推动军民技术双向转移和科技成果转化,推动与军工集团科研院所进行战略合作。
  另一方面,在计划和市场之间搭建协调互补的联系机制。按照“骨干企业+中小企业”格局,通过国防科技工业主管部门与军工集团合作,推进军民融合产业项目落地,吸引中小企业聚集发展,就是着眼于形成健全的产业生态系统,更好地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此外要支持符合要求的各类投资主体参与军工企业股份制改造,创造条件支持符合条件的民营企业与军工企业组建混合所有制企业。
  3.创新链、投资链和产业链相互促进
  在产融结合方面,要注重发挥金融资本的粘合剂作用,在创新系统、投资系统和产业发展系统之间建立无缝衔接机制。着眼军民融合产业项目从初创期、成长期、发展成熟期到并购期的发展过程,需要建立覆盖项目全周期的风险投资、引导投资、战略投资、并购投资等多轮投资体系,为军民融合产业成长提供接续支持。在创融结合方面,在军民融合产业基地内,既要引进核心重点投资项目,也要注重投资科技孵化项目,运用产业引导基金等产业资本联合各类天使投资机构等社会资本,以专业化、市场化运作模式发现项目、筛选项目和投资项目,培育产业发展突破点。在产创结合方面,需要鼓励建立综合性的军民融合产业基地,既包涵产业园区也建立支持科研创新的双创空间和项目孵化器。产业基地需要大力支持项目孵化器、风险投资机构和基地骨干企业之间建立对接机制,使军民融合产业基地成为产、创、融结合的一站式服务平台。   三、创新军民融合产业基地发展的体系构建
  1.完善军民融合产业基地协同创新系统
  创新是产业发展的先导,促进协同创新是军民融合产业基地发展的关键。一般的,军民融合产业基地科研创新可以采用“中心——外围”模式,围绕军地协同创新的服务平台展开。要根据产业集群发展的目标,按照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要求,打造和充分利用包含创新、孵化、交易和转化等功能的一体化创新平台。
  围绕一体化创新平台,需要打造技术研发与转化相结合、创新与创业相结合、孵化与投资相结合的全过程产业孵化链条。在科研创新方面,针对科技型小微企业在不同成长阶段的需求,建立完善包括从众创空间(创业苗圃、科创见习基地)到孵化器、加速器,再到产业园区培育的一体化创新创业孵化服务链条。在创业服务方面,需要由基地内专业管理机构为科研人员(团队)提供技术团队公司化、创业培训、市场化及估值等全方位的创业服务支撑。在资金支持方面,需要广泛利用天使投资、风险投资和创业投资,针对成长型、创新型小微企业进行全价值链增值服务。每单位这种投资有望带来2.5倍的收益[1],培育能引领未来产业发展的骨干企业。
  2.完善军民融合产业基地多元投融资系统
  对于财政资金,投资管理需要兼顾政府主导与市场化运作的有效结合。不同于传统的点对点直接扶持和行政分配,财政投资引导基金主要通过发挥杠杆撬动作用,与社会资本联合共同组建母基金和子基金,进而通过母、子基金的传导放大,起到引导和聚集金融资金及产业资本的作用。在新的投资方式中,财政资金还可以设立针对军转民的军用技术再研发专项资金、产业并购引导基金等,用于军工技术成果再研发转民用项目,促进军工科技成果向民用领域转化。
  对于军工集团,通过自身投資管理子公司,发起或参与设立创投基金、产业基金,主要对产业项目进行包括天使投资、风险投资、创业投资在内的多轮投资。军工集团和财政引导基金可以担任基金领投方,着眼产业集群发展需求,联合社会资本陆续成立多类型的军民融合产业投资母基金,推动目标领域的产业并购和上市。除了支持军工高技术产业发展、军工科研院所改革以及军工企业股份制改造和专业化重组,还可投向民营企业参与军品科研生产领域。
  对于社会投资者,针对军民融合企业融资效率不高的问题[2],积极利用多层次资本市场,引导和鼓励合条件的创业创新型企业在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上市融资,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在间接融资方面,鼓励和支持银行业金融机构创新服务模式,特别是探索基于知识产权抵押的融资模式以及企业债券、融资租赁、资产证券化等模式。
  3.完善军民融合产业基地产业链系统
  一是以投资链促进产业链发展。核心是通过协同创新和空间集聚实现规模效益,走产业基地——特色小镇——产业集群发展路径。军民融合产业基地要充分利用现代资本市场,探索建立区域股权交易中心、股权托管中心,开展股权直接融资、股权质押融资业务,为产业联盟内军民融合企业提供挂牌展示、融资服务、上市孵化和并购重组等多元服务。围绕多层次资本市场进行股权投资,推动有发展潜力的企业在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和区域股权交易中心上市融资或者由上市公司并购。
  二是将创新链与产业链整合。军民融合产业基地可以构建“专业孵化器+企业加速器+创投基金”的模式,健全从科技孵化器、加速器到产业园区落地的转移渠道,融入军民融合产业链条。在产业基地以骨干龙头企业为主导的模式下,支持国有军工集团依托自身资金平台和产业平台搭建创客空间和创新中心,鼓励跨单位联合“双创”。这种依托骨干企业的创业创新组织,对内可以培育创客团队和创客空间,对外可直接服务全社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面向社会进行众创、众包和众筹,建立基于“互联网+”的产业平台,而且这种“双创”空间能更好地整合仪器设备、技术成果、科技服务机构等创新要素,提升科技成果产业化比例和商业化转化速率。
  参考文献:
  [1]雷晓康.西部地区军民融合企业发展比较及支持政策[J].国防科技,2018,39(1).
  [2]何玉梅.军民融合企业融资效率评价研究[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8,35(4).
  作者简介:
  1.王哲(通讯作者),武警后勤学院,讲师;研究方向:国防经济。
  2.张星,武警后勤学院,助教;研究方向:军事财政。
  3.王庆娟,武警后勤学院,助教;研究方向:军事财政。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921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