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虚空·伊德·长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瑞士心理医生方迪在“虚空”基础上创建了微精神分析学,他采用长分析法进行诊疗,提出“虚空”乃心理物质现象更深处的本源与基础,而“伊德”这一尝试本能造就了宇宙与人类。
  关键词:微精神分析;虚空;伊德;长分析
  微精神分析学是瑞士著名心理医生西里维奥·方迪在虚空概念上建立起来的精神分析学的一个分支。而方迪的这一创建源于一次治疗失败和一个念头的闪现。
  1953年,方迪追隨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传统方法从事医学实践已经十年。十年间,他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无数病人诊疗,无数的成功为他积累了名气与荣誉。但就在这一年,方迪遭遇了他医生生涯的滑铁卢:某国一位著名政治人物在经他九次治疗后不久自杀了!方迪当时采用的是精神分析传统的治疗程序,每次四十五分钟,共治疗了九次。病人的自杀对方迪震动极大。他在内心坚定了这样的想法:“要么你停止精神分析实践,要么就必须改变方法!”热爱精神分析医疗事业的方迪,选择了后者——改变方法。
  那个念头的闪现是在此后方迪的一次诊疗过程中。当时的他正坐在沙发上倾听一位接受分析者述说,突然,一个念头闪现在脑海——“尝试”!对,“人,从肉体到精神,是一个由很多尝试组成的尝试。”方迪意识到,无论是他治疗过的各类病人,还是他自己,一生都在不停地尝试。人生就是尝试。但他又感觉到这尝试的欲望与动力并不来自于人自己,而是来自人之外的地方——“人的存在离不开尝试,但是,尝试完全独立于人。”①
  经过多年的医学实践和苦思冥想,方迪终于找到了尝试来自的地方,那就是——“虚空”。
  一、“虚空”
  “虚空”在方迪创建的微精神分析学中是至关重要的概念。在普通人心中,“虚空”就是什么都没有,就是无,就是不存在,是意义的反面。佛教中,劝人们不要留念尘世不要执着今生的话语是——“四大皆空”;基督教《圣经》中有言——“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传道书》1:2)无论是在常人还是在高僧圣人眼中,虚空都是对人之生命价值和意义的否定。但在方迪那儿,虚空却成为生命之源。他说:“有机产生于无机的虚空”,又说“生命产生于虚空并回归于虚空”。整个微精神分析学的基石可以说都是建立在“虚空”中。
  大到宇宙,小到地球,无不源于虚空的创造作用。宇宙中的粒子星罗棋布,粒子中充满虚空,虚空中又有粒子,粒子中又充满带能量的虚空——宇宙产生于虚空中的高密度能核爆炸。虚空不仅仅存在于星际空间,同样也存在于地球。地壳虽然厚达十公里至四十公里,却充满孔隙。如果除去构成地球分子与原子的空隙,那么地球的直径将只有100米,而不是1300万米。再来看看我们人类自己。虚空在我们的身体中无处不在——人体关节、人体骨质、人体骨髓、人体脂肪、肺泡、结缔膜、毛细血管、淋巴管等等,它们或由间隙构成,或呈网状蜂房状,或为镂空中空。人体乃由虚空构成!而人类的繁衍也全靠虚空——阴茎靠海绵体组织充血而勃起,子宫靠内壁形成的血窝保证妊娠。胚胎血液循环的形成也证明了方迪视为微精神分析学的三要素之一:“生命之初,人一无所有,甚至连血液也不属于自己。”②
  弗洛伊德认为,真正决定人的外在行为和内在精神的不是意识、不是理性,而是潜意识,是非理性。方迪不满足于这样的探寻,他的医学实践证明了潜意识并非真正的根源,在更远更广之处,有一个比潜意识更根基的存在——虚空。这个非存在的存在才是包括人、人的潜意识在内的一切所在的源泉。
  二、伊德
  方迪认为,虚空并非绝对的无,而是其间充满着无穷尽又天然中性的基本能量,它们被称为“虚空中性动力”。虚空能量组织的运作有四个阶段:1.成粒;2.活化;3.“生泡”;4.产生“伊德”。
  “伊德(Ide)”是微精神分析学的重要概念。与弗洛伊德认为人的本能有性本能、生本能和死亡本能不同的是,方迪强调“伊德”是尝试本能,且为唯一本能。
  由此产生了如下动力模式:
  虚空→虚空中性动力→伊德→尝试
  “伊德以虚空中性动力为基础,创造最初的能量原料,在此基础上,死亡—生命冲动随机制造心理与肉体、生命与死亡以满足虚空的恒定。”③
  透过各类病人的描述以及自己的参悟,方迪提出——“人产生于非人的东西”。这非人的东西即为来自于虚空的伊德。伊德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且千变万化,但它唯一的本质不会改变,那就是它是使一切成为可能的动力,是一切尝试的本能。当伊德具体化为个人的伊德时,它也超越了个人的局限性,因为个人的伊德永远是祖先集体的混合物。
  若用世人的标准衡量,人的善与恶、尝试的成功与失败,皆为黑白分明非此即彼的对立面,但方迪却告诉我们,虚空是连续性的,虚空动力是中性的,伊德是无目的性的,而尝试是伊德任意的、偶然的心理物质现实化。尝试没有任何偏私,任何想用唯心的/唯物的或道德的/反道德的观念来框定它都将是徒劳。由此,方迪得出了让世人惊愕的结论——人完全是无责任的、希望人不断完善自我是毫无根据的、成功的尝试与失败的尝试从伊德角度看没有任何区别。
  三、长分析
  方迪把自己微精神分析学的诊疗方法称为“长分析”。之所以取这个名称,是因为每周每次的诊疗时间长——长时分析。具体操作如下:1.每一次分析都要进行数小时;2.每周至少5次;3.每周平均分析时间不少于15个小时。与传统精神分析疗法不同的是,方迪更强调患者的自我分析,同时还强调医患的共同生活。患者(又称接受分析者)根据日常生活材料进行自由联想、依靠电子放大镜分析自己及家人的照片、分析自己的音像资料、私人通信、家谱和分析时的录音等等材料。微精神分析强调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分析者与接受分析者共同生活,甚至在分析者需要去其他国家时,接受分析者也一同前往。
  方迪用长分析法诊疗了无数病人,他们中有学生、商人、政客,还有本身即为精神分析家者。通过长分析,方迪对睡眠/梦、战争和性做出了与传统截然不同的新诠释。   (一)睡眠/梦
  人的一生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睡眠,睡眠中会做很多梦,而睡眠与梦在人面前似乎一直保持着神秘莫测的姿态,所以,解梦成了人们揭开神秘面纱的方式,人们试图通过解梦来靠近睡眠和梦,也靠近人类自己。周公解梦、易经解梦、佛家解梦、牧师解梦......诸多解梦本身也带着神秘的色彩。到了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他对梦的解析让人看到了科学的体系与逻辑。
  弗洛伊德认为,梦是人之欲望的滿足,是童年期潜意识欲望经过伪装的实现。关于睡眠和梦的关系,弗洛伊德提出——梦是为了保护睡眠才产生的,睡眠是梦的前提。但经过长分析之后,方迪却提出了与这一观点完全不同也迥异于常人识见的看法——“人为了做梦而睡觉”,因为人必须做梦才能生存。所以,不是睡眠是梦的前提,而是梦是睡眠的前提,睡眠的基本作用是允许、传播和保护梦。在方迪看来,人需要依靠梦的能量再造自己,需要依靠梦来实现生物更新和神经系统的恢复,才有力量迎接新的一天。没有梦,人就会死亡。不做梦比患上癌症更危险。
  方迪进一步指出,梦其实并不真正属于个体,也不真正根源于个体的潜意识,梦体现的是祖先集体的欲望,梦源自中性伊德。由此,方迪得出了微精神分析学三要素的另一点——“所有我做的梦构成一个梦,而这个梦不源属于我。”④
  (二)战争
  提起“战争”,人们马上会联想到炮火、爆炸、死亡,联想到两次世界大战、恐怖主义与反恐之战等等。但方迪所说的战争并非此类,看看他理论中的这些名称便可窥见一斑——“子宫内战争”“童年期战争”。
  1.“子宫内战争”
  “子宫”,这一孕育孩子的地方让人们自然联想到慈爱的母亲与可爱的孩子,想到孩子在子宫内自在安全地享受着来自母亲的营养和抚爱。总之,孕育人类未来的子宫常常让人们脑海中浮现“母子和谐”的温馨图。然而,方迪提出的却是截然相反的理论——“子宫内战争”。他说,其实一个孩子的成功孕育到出生,绝非人们想象的那样充满着爱与和谐,相反,从一开始便是无硝烟的战争。
  孩子的第一步始于卵子与精子的结合,而一次射精排出的三亿精子中,仅有几个能够进入受精区。这是何等激烈残酷的竞争。而受精卵在其发育过程中也始终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因为“当病态细胞,尤其是受遗传畸变影响的细胞,对人种造成威胁时,人体的裂解机制自动工作。”⑤历经危险的受精卵终于在受精后第五天变成了胚囊,但因人类的卵子没有卵黄,它很快就会营养缺乏,只能靠进攻母体的组织来维持自己的生命。食人肉是受精后第八天人类胚囊的表现。受精后第二十天,胚胎完全浸在母体的血液之中,从中吸取养料,而母亲则在尝试愈合胎儿造成的创伤。面对胎儿的破坏性进攻,母体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对孩子做出的第一反应是——抛弃性尝试。所以,从这一角度来说,胎儿与母亲能在子宫战争中幸存下来完全可以算是一个奇迹。胎儿在子宫内一直处于危急状态,细胞间的不相容性决定了所有的胎儿都是弃儿。这就是人类被遗弃综合症的真正根源——子宫内战争。
  2.“童年期战争”
  当胎儿终于在母体发育成熟,分娩时也是母子之间的一场名副其实的激烈肉搏战。而哺乳期的新生儿常常要面对母亲的非真实性在场或狂乱在场。母亲的心不在焉、情感冷漠或手足无措都会被新生儿捕捉到。一直到三岁,婴儿都必须不断提高感官的灵敏度以探测来自母亲的危险。杀婴欲并非耸人听闻的生造词。全世界有十万儿童被他们的父母虐待致死,每年被父母伤成终身残疾的儿童多达一千万。认为婴儿是大补品可延年益寿而食婴者并不罕见。
  (三)性
  “性”早已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中登堂入室,有关性的理论成为其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潜意识中的力比多、俄狄浦斯情结、压抑等概念都与性相关。这也是精神分析学刚引进中国时,人们常常“谈弗洛伊德色变”的原因。
  人类文明中,“性”总处于禁区,似乎它天然地与文明与道德相对。在语言表达中,性与羞耻、乱伦、不道德相连。但在微精神分析学中,性活动其实属于中性,它是一种细胞现象,是伊德与冲动的结合,是试图摆脱固有孤独的尝试,而这孤独来自无所不在的虚空。
  性关系中的施虐—受虐常常被认为是一种畸变,弗洛伊德把它的根源追溯到童年期及童年期的创伤体验,但方迪却认为应该把时间溯回到子宫期及子宫内战争,它是母亲与胎儿之间的性—过激关系的力与反作用力的共冲动的结果。
  此外,若从尝试的角度看,生命的偶发性便异常明了。伊德的中性与无目的性成就了生命的偶然与命运的变化无常——“当风吹过空旷的荒野时,没有人知道沙子会飞向何方……变成什么……”⑥。
  而一直被人们视为神圣纯洁又永恒的爱情,在微精神分析学的显微镜下竟呈现为别样面貌:爱情不过是人类力图避免孤独的尝试。所以我们以为的决不可替代的另一方其实可以是可以替换的,重要的不是对象是谁,而是有一个对象——不同时期写给不同人的极为相似的情书和几乎一样的表白可以证明这一点。爱情的动力来自逃避孤独的尝试,而尝试来自中性的无目的性的伊德,所以爱情尝试的失败几乎是大概率的,这世上,没有比永恒的爱情更短暂的东西了,而我们却期望它海枯石烂天崩地裂都不变!
  故此,微精神分析学虽然是精神分析学的一个分支,但它已不把潜意识作为探寻的出发点,而是超越潜意识,力求探寻心理物质现象的本源与基础
  注释:
  ①《微精神分析学》(瑞士)方迪著,尚衡译,三联书店,2018年3月版,第8页。
  ②《微精神分析学》(瑞士)方迪著,尚衡译,三联书店,2018年3月版,第27页。
  ③《微精神分析学》(瑞士)方迪著,尚衡译,三联书店,2018年3月版,第61页。
  ④《微精神分析学》(瑞士)方迪著,尚衡译,三联书店,2018年3月版,第9页。
  ⑤《微精神分析学》(瑞士)方迪著,尚衡译,三联书店,2018年3月版,第242页。
  ⑥《微精神分析学》(瑞士)方迪著,尚衡译,三联书店,2018年3月版,第330页。
  作者简介:
  袁春红(1970年—),女,贵州天柱人,云南民族大学国际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文艺学教学与研究。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977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