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聊斋志异》中蒲松龄女性观的矛盾性

作者:未知

  摘要:通观《聊斋志异》这部作品,我们可以感受到其不仅仅是讲述神话故事仙野妖狐的小说,更反映了当时的一些社会现状。蒲松龄在作品中刻画了诸多特点鲜明的女性形象。通过对这些女性形象的分析,我们不难看出,受客观因素和主观因素的双重影响,《聊斋志异》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具有较高的矛盾性。本文主要分析文中女性形象的矛盾性,并解读形成这样女性观的具体因素,进而探讨蒲松龄的女性观。
  关键词:《聊斋志异》;蒲松龄;女性观;矛盾性
  《聊斋志异》是清代小说家蒲松龄历时20年左右的时间创作的,以写花妖狐魅、志怪传奇著称,“用传奇法,而以志怪”,不仅搜集了当时市井传说,奇异故事,更融入了其20年的生活经历和思想,作为我国古代短篇文言小说是极具研究价值的。当代也有许多学者致力于研究古代的文学,通过对古代文学的研究,结合作者当时的人生际遇和作品的内容,对所描述的情形抽丝剥茧,最后达到对当时的社会发展及社会现状了解的目的。《聊斋志异》中蒲松龄对女性形象的塑造既有肯定的一面,又具有批判的一面,正是这种双面性展现了作者对女性社会地位即推崇又贬低,对女性性格的塑造即打破常规又被现实约束。种种极具矛盾色彩的女性形象向我们揭示了女性对自由自主的美好向往,反映了当时男权社会背景下,女性受压迫的无奈境地。
  一、女性观的矛盾性的具体体现
  蒲松龄塑造的女性形象可谓是形形色色独具一格,每一个人物形象即具有鲜明的特点,又具有多处的共性。他把或婉约,或妖媚,或冷艳,或娇柔,或纯真的女性形象描述的入骨三分。作品中对这些女性形象及性格的刻画体现了诸多的矛盾性,大多表现不一,具有多样性,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一)女性美学观的矛盾性
  《聊斋志异》中的美女形象形形色色,大都是按照男性的审美观进行刻画的。现实的描述出男性对女性的审美观。他故事中的大部分女性人物刻画不仅仅是外貌的美艳,更从体态,才情等方面着重刻画,向人们展现出女性多面的美好。但是又将某些美艳的女人妖魔化。作品《画皮》中描写的“二八姝丽”年轻貌美,王生与之偶遇,贪恋美色,心生爱意,将其带回家中。王生妻子多番劝说,依旧执迷不悟。最终发现此美女乃是青面獠牙的狞鬼,披上人皮后,化作美女与之日夜相伴。美女将美艳的外表脱去后展露出邪恶的本来面目,向人们揭露美丽表象下的狰狞面孔。
  (二)女性妖神观的矛盾性
  自古神和妖在我国的传统价值观中都是尊崇前者,摒弃后者。其中善良是正义的代名词,其中妖魔则是邪恶的化身,是不容于世的。但是蒲松龄文中一方面对嫉恶如仇的人物形象给予充分肯定,另一方面又承认妖有着善良,单纯,正义的一面。例如在《聂小倩》中刻画的聂小倩的性格是立体而生动的,为了逃离魔爪蛰伏等待时机,为了留在宁采臣身边逢迎隐忍,本是受迫于恶鬼去残害男人的形象,但是她又本欲为善,直到后来遇到宁采臣,她帮助其躲过恶鬼的残害,而自己也获得解脱。《小谢》中刻画的小谢与秋容也都是心地善良,知恩图报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正义形象,在妖的身上刻画出了丰富的人性,推翻传统的妖即为恶的固化理念。
  (三)女性地位观的矛盾性
  蒲松龄笔下的很多篇幅都对女性在男权社会崇尚独立自主给与了肯定。例如《黄英》《赵小二》《青梅》等诸多的笔触描写了女性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对传统思想的抵抗。与武则天、花木兰的刚烈形象相比,并非表现出女子“巾帼不让须眉”的霸气,在蒲松龄的笔下女性生动形象,具有立体感,将女性的聪明能干,表现的淋漓尽致,对她们这种特质给予认可,不在自艾自怜。从他对《庚娘》能够勇于追寻自己的幸福,抛弃自己的丈夫的情节表述中可以看出蒲松龄对女子能力与才情的赞扬,肯定她们不输男人的特质。但同时他的文章中也描写了妻妾关系,如《邵氏》等作品,对女子从一而终,男子三妻四妾的传统思想也持肯定态度,在他的多部作品中多很多男子都纳妾,而女子却要依附丈夫,从一而终,最终还是承认了男女不平等。
  (四)女性婚恋观的矛盾性
  自古婚恋自由都崇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古代的婚恋自由就是私相授受,是要接受严重的惩罚的,法律层面上给予绝对的禁止,轻者被放逐,重者要浸猪笼送命。婚姻一直处于被压抑,被主导的非自主状态。但是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大批描绘“女性的人生理想和追求往往集中在爱情婚姻上,女性就其心理特征来说,整个心灵几乎就是一个情感世界。”着重描写了女性对自由恋爱的崇拜,大胆最求爱情、幸福的形象。如《封三娘》中,封三娘鼓励范十一娘追求自己的幸福,给其介绍夫君,这在古代是非常不可置信的跨越传统规范的。可见作者对于自由恋爱,勇于追求爱情是非常欣赏的。另一方面作者也描绘了诸多贤良淑德的贤妇形象,对妻子的看法标准依旧停留在三从四德,教规礼仪等层面。
  (五)女性社会价值观的矛盾性
  士农工商是我国古代对社会阶级的划分,经商在传统的理念中是下三流做的事情,这与当时的政治文化背景息息相关。古代崇尚“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思想理念,认为身为女性应相夫教子,恪守本分,不能抛投露面有伤风化。而蒲松龄的作品中,有一部分笔触留给了那些德才兼备又有能力的女性,将她们对丈夫的扶持,经营的头脑展现出来。《黄英》中黄英靠賣菊花的钱和商人做买卖,在村外购买良田,并修葺宅院,嫁给马才子时拒绝接受聘礼,并在婚后让人在墙壁上开了便门以便督促仆人干活,靠自己的能力和头脑让丈夫过上富足的生活。充分肯定了女子的人生价值不仅仅停留在相夫教子的层面,女子也是半边天的社会价值观。但是某些作品中他也表述女子温婉贤德,依附男子的感情观,如《聂小倩》中,聂小倩每次去宁采臣屋里后都会被赶出来,直至宁采臣的妻子逝世后投其所好才留下来。
  二、矛盾的女性观的形成因素
  “文如其人”在《聊斋志异》表现的玲离尽致,文中的各个女性形象生动的表现出蒲松龄的人生观、价值观以及女性观,并在本作品中蒲松龄的女性观是具有矛盾性的,以下几点是对《聊斋志异》中矛盾的女性观形成因素进行详细分析。   (一)客观因素
  《聊斋志异》创作于清初期,在此皇朝更替的时期,出现了许多的新兴的文化和制度。这种大历史背景文化下,作者的创作素材主要取决于对当时社会文化,社会风气以及社会制度。在明末清初的文化大潮下初现文人对人权的思索和倡导。作者在这种社会风气下在作品中对女性的诸多刻画,加之丰富的瞎想,都是思想启蒙初期对美好的愿景的表达。并通过对这些形象的描写,反应当时社会的现状,表达对新兴思想的向往和认可,对腐朽陈旧思想制度的揭示和反抗。在长期的压抑的社会文化下,新兴人权思维的影响使得文人对自由平等的渴求呈现暂时的井喷式爆发,这也是促进作者在作品中着重通过女性形象映射先进思想和先进制度的重要客观因素。
  (二)主观因素
  蒲松龄出生时由于家父经商不利,家中没落,出现家境困难。其家父在早年名震四海,之后屡试不爽,尤其热爱科考,经过不断的努力,最终在71岁北被补录为贡生,而76岁离世,人生可谓惨淡。这种惨淡的人生经历以及大起大落的跌宕,使其对人性有了别样的思考,并通过他笔下的塑造的形象予以揭示。
  一方面他在自己的作品中对女性的遐想是超凡脱俗、大胆而前卫的,在作品中通过神鬼等特殊的描写手段,对女性形象进行大胆想象,将自己想象幻想通过一个个生动的女性形象表达出来。并借以表达对封建传统理念的反抗,表达自己对感情自由,精神自由的向往。另一方面他生活的经历使他受到传统文化的影响,《聊斋自志》中指出:“浮白载笔,谨成孤愤之书。”,想要状元及第,面对不公平又无力反抗,这种影响也表现在他对文中女性想象的刻画上,造成了他矛盾的女性观。
  三、结束语
  中国传统文学中对女性形象的描绘以《聊斋志异》和《红楼梦》为典范,蒲松龄笔下的女性形象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个个女性形象生动鲜活,跃然纸上。历史客观因素和蒲松龄的人生经历塑造了蒲松龄矛盾的女性观。女性观上的矛盾性与作者的经历及心理有直接关系,因此,出现女性观矛盾性具有一定的必然性。一方面對女性的敢于追求,特立独行等美好的特性表现出赞赏和渴望,另一方面又在传统思想的束缚下挣扎隐忍。这种矛盾的女性观真实的反映在其创作作品中,更加表现出作品的真实性,具有鲜明的特点,让人刻骨铭心。
  参考文献:
  [1]夏艾青.《聊斋志异》的女性观[J].湖南第一师范学报,2006,02:125-127.
  [2]彭茵.论《聊斋志异》中的贤妻良母形象[J].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2013,03:39-41.
  作者简介:
  张美子(1988年—),女,天津人,硕士,天津师范大学国际教育交流学院,汉语教师,研究方向:明清文学。
  项目基金:
  本文系天津师范大学青年教师基金资助(项目编号:52WU160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991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