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语文教学视野中的文化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基于语文教学实例,分析了文化研究在高中语文教学中的运用。提出在遵循“切近原则”、“读写原则”、“活动原则”的前提下,文化研究可以有效提升学生的思辨能力与话语分析能力。同时要避免“理论先行”与“架空语文”的误区,才能保有文化研究之于高中语文教学的方法论价值。
  关键词:语文教学;文化研究;语文性
  一、文化研究的“语文性”
  “文化研究”是上世纪中叶兴起的一种学术研究范式,它是在跨学科视野下对于文化现象的意识形态分析。它的出现,使得文学、历史学、哲学、社会学、传播学等人文学科相互碰撞出了新的火花。“文化研究”肇始于学院,但也在中学语文教学收获了回响。沪教版高中语文第四册第三单元便是“文化”主题,本单元导语如是说:“人类创造文化,文化又制约着人类。置身于世界多元的文化之中,我们应该以开放的心胸去解读它们,同时立足于本民族发展的需要,汲取世界文化的精华,進行新的创造。”文化传承与理解是语文核心素养之一,文化视野也是语文学科所要培养的重要能力。
  文化研究是以文化现象为主要研究对象的,例如葛兆光《唐诗过后是宋词》一文,其中对于流行歌曲的分析即是文化研究的范例。文化研究的本质仍旧是文本分析。这种文本包含但并不限于“语言”。例如《唐诗过后是宋词》一文不仅对流行歌曲的歌词进行了语义分析,还对流行歌曲流变背后的社会心理进行了探讨。可以说,文化研究的过程仍旧是一种阅读的过程,只不过阅读的对象由语言文本延伸至视觉、听觉等多种形式的文本。它可以是当代网络流行语,可以是广受追捧的综艺形式,也可以是被大量使用的表情包……
  文化研究的语文性则表现于此,因为文化研究的“阅读过程”仍旧是“意义编码与解码”的过程。无论是流行语还是表情包抑或影视节目,它们都是表情达意的符号文本。当然,文化研究毫无疑问需要较好的分析能力与阅读能力,因此,在高中语文教学中借用这一学术范式更为可行。如果对学生进行文化研究训练,引导他们调动多种学科知识背景由表及里地分析文化现象,则能有效帮助他们进行思维整合,同时有助于他们阅读分析能力与思辨性写作能力的提升。
  但这不是终点。我们引导学生走向的是文化文本背后所隐含的社会心理、情感结构——归根结底,是当代人们的精神世界。从这个角度而言,文化研究的“语文性”又体现在它对现实人生的观照之上。“语文就是生活,生活就是语文”,在文化研究的视野中,这句话不再只是抽象的人生观,它成为了一种语文学习的方法论。
  二、文化研究的教学原则
  不过我们需要注意的是,高中语文教学中的文化研究,绝对不是学院式文化研究的复制。它必须契合高中语文的教学语境,集中培养学生的语文核心素养。基于我的文化研究教学实践,我认为高中语文教学的文化研究必须遵循三项原则。
  首先是切近原则。只有切近学生的生活语境,才能充分调动学生的个人经验,这样的文化研究才更加具备鲜活的力量。流行的文化现象是时代脉搏的表征,它们可能隐藏着破解当代人们思想状况的密码。在我的教学实践中,我曾引导学生对“网络流行语”“怀旧现象”“爽文”“佛系”等文化现象进行分析。00后学生对于这些文化现象极为熟悉,因而在分析的过程中他们能够代入个人体验,而不至于无从下手无话可说。但切近原则不是说文化现象越时兴越好,而是说文化现象要具备时代性与典型性。例如怀旧现象便并非是当下社会独有的现象。在上世纪90年代,以“张爱玲热”为表征的怀旧潮就曾兴起于文坛。而近些年较为流行的“海魂衫”“民国风”等则是商业世界里刮起的怀旧风。虽然怀旧现象是“老”话题,但在当下语境中它却仍然具有时代烙印。因为在对“民国风”以及“海魂衫”的分析中,我们发现当下社会的“怀旧潮”更有可能是商家所制造出来的文化热,我们以为我们在拥抱过去,但实际上不过是在创造消费神话。这种怀旧的“乡愁”是被消费塑造出来的。
  其次我们还应遵循读写原则。语文课堂中的文化研究终究是一项语文活动,而“读”与“写”便是语文活动的两大核心要素。指导学生进行文化研究,教师需为学生提供辅助性阅读资料,这些阅读资料可以为学生从感性思维走向抽象思维铺路。文化研究不能仅仅停留在感官体验的泛泛而谈,我们最终要叩问的是当下人们的思想状态与精神世界,故而我们就需要有更宏阔的理论视野。在分析怀旧现象时,我让学生阅读了《怀旧是一种现代性症候》(作者胡磊,发表于“爱思想”网站。)一文。这篇文章启发学生从“身份表述”与“文化认同”的角度去分析怀旧现象,极大地打开了学生的视野。再比如在分析“佛系青年”现象时,我给同学们印发了刊于《探索与争鸣》关于“佛系青年”讨论的系列文章。这些文章或从亚文化视野分析“佛系青年”背后的社会情绪,或与“犬儒主义”作对比分析“佛系”话语的积极性,或从知识分子的精神谱系来分析“佛系话语”所反映的“公共领域”的衰弱。阅读辅助性文本的过程也是头脑风暴的过程,同学们在不同的观点中分析、思考,文化现象就不再只是单一化、碎片化的现象,而成为了一个复杂文本,具有多重阐释空间。如果说“读”的原则是文化研究对于语文能力的“涵养”,那么“写”的原则就是对语文能力的“输出”。如果脱离了写作,语文教学中的文化研究就会显得空洞。因此,只有依照“读写原则”,才能守护文化研究的“语文味”。
  最后,我认为语文教学中的文化研究还应当践行“活动原则”。也就是说,要让文化研究在个性化的学习活动中全方位激发学生的语文能力。我们不能向学生灌输文化研究的方法论,更不能直接告之以结论。对于学生而言,在活动中自然“习得”方法是最有价值的。在关于“佛系青年”的研究中,我设计了一个辩论活动。形式如下:以“佛系青年是否消极”为辩题,设立正方与反方两个阵营。每个阵营由六位学生组成。要求每队每位队友从不同的角度阐述本队观点。辩论过程由三个阶段组成:第一阶段正反方阵营中的每个队员依次陈述观点,第二阶段正反方相互提问、作答,第三阶段其余学生组成的观众阵营向辩论双方提问并发起讨论。这次活动最终呈现的效果良好,这得益于提前规定每个辩友陈述观点时必须角度不一,也得益于同学们在讨论时相互“发难”。这样,对于“佛系青年”的全方位思考便自然呈现出来了。当然,任何学生活动的设计初衷都应该是帮助学生掌握学习方法,而非“为了活动而活动”。文化研究的活动设计应立足于发散思维,引导同学们从横纵两个坐标理解文化现象。在对“佛系青年”的讨论中,学生们最终发现“佛系青年”借用了“佛”这个字背后的出世思想与隐逸之心,这是在纵坐标上对佛系话语的考察;同时他们也发现“佛系青年”的生活方式与话语体系与当代社会的“小确幸””葛优瘫”等流行语共同反映出这样一种趋势:在一个崇尚成功学与物质至上的社会中,与其攀爬没有终点的奋斗高山,不如抛弃奋斗话语与自己和解。
  三、文化研究的教学反思
  如前所述,文化研究是跨学科视野下的一种学术研究范式,它有着鲜明的理论色彩。但这是它的长处,也有可能是它的局限。在语文教学中如果引导学生过分借助理论视野,则很有可能陷入“理论先行”“概念先行”的牢笼之中。如此,语文便会成为人文学科理论的注脚。在指导学生对“双十一购物狂欢”进行分析研究时,我先带着同学们进行了一堂关于“消费理论”的阅读课。我以《拜物逻辑的批判:马克思与波德里亚》(张雄,曹东勃《学术月刊》2017年12月)一文为阅读对象,指导学生分析、理解马克思主义理论视野下的“消费”现象。经过这堂阅读课,同学们了解了消费理论,熟知了“拜物教”这一学术名词。在此后相关的文化现象分析中,同学们往往不顾现象的具体特征而滥用消费理论的名词术语。在我的这次教学实例中,同学们的思维没有被理论发散开来,反而被理论框住了。因此,语文教学中的文化研究切忌理论先行。
  除此以外,文化研究的教学还很有可能“架空语文”。文化研究的活动学生参与性较高,学生们可以选取各类文化现象加以阐释、分析。但如果只是浮光掠影地扫描,恐怕不能触及文化研究的本质——文本分析。脱离了文本分析,文化研究的语文味就淡了。要守护住文化研究的“语文性”,除了要坚持“读写原则”之外,还要注重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也就是要让学生去思考文化现象背后所牵涉到的核心问题究竟是什么,而不能机械化套用原因、影响、对策几个角度。例如在分析“佛系青年”的过程中,我们就要提醒学生注意佛系青年的生活方式反映出的是奋斗话语失落的时代氛围。在分析“爽文”的时候,我们就应发现“一路通关打怪“的叙述模式其实反映出的是压力社会下人们对于理想生活的想象。只有恪守住文化研究的“语文性”,文化研究才能对语文教学产生更大的裨益。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0017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