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石涛绘画艺术特色的渊源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以分析石涛提出的“我自用我法”“不立一法,不舍一法”“是法非法,即成我法”的主张,引导学习者去发现石涛绘画中表现出的创新美、笔墨美与意境美。以唤起在绘画者表现“自我个性”和“自己独特的艺术特色”的重要性为目的。通过本文的研究去引导人们对石涛有新的认识和了解,引起更多的爱好者热衷于艺术的研究、及人们对艺术研究的重视,促进艺术的继承与发展。对石涛绘画的艺术特色的探索,认识到艺术创作中自我个性的表现,了解到艺术与自然、生活是息息相关的。
  关键词:石涛;绘画;艺术特色
  石涛绘画分为早、中、晚期,每个时期的主张形成的原因各不相同,也体现了不同的艺术特色。从1652年到1686年,我提出“我用我自己的法律”。“不舍一法”,晚期1692至1707年主张“是法非法,即成我法”。
  一、我自用我法
  当石涛开始学习书法时,他喜欢颜真卿的书法,不喜欢董其昌的书法,这表明石涛是??个人的。有自己的见解,“我自用我法”也就从这里慢慢萌芽了。石涛在《奇山突兀图》上题跋说:“今问南北宗:我宗耶,宗我耶?一时捧腹曰:我自用我法。”表明石涛已经下定决心要摆脱南北宗的束缚,打算突破传统技法,走“我自用我法”的创新之路。
  “我自用我法”我理解为我自己用我自己的方法进行绘画。表现的是自己的个性和创新,而自己的个性就是指我自己绘画中技法与创新的具体体现,每个人都应该用自己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独特的创新,以展现自己的个性。若非要模仿别人的个性,借别人的想法表达自己就相当于邯郸学步的少年一样,最终一无所获还且忘记原本学会的东西。石涛提出这一主张,是希望每个绘画创作者都能在创作中表现自己的个性,展现最完美的风格。一直以来,敢于创新,勇于创法的人都是真正的绘画大师,只有在创作中真正做到表现自我,才能真正做到“我自用我法”。“我用自己的法则”是在不断实践中表达自己个性的条件下逐渐形成的。
  石涛提出这一主张的原因有三点。第一,在清明时,画坛拟古成风、专门演袭古人,毫无进步意向,他是专冲着画坛泥古不化的风气而提出的。石涛提出了“我用自己的法则”来表达我的野心,反对古代。第二,当时众人推崇董其昌的画有南北宗,董深受文人喜欢,学习董的文人被视为正统画派;而石涛,梅清等人被视为“旁门左道”,这是对遗民画家尊严上的重辱,石涛在绘画意识形态上高举“我自用我法”的旗帜,是不趋于正统画派,捍卫遗民画家的尊严。第三,梅清对石涛“我自用我法”的形成有很大的启迪与影响,梅清善于用古人笔意表达自己的心境,和石涛一样,敢于创新,不拘于古法,有自己的个性与风格。正是梅青的影响使石涛“我用自己的法则”得到了完善和进一步发展。
  二、“不立一法,不舍一法”
  旅庵本月曾提醒石涛需要进入自然中、社会去亲身去感悟自然后,心中的想法才能得到了更好的理解和解释;用自己的眼睛去观看自然之美,并身临其境般的去体悟,而不是从别人的画中、眼中、话中了解自然。石涛对于师傅的话当然是听进心里去了,便开始了新的旅程。去金陵与友人亲证画理。在金陵,石涛与戴本孝来往密切,两人习气相投,品行相似,在艺术主张上也有相通之处,石涛主张没有固定的法律,戴本孝主张法律不确定。正是在两人的来往中、技艺的切磋中,石涛对自己头脑中艺术思想进行了总结与梳理。“不建立法律,不放弃法律”在石涛的心中逐渐清晰起来。
  “如果你不制定法律,那就是我的祖先。我不想这样做。这是目的,而学者也知道。””[问题同上]在石涛题词“寻找奇峰的选秀”中被发现。这一主张表面上是一种纠结的状态,既不敢轻易的规定学习一种技法,也不敢轻易的舍弃一种技法。其實内心是想表达一种坚定的信念,是说绘画可以有一定的法规,又不能孤陋寡闻的只学习一种技法,不舍弃任何一种技法,而是要学习多种的技法,并超越这些技法,创造出自己新的技法,这就是石涛绘画的宗旨。石涛曾久居黄山,有丰富的审美经历,深感黄山的灵气变幻为他提出这一艺术主张创造了条件。
  “不立一法,不舍一法”强调了两点:首先,在已有的技法上,长期学习与实践,达到熟能生巧的境界后,超越已有的技法创造出自己的技法,并把这种技法通过一定的笔墨将心中的感受表达在画面中,使内在的思想情感得到最充分的表现。其次。绘画创作的技巧是对绘画创作法规的运用自如,是继承与创新的相结合,是不立一法与不舍一法的高度统一。“石涛强调的两点给人们带来了很多感受,这促使人们不再制定法律而不实行一法。”的艺术主张在燕京时期逐渐形成。
  形成的原因有两点:第一,石涛大半生都在南方山水中体验自然的秀奇与灵气,丰富了他的感性知识,加上与戴本孝相互切磋艺术,使他心灵上受到启示,促进了“不立一法,不舍一法”的发展。第二,石涛的朋友博尔都多次邀请石涛进京,一起亲证知识;博尔都痴迷艺术,家中收藏了诸多历代名画真迹与石涛一起欣赏讨论;而石涛则为邱莹的“白梅图”,“明黄旅游地图”等模仿了博罗的大量古代绘画。石涛就是在仿作中慢慢对古人的古法有了更高层次的认识,并对前人的立法的不凡处有了更彻底的领悟使他的艺术主张得到了升华。正是这两个原因促进了“不立一法,不舍一法”的完美形成并逐渐的趋于成熟。
  三、“是法非法,即成我法”
  石涛晚年把他的艺术主张推向了高潮。从京返回扬州后,石涛其实还是很难过的,情绪低落,晚年对故国家园的思念,加上身世的公开使石涛深刻感受到世态炎凉。
  石涛晚年的绘画风格面貌多变,绘画技法得到完善,作品数量达到最多,并把自己的主张推向高潮即“是法非法,即成我法。”我们可以理解为:是法又不是法,处于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状态,只有自己能够感受到并表现出来的心中之法。就相当于石涛所说的“至人无法,非无法也,无法而法,乃为至法。”[4][同上]表现为“法”油然而生,随笔一落,画自成也,法自显也。然而,这种“法律”是看不见的,无色无味的。
  石涛在1695年去了武陵溪口,他在溪上放舟,仰天长啸,与青山绿水为友,如此美丽清静的武陵溪口使石涛感到生活是如此美好,驱除了他心中所有的不快与晦气烦恼。1696年夏,应程浩的邀请,他前往安徽新安松峰厅。在松风堂浓厚的诗书画的熏陶下,石涛决定以他一生曲折的经历、所见所闻、及当时心里的感受为素材完成一幅巨作即《清湘书画稿》。这些旅行和绘画实践促进了他的“非法法律,即我的法律”的形成。
  “大涤草堂”完工后,石涛开始了晚年欢快的生活,这种欢乐来自于结交的朋友,如八大、高翔等人,也来自于自身艺术成就和朋友对他生活的真心关怀与事业上的尽力相助。石涛被八大的山水所吸引,别开生面的绘画风格使石涛心中豁然开朗,认识八大后,两人相互交流,诉说着一生的经历,八大的勇气和气节让石涛深感佩服。石涛突然感到自己的生活态度、绘画风格、思想主张等一切应当做一次深的洗涤与整理,便开始把一生中的艺术主张与绘画实践向结合,他撰写了苦瓜僧画的引语,建立了一个完整而华丽的绘画美学体系,并系统地阐释了他的审美思想。使石涛的艺术生涯达到顶峰。
  “是法非法,即成我法”是在石涛回顾一生的过程中慢慢的形成的,在石涛写《苦瓜和尚画语录》中逐渐成熟的。形成的原因在于石涛进京一展宏图,好从宝绘论知遇,结果政治抱负落空无法实现,从此对社会、人生彻底看透,安心的发展自己的绘画事业,精心尽力的回忆一生,使自己的艺术人生达到巅峰。也在于他一生的亲近自然,体悟自然之美,更在于结交的朋友对他的影响。正是这两些原因促进了“是法非法,即成我法”的完美形成并逐渐的趋于成熟。
  参考文献:
  [1]宋威.石涛艺术初[D].河南:河南大学美术系,2008年
  [2]尹成君.石涛画论及其美学思想研究[J].全国中文核心期刊:艺术百家2008第四期第82页
  [3]康熙三十年辛未1691在京题《搜尽奇峰打草稿》
  [4]阎安.石涛画传[M].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6:88
  [5]周世奋.石涛画传[M].山东:第二版山东画报出版社2003:11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0028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