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从《说文解字?序》看许慎的语言文字观

作者:未知

  摘要:许滇的《说文解字·序》,着重谈文字的发生发展经过,及其在政治文化上的巨大作用。透过《序》的叙述,我们可以窥见许慎的语言文字观点。
  关键词:许慎;《说文解字·序》;语言文字
  一、文字的起源
  “古者包羲氏(即伏羲)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法象,现象)于地,视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于是始作《易》八卦,以垂。及神农氏结绳为治而统其事,庶业其繁,饰伪萌生。黄帝之史(史官)仓颉,见鸟兽蹄迒之迹,知分理之可相别异也,初造书契。”
  “以迄五帝三王之世,改易殊体,封于泰山者,七十有二代,靡有同焉。”
  从这两段话我们可以看出,许慎认为造字者至少有这三人:伏羲、神农氏、仓颉。这里说,伏羲王天下时,为了表明治理天下的“宁象”,于是作易与八卦。可易和八卦太过简单,不能满足记事需要,于是神农氏“结绳”以“统其事”,“庶业其繁”。但结绳又有其弊,即“饰伪萌生”。因而史官仓领就改用书契了。随着历史的演变,从三皇五帝到后世朝代,文字的形体迥异。可见,文字起源相当复杂,在这里许慎清楚地指了出来。当然,许慎虽然强调文字非一时、一地、一人所创,可是他把造字之功归结于少数几个人,而忽略了广大劳动人民在文字产生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因此,许慎并没有真正揭示文字的起源,但是他对于文字起源的复杂性的阐述是十分具有意义的。
  再说,许慎所提到的上述易与八卦、结绳记事、书契,是不是我们后来所说的文字?我们可以肯定地说,这并不是后来我们说的文字。裘锡圭先生说文字是在一个相对短暂的时间内大量涌现的,而且我们认为,文字是在其形声相益是涌现的。许慎所说的仓颉初造书契,是依据象形,仅仅具备形,而没有声,这并不是我们所说的文字。正是因为形体与声音相附益产生了字,字也就在相对短暂的时期内孽乳和成熟了。由于字孽乳之多,书写又因人而异,于是“以迄五帝三王之世”,即便“改易殊体”,而“封于泰山者七十有二代”,也“靡有同焉”。
  二、文字三要素的认识
  对文字的形、音、义三要素,许慎也有较明确的认识。
  关于文字的形,许滇认为,“仓领之初作书,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文者,物象之本也。”王筠诠释,“物象之本者,物有本然之象,文如之也。”这里指出了文字形体与客观事物形象的联系。
  文字的形与义是紧密相连的。“致孔子书六经,左丘明述春秋传,皆以古文,厥意可得而说。”“今叙篆文,合以古搐……万物咸睹,靡不兼载。”汉字是表意文字,形与意有密切关系,假如许慎对这一点没有充分的认识,是不可能开汉语语义学中分析文字结构,研究文字所表示的原始意义的方法之先河的。
  有了文字,如果不懂它的音,文字就失去了与意义联系的纽带,从而也就丧失了它的功用。许慎尽管非常强调文字的形义,还是看到了字音的重要性。《序》是这样描述字形对语音的依赖关系的:“孝通皇帝时,召通仓领读者,张敞从受之。凉州刺史杜业,沛人爱礼,讲学大夫秦近,亦能言之。”在《说文》中,许慎也是根据“声义相依”的原则,把文字的形、音、义三者结合起来研究。“许以形为主,因形以说音义。”(段玉裁语)“创立了汉民族风格的语言学。”(陆宗达语)
  三、六书说
  《周礼》:八岁入小学,保氏(官名)教国子(公卿大夫之子弟)先以六书(指事、象形,形声、会意,转注、假借)。一曰指事。指事者,视而可识,察而见意,上下是也。二曰象形。象形者,画成其物,随体诘诎,日月是也。三曰形声。形声者,以事为名,取譬(喻也)相成,江河是也。四曰会意。会意者,比类合谊,以见指撝,武信是也,五日转注。转注者,建类一首,同意相受,考老是也。六日假借。假借者,本无其字,依声托事,令长是也。
  六书的概念经过许慎的具体解说,并举出例字,建立起汉字的造字和用字条例,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许慎之后,有不少学者对许说加以阐释,推动六书理论趋于成熟。古人并不是先定出六书的原则,然后再造字;而是在汉字大量产生,相当成熟之后,人们才根据汉字的实际情况进行客观分析、归纳,逐步得出结论。这个结论与汉字的形体构造和具体使用基本上是相符的,因而对文字学研究作出了不朽的理论贡献。
  由于时代的局限,六书也有不科学、不完善的地方。许慎对六书的定义,每书只用八个字概括,由于太简单,而带来界说的含混,使得后世理解各异,如转注一书一千多年来,争议纷纭,莫衷一是,再如有些分类不易区分,出现跨类的汉字结构。此外有些汉字结构不属于上述六类。
  四、文字与社会生活的关系
  从伏羲统治天下,作八卦来表示法定图像,到神农结绳来记录事物,由于“庶业其繁,饰伪萌生”,又产生了仓颉造书契,但“仓领之作书,盖依类象形”,图画性太弧,刻写不便,这种文字也不能适应飞速发展的社会的要求,因而又有“其后形声相益”,造出了大批形声字。“其后诸侯力证,不统于王……分为七国,田畴异亩,车涂异轨,律令异法,衣冠异制,言语异声,文字异形。”可见,社会的分裂造成了语言文字的分裂,“言语异声,文字异形刀,是不便于语言文字发展的,它是由于政治动乱,社会分裂等复杂缘由引起的。
  春秋战国以后,“秦始皇初兼天下”,社会政治经济进一步发展,为了使当时处于分裂状态的文字得到统一,“丞相李斯乃奏同之。”“斯作《仓领篇》,中车府令赵高作《爱历篇》,太史令胡毋敬作《博学篇》,皆取史籀大篆,或颇省改,所谓小篆者也。”其后,又由于“大发吏卒,兴戍役,官狱职务繁,初有隶书,以趣简易,而古文由此绝矣。”可见,文字的发展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的,从图形倒符号,从表形到形音皆备,从复杂到简易,都揭示了社会因素對文字发展的促进作用。
  当然,统治者的意志对语言文字的变化也会产生影响。“孝平皇帝时,征礼等百余人,令说文字未央庭中……黄门侍郎杨雄,采以作《训纂篇》”,正是由于统治者的这种高度重视,才有“凡《仓领》以下十四篇,凡五千三百四十字,群书所载,略存之炙。”
  文字的发展对于社会政治文化也会起到一定的作用。“盖文字者,经艺之本,王政之始。”、“本立而道生,知大下之至喷而不可乱也”、“百工以关,万品以察,盖取诸夫。夫,扬于王庭,言文者宣明教化于王者朝庭。”从这些我们可以看到许慎强调文字为政治服务的思想。
  总之,一千八百多年前的许慎,不但以其巨著《说文解字》,创立了汉民族语言学的主要学科一一文献语言学;而且,他的许多具有朴素的唯物主义的语言学观,时至今日还在产生巨大影响,值得我们继续学习和研究。
  参考文献:
  [1]许慎.说文解字[M].北京:中华书局,1981.
  [2]李奇瑞.从说文解字序看许慎的语言观[N].九江师专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7(1)
  [3]李代祥.六书阐要—重读《说文解字·序》[J].汉字文化.1998(1)
  [4]刘静.传统六书说论评[N].重庆三峡学院学报.2008(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0173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