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新媒体下网络主播异军突起现象

作者:未知

  随着社会和科技的不断发展,新型媒体层出不穷,网络主播已成为较为流行的主播形式。网络主播通过直播的方式在网络平台上与观众进行实时交流互动,从而达到直播的目的。直播平台与主播的互利共盈,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网络主播的行列。而网络主播的零门槛,相关管理部门对这一行业的管理机制尚未成熟,导致主播的素质参差不齐,直播的内容良莠不齐。近几年来,网络直播行业问题层出不穷,引起社会的热议与关注。本文中,笔者浅析近期网络主播异军突起这一现象,力求取其精华、舍其糟粕,让新媒体下网络主播向更好更优的方向发展。
  一、新媒体下网络主播异军突起的原因
  从时代背景来看,科技的不断发展使得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越来越方便,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在我国的普及极大地促进了新媒体的发展。对于当代人来说,手机已经成为了生活中必不可缺的一部分,是人们与世界接轨的一个重要渠道。另外,4G网络等高质量高速度的数据传播,让人们可以通过直播软件随时随地收看自己感兴趣的直播节目,而非需要依赖固定的宽带信号。从观众需求角度来分析,它比传统电视广播节目具有更为丰富、可自由选择的节目形式、内容,更受观众欢迎。高德哈巴提出过一个概念,叫“注意力经济”,简单地说,就是将观者的心理品质与经济活动的商品属性结合起来,网络直播中的“送礼物”恰好体现了这一点。直播中,观众与主播在线交流,除了即时评论外,还可以“送礼物”。观众为表达对主播的喜爱或吸引主播对其的关注,在直播平台中将钱换成虚拟币,去购买虚拟礼物,将礼物送给主播。主播将收到的礼物等价交换成虚拟币,再将虚拟币换算成人民币,然后与直播平台分成。一个主播收到的礼物越多,经济效益也就越大,从而吸引更多的人去从事这一行业。
  二、新媒体下网络主播异军突起的正面效应
  网络直播这一新兴节目形式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给我们的生活和媒体的发展带来了一些正面的影响,笔者认为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网络直播是一种全新的节目形式。网络直播形式多样,有才艺展示、游戏直播、单纯闲聊等,观众通过观看不同类型的直播节目消遣并且从中获取对其自身有益的信息。网络直播与观众的互动十分便捷,只要有网络信号,都可以进行直播与观看。2016年9月15日,媒体中最具权威性的央视新闻频道通过央视新闻官方微博对天宫二号的正式发射进行了网络直播,通过央视新闻新媒体在现场的独家机位,与广大网友一同见证天宫二号发射这一历史性的一刻。这段长达五个小时的直播吸引了542万次的播放和10万条网友评论、11万次点赞。
  2.网络直播拉近了主播与观众之间的距离,观众与主播在线上实时互动,主播可以根据观众的需求不断地调整完善自己的节目,使得直播节目更受观众的喜爱。
  3.网络直播的方式也使信息的交流传播更为迅速便捷,人们可以及时了解发生在世界各地的最新消息。在线直播只需要一台电脑或是一部手机,这对于信息传播这一领域的发展进步也大有好处。
  三、新媒体下网络直播中存在的问题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其两面性,网络直播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便利,但网络主播和直播的横空出世还是造成了一些弊端,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1.主播直播节目不需要上岗证。网络平台对主播的“零门槛”使得主播素质参差不齐,使直播节目一定程度上对受众和社会造成不良的影响。网络直播中的打赏制度,使很多主播为了得到更多的打赏而做一些毫无底线的直播。如前段时间一主播为了博取眼球,故意在直播中做出疑似吸毒的动作,对社会造成了非常不好的负面影响。
  2.直播平台对观众群体没有限制。主播直播节目中的好多观众是孩子,孩子缺乏足够的判断力,低级趣味的直播内容对孩子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在主播向观众所要礼物的过程中,金钱观念薄弱的孩子很有可能大手笔地去购买礼物。有新闻报道,在2017年,广州的何先生发现银行卡账户余额不足,原来是自己的儿子记住了支付密码,用这些钱给网络女主播打赏,最高的一笔打赏甚至达到近万元!这样的案例在近段时间层出不穷。
  3.网络直播缺少完整的管理机制。一些主播只顾自身最大化,捡着漏洞进行直播、传播一些不良东西;很多直播平台也为了获取最高利益,不仅不对直播内容敏感的主播进行管理,反而还和一些媒体联合推广内容低俗的直播节目。如之前央视曝出的《今日头条》客户端就会不定期推送直播秀链接,而这些链接大多数来自于“火山直播”等平台,直播内容低俗不堪,女主播穿着暴露的衣服,甚至裸露身体进行一些色情表演等。正是这些不良直播平台和媒体的推波助澜,才使得网络直播坏风气扩散,网络直播的管控急需加强。
  四、新媒体下网络直播管理的应对策略
  笔者认为,对待网络直播的管理应从三方面完善。
  1.在政策监管方面。直播要以内容为王,要直播高质量的,有意義的精华。政府出台政策规定主播直播需持证上岗,增加网络直播的门槛,从而提高主播的素质;相关部门应完善惩罚机制,建立完善的处罚制度。通过建立劣迹主播黑名单,取消有不良直播行为主播的直播资格等,有效削减劣迹主播。
  2.在直播平台监管方面。直播平台应规定网络主播和用户的注册均采取实名制。网络主播注册实名制有利于主播信息的采集,并在主播有违法直播时及时掌握主播的个人信息,进行处罚。用户的注册则着重关注未成年用户,对其能观看的直播节目进行一定的检查筛选,并限制他们的打赏金额额度;直播平台且应加强对直播节目的巡逻监管,时刻关注直播中是否存在敏感信息,或者设置能够自动屏蔽敏感词汇、信息的直播检测系统从而阻止不良信息的传播;直播平台本身也应该有健康的传播意识,而不是为了追求平台的用户及平台利益而放任主播做一些低俗的直播,甚至为这类节目去宣传。
  3.在主播自身的完善方面。主播自身的直播意识十分重要,主播应提高自身的审美标准和影响力意识,主动从屏幕中“走出来”,贴近生活,去适应人们生活习惯的变化,做高质量的节目。一位优秀的主播要将心血倾注于丰富自己的直播内容、为观众带去更多更好的节目,也只有做到这些,才能不至被淘汰。
  总之,新媒体下网络主播异军突起带给我们很多的促进与冲击。媒体,应该是向观众传达积极的、健康的、真实的内容的信息媒介。网络主播持证上岗是未新媒体下网络主播持续发展的必经之路,只有对传播者进行严格的管控,让网络主播倾心去做好节目、做好榜样,我们的媒体行业才会持续健康快速地发展。
  参考文献:
  [1]刘强.《论网络直播发展中的问题及对策探究》[J].新闻研究导刊,2016-10-10
  [2]邓昌平.《网络直播的发展研究》[J].新媒体研究,2016年第21期
  [3]黄勇军、张国建.《网络主播的特性与监管》[J]中国广播电视学刊,2016年第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0361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