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中国背景下体育与医学的结合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文章在分析健康中国目标与任务的基础上,对体育与医学结合的必然性进行了剖析,提出了体医结合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并对促进体育与医学的结合提出几点建议:(1)正视医学的局限性,准确定位体育的功能;(2)对竞技体育科技加以转化和利用;(3)完善体育医疗机构制度;(4)构建健康管理体系,转变疾病管理治疗的旧观念。
  关键词:健康中国  体育  医学  结合
  中图分类号:G8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2813(2019)05(b)-0003-02
  Absrtact:Based on the analysis of the goals and tasks of healthy China,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necessity of combining physical education with medicine, and points out the practical problems that need to be solved. Some suggestions are put forward to promote the combination of sports and medicine:(1)Face up to the limitation of medicine and accurately locate the function of sports;(2)Transform and utilize competitive sports science and technology;(3)Perfecting the system of sports and medical institutions;(4)Constructing health management system and changing the old concept of disease management and treatment.
  Key Words:Healthy China; Sports; Medicine; Combination
  2016年lO月2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明确将健康放在首位,使得“健康”被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在这一背景下,积极推动体育与医学的结合是贯彻落实《“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的重要手段;同时也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所提出的“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论断的一个有效手段。
  1  健康中国的目标与任务
  1.1 健康中国的目标
  使人民健康水平持续提升,使主要健康危险因素得到有效控制,使健康服务能力大幅度提升,使健康產业规模显著扩大,使健康制度体系更加完善;推动人人参与,人人尽力,人人享有,最终实现全民健康,是健康中国的战略目标。
  1.2 健康中国的任务
  2016年10月2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提出“普及健康生活、优化健康服务、完善健康保障、建设健康环境、发展健康产业”五个方面的战略任务。
  2  体育与医学结合的必然性
  2.1 体育具有维持身体健康、预防疾病的作用
  大量的科学实验明确说明适量的体育锻炼有助于人体的健康和减少慢性病危险因素,而且对改善青少年的生长发育、心肺功能以及心理状态等都具有显著的健康效益。据世界卫生组织研究发现,生活方式是人类身体健康和人体寿命的决定性因素,而运动不足则是现代人不良生活方式的表现形式之一。如果运动不足这一现象被消除,则40%的癌症和至少80% 的中风、心脏病、2型糖尿病可以得到预防[1]。
  2.2 现代医学的不足与局限
  不可否认,在当今科学技术不断发展的今天,现代医学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已经从早期简单、肤浅的阶段成为一门十分复杂、深奥的学科。但我们必须承认,现代医学还存在许多不足与局限,达不到人们对医学的期望值,有时甚至使人处于无奈的境地。比如:长期服用药物带来的副作用、许多疾病缺乏有效的治疗方法、慢性疾病无法根治等。
  2.3 健康问题复杂而艰巨
  体育锻炼不足已被世界卫生组织确定为是21世纪全球最大的公共卫生问题,认为它是引发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头号杀手,给我国卫生与健康事业带来了严峻的挑战[2]。一方面,既在人口健康状态方面呈现出居民患病结构的变化和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患病率迅速上升,也面临着疾病年轻化、慢性病蔓延、亚健康常态化严重威胁人体健康的问题。另一方面,由于体育锻炼与医学治疗的相互分离导致了人们不具有科学的健身知识和正确的锻炼方法,长期以来得不到满意的锻炼效果,甚至伤害身体。
  2.4 体育与医学的结合对人体健康具有重要的意义
  2016年,《“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要通过加强体医融合和非医疗健康干预的方式提高全民身体素质[3]。该纲要为促进健康提供了新模式和途径—体医融合,即将体育学科与医学学科两者的有机融合,运用医学严谨的思路和方法,使体育运动更加科学化和合理化。在健康中国背景下,体育与医学结合,将会拓宽人们对人体健康的研究,为人类健康作出更多的贡献。
  3  体医结合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
  3.1 民众过于依赖医学,生活医学化越发严重
  “医学化”概念是20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形成的。康纳德指出“医学化”是指“把某些行为定义为医学问题或疾病,并授权或许可医疗行业为之提供某种治疗”。比如肥胖、焦虑、多动、失眠等一些异常行为被纳入了医学范畴;同时人类自然的生命过程,如生育、经期不适 、更年期 、衰老、死亡等也被医学化。这导致人们生活在被各种疾病包围的世界中,使人类对健康的恐惧不断加深,从而更加的依赖医学。其实在很多情况下医学治疗并不是最佳的方法,甚至说根本就不需要医学治疗。   3.2 体育医疗服务系统存在不足
  我国现有的体育医疗服务系统主要服务于竞技体育,以满足少数运动员的医疗需求为目标,是防治运动性伤病的医疗系统。伴随着我国竞技体育运动的发展和全民健身活动的广泛普及,无论是运动员训练比赛,还是全民健身,由此而产生的运动性损伤、运动性伤病的治疗与康复工作愈发艰巨。竞技体育医疗服务系统作为体育学科与医学学科的交集处,理应受到两方管理者的关注,然而由于过去体制的条块分割,使此部分成为两不管地带[4]。
  3.3 体制机制问题日益明显
  作为健康中国背景下一个新的理论,体医结合势在必行。但是直到现在,我国的健康投入在公共财政中的优先地位仍然没有得到制度保障,体医结合的实施与推广还处在初级阶段。我国现有的公共卫生设施薄弱,尤其是当前医疗和卫生公共服务体系很难应对日益严重的慢性病问题。我们需要得到国家的政策支持和资金投入来开展体育医疗的相关研究,支持相关组织、机构的建设和相关人才的培养。
  4  体医结合的发展思路
  4.1 正视医学的局限性,准确定位体育的功能
  我们必须认识到,医学并不是万能的,医学本身的局限性并不能解决所有的健康问题,我们要对医学治疗抱以合理的期待。一方面可以减少患者在疗程结束后的落差感,另一方面也能促进民众对生活医学化进行反思。而体育锻炼,绝不仅仅是用于预防疾病、强身健体,还可以用于治疗疾病、病后康复。因此,正视医学的局限性和准确定位体育的功能,使医学在应对慢性病时把体育锻炼做为一项重要内容,是推动体医结合发展的关键。
  4.2 对竞技体育科技加以转化和利用
  2016年里约奥运会前夕,我们利用体能训练技术中的核心稳定训练与临床医学技术中的手法治疗相结合的手段为患有腰痛的运动员进行治疗,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这是体育结合医疗的典例[5]。如果这一科研成果可以加以转化,运用到治疗慢性腰痛上,不仅可以避免资源浪费,还可以造福大众。
  4.3 完善体育医疗机构制度
  美国著名的运动流行病学专家Steve N Blair指出:体力活动不足将成为21世纪最大的公共卫生问题[6]。2007年,美国运动医学会推出“运动是良医”的项目目的就是通过增加体力活动促进全民健康、预防慢性疾病,我們应该借鉴美国运动医学会构建的“运动是良医解决方案”。前期可以通过改革体育院校和医学院校的相关课程,共同培养社会需要的复合型人才。国家卫生部门要建立医院支持网络,以支援体育医疗团队、满足群众需要;要在体育部门的带领下,结合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社区相关协会组织、健身行业等,以有效的政策为杠杆,以体力活动生命系统为支点,共同卸下慢性疾病防治的包袱[7]。
  4.4 构建健康管理体系,转变疾病管理治疗的旧观念
  疾病的演变过程不易被察觉, 且往往需要几年到十几年, 甚至几十年,所以我们有足够长的时间通过健康管理来预防疾病的发生或延缓疾病的进展。而健康管理就是指在上述所指的“时间段”对个体或群体的各种健康危险因素的评估、分析、预测、预防以及改善等过程。要将健康管理融入政策、人群与社会,丰富并改善其理论,制定出符合我国国情,能广泛推广应用的健康管理方案。
  5  结语
  实现全民健康是健康中国的根本目的,是人类生存与发展的基本要求。但是伴随着科技进步和社会发展带来的不良生活方式、环境污染等因素,导致的疾病谱变化和慢性病发生率显著上升,已经严重威胁了人类的健康。在健康中国背景下,加强体育与医改有机结合,通过体医结合产生的成果为人类健康服务,才能达到全民健康的目的。
  参考文献
  [1] 李红娟,王正珍,隋雪梅,等.运动是良医:最好的循证实践[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13,36(6):43-48.
  [2] 乔玉成,王卫军.全球人口体力活动不足的概况及特征[J].体育科学,2015,35(8):8-15.
  [3] 中共中央国务院.“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Z].2016.
  [4] 李豪杰.论体育医疗服务系统——价值论证与系统建构[D].北京体育大学,2004.
  [5] 金晨,李靖.核心稳定训练结合整脊术治疗运动员脊柱源慢性腰痛的研究[J].天津体育学院学报,2016,3(3):264-269.
  [6] Blair SN.Physical inactivity:the biggest public health problem of the 21st century[J].Nutrition Bulletin,2007,32(2):113-117.
  [7] 岳建军,龚俊丽,贝迎九,等.体力活动生命体征:运动是良医的核心、体医融合的支点[J].成都体育学院学报,2018,44(6):116-12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0486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