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民歌《小河淌水》的音乐艺术分析

作者:未知

  
  [摘 要]滇西民族音乐历史传统悠久且特点鲜明。现阶段我们对民族歌曲的解读研究以及改编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从地方民族音乐中挖掘新的营养同样也是一种创新。歌曲《小河淌水》的创作源头是云南滇西文化,通过研究《小河淌水》的音乐特点与情感处理则可以进一步深入地解读、诠释作品。
  [关键词]民族民间音乐;云南滇西;《小河淌水》;音乐分析
  [中图分类号]J60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2233(2019)07-0084-02
   云南民族音乐作品在中国民族民间艺术的宝库中熠熠生辉,主要的特点就是诗与乐的完美结合,这种规范的音乐形式以其节韵规范的内涵美受到音乐研究者的高度青睐。近年来,在我们的音乐创作领域涌现了如《小河淌水》等很多彰显地方特点的民歌作品。
  
  
  一、《小河淌水》的创作历程与时代背景
  《小河淌水》这首云南弥渡的地方民歌音域宽广,歌曲旋律流畅欢快,歌词既写实又抒情,质朴无华的作品整体呈现出一种由内而外的美感。这首作品属于滇西民歌中的经典,除自身的旋律美以外,更让人不能忘怀的是它歌词的画面美。作品《小河淌水》是在全国解放前的1947年,在革命年代随着党和人民的艰苦卓绝斗争的大背景下,在云南大学的校园里创作问世,作品中所体现的文学意蕴和质朴之情使之快速传唱于大江南北,并以其独特的艺术魅力感动了全国的人民大众,并见证着党和国家走向最终的辉煌胜利。[1]20世纪50年代起这首作品被颇多歌唱家演绎后收录于声乐教学的教材之中,开始以其独特的营养哺育成长中的学生。
  云南省弥渡县是云贵高原上的一颗明珠,弥渡的传统艺术形式极其丰富,地方音乐更是滇西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作者尹宜公(1924-2005)是云南弥渡人,1944年参加革命,尹宜公曾担任云南省级单位多项职务,不但在艺术道路上造诣颇深,在政治仕途上同样服务于一方人民。弥渡歌曲《小河淌水》作品的创作是源于一个当地久为流传的故事:当年在弥渡的茶马古道上,河边有少女在洗衣服,急湍的河水把少女浣洗的衣服冲走,年轻的小伙子看到后跳入河中把打捞上来的衣物交还与少女,爱情就这样开始,相爱的两人相互表达了婚娶的愿望后,却因满载茶叶的马队要赶路不得不分别了……。于是弥渡人便有了故事的素材,也有了后来的《小河淌水》。与故事同样唯美的是作品《小河淌水》的文学色彩,歌词中的爱情故事描绘得婉转而含蓄,质朴而热烈。借景抒情与寫实主义相结合的表达形式更突出浪漫的故事色彩与民族情调。
  从歌词所勾勒的画面可以看出,阿哥阿妹面对自己的心上人时只能遥寄思念,仅仅能够在遥远的上岗山徘徊遥望,与之相伴的是溪水河流与水中明月……极强的画面感流露的全是炽热的情感,浓郁的相思,加上一声声莺歌般的歌声,这怎不使听者落泪见者惆怅。[2]内心的思念与情感的压抑无处不向人诉说着相爱不得相见,也用了强烈的对比:歌声之美与距离之感。在副歌和结尾处的歌词内容也可以看得出,经历这一场遥寄相思的歌中对话后,表达出了情感的释放和互诉衷肠的内心世界。“亮汪汪、清悠悠”在字面上,结合了诗歌的韵律,采用了叙述的笔法,清晰而又准确地表达出了声乐语言的魅力所在。
  这首作品与其他作品的歌词相比而言,更值得品味与解读的是文字与地方音乐旋律相互交织的灵动婉转之美,歌词字句结合歌曲旋律的提炼,以及歌词在旋律中所体现出来的现实主义的创作特点,最终使得歌曲《小河淌水》不仅在歌词和旋律层面,甚至在音乐形式与和声织体等方面也是高度吻合。
  
  
  二、《小河淌水》的音乐特点与情感表达
  尹宜公先生创作的歌曲《小河淌水》的歌词还给我们留下了充足的想象空间。简洁的语言已勾勒出详尽丰富的画面,现实主义的手法也道尽了生活中的各种现象,蕴含着哲理的同时也给人无限遐想。一针见血地将爱恋与思念呈现出来,也为后面的歌声做足了铺垫。向往爱情渴望幸福是多么单纯而美好的愿望。
  歌曲《小河淌水》用了极简的音乐素材和寥寥5个乐句构成,全曲采用羽调式的创作基调将羽音和角音相互交错,整体曲风回转呼应具有独特而鲜明的民族音乐特点。伴奏与和声明显体现出小调作品的创作手法,首尾呼应的小调主音以及主副三和弦的交替行进也是作品的独特韵味所在。歌曲《小河淌水》旋律以稳定级进为主的形式进行,部分乐句唱腔灵巧婉转的出现,使整个歌曲以抒情的歌唱状态推向作品高潮的色彩。
  歌曲《小河淌水》的情感表达与处理是解读、诠释再创作的过程,演唱者首先要对云南地方民歌有较多的了解,还要对作品的创作背景和内在表达有一个整体把握,还要对所要演唱的选段曲谱进行深耕细读,最后再运用自己的声乐技术技巧将个人的理解用声乐语言传递给观众这样一个完整的过程。例如作品伊始“月亮出来亮汪汪”,从这句中的“亮”字便可看得出演唱者的气息控制能力,演唱这句那就必须注意发音咬字要标准,同时还要注意力度与情绪,气息稳定做诉说状,歌唱语气中要透露着几分感伤与惆怅。当带着情绪铺叙到歌词“哥像月亮天上走,天上走”,加上人声在音乐功能上作用独特,表现力愈发突出,演唱者要从歌词和音乐属性方面多做研究,用气息将乐句串联起来,演唱时注意旋律线条的连贯,也通过此曲表现出阿妹内心的思念之苦。从作品的整体性能够看出演唱乐句跳跃性明显,上下行旋律走向的相互交换,这都要求演唱者要结合呼吸、咬字吐字、共鸣、音色控制等层面的具体技巧来做好乐句上下行的强弱处理,传递主人公情绪的起伏变化,采取旋律线条的连贯表现以及声音力度的控制收放,以求准确塑造作品人物形象。
  《小河淌水》歌词的音乐性与情感贴合度极高,在进入角色后应当在实际演唱中把握人物的情感角度,阿妹与阿哥分别后望月遥寄相思,借景抒情寓情于景,这种婉转含蓄的表达很容易将人物的内心呈现出来,把握好人物的情感,在演唱出流露出真挚的感情,那作品则是质朴感人的。唱段中“清悠悠” “叫阿哥”音乐表情术语的标注和体使用,颤音的要求以及附点节奏的频繁使用都说明作者的意图是要表现阿哥阿妹的真挚情感,所以在演唱时可以使用语气语感带出乐句的情感表达。阿妹的内心在诉说,这时的情感真挚似是对话,语言和乐句声乐语气呈现得更为明显,不管是歌唱艺术还是表演艺术,最终的目的都是用真情的流露去打动观众,去传递真和美。   
  
  三、《小河淌水》的不同演唱版本比对研究
  歌曲巧妙的音乐构思主要体现在对音乐素材的运用上。整部作品的音乐素材根植于云南民族音乐深厚文化土壤,在音乐创作手法与抒情歌曲文化的植入层面,最典型的音乐创作方式的融入不但增添了作品的文化内涵,同时也进一步赋予作品更丰富的情感表现形式。音乐结构与节奏的艺术美则体现在乐句分配与织体行进,别出心裁地使用了中国民歌的作曲手法,旋律线条清晰明快,演唱时连贯而流畅,织体和旋律流向都是淳朴自然的抒情曲风,《小河淌水》的整体音乐特点洋溢着民族音乐的人文气息。
  不同歌唱家演绎的版本解读诠释有所不同。例如:彭麗媛的演绎处理人物塑造得规范端庄,阿妹阿哥的思念尽显,令人听来回味无穷。宋祖英的版本则显得相对空谷回转缥缈悠扬,对歌曲中很多乐句快速灵巧的处理,使整个歌曲以激进、爆发的歌唱状态推向作品高潮的色彩,呈现出阿哥阿妹的细腻情感。[3]再有龚琳娜的版本,则显得俏皮轻松,让人感到思念的弦外之音,是一位嬉戏的阿妹阿哥,龚琳娜的演唱极其注意吐字的力度,每个字都舒展有力并清晰而又准确地连贯发出,使演唱者运用饱满的歌唱情绪做到声音的干净空灵。
  要做好不同版本的吸收与学习,不可忽视的一点是一定要注意伴奏音乐的特点,在诠释作品时要结合伴奏音乐的形式。可以看出作品大多是采用了柱式和弦,音乐功能为属七和弦。声乐演唱则运用了跳进音程,其音乐行进极其细腻,在音乐的审美范畴内,这不仅是声乐气息技术技巧的难度体现,也是作曲家别有用意的安排和写作。通过此般音乐设置和写作,将人声与乐器伴奏相互交融、相互补充、相得益彰,淋漓尽致地展现了阿哥阿妹的思念之情。在演唱歌曲时,要注意语言中所透露的音乐情感,最终将爱情故事的意境表达出来,使作品的艺术形象形成一个鲜明的主题。作品主要表现在由舒缓松弛的乐句展开,与之前相对自由的节奏型相比,节奏特点在于节拍的音乐行进一起带出同性质的旋律与和声,结合乐句的律动和流动把握作品。
  
  
  结 语
  滇西民歌《小河淌水》是云南民歌作品中的经典,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纳入到声乐教材曲目后,是很多实践者在声乐演唱的学习道路上都要学习演唱的作品,作品具有较高的民族音乐艺术价值。演唱歌曲的核心点在于作品的把握和处理,无论是作品的节奏音准抑或是发音吐字,除了技术技巧层面外,作品整体的情感把握与处理显得更为重要,以期帮助学者更好地解读处理《小河淌水》这首经典作品。
  
  注释:
  [1]李 婷.对中国民族音乐教育实施分层教学的策略分析[J].艺术教育,2015(02):112.
  [2]居其宏.当代音乐的批评话语[M].上海: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2002(09):292—293.
  [3]汪毓和.中国近现代音乐史[J].人民音乐出版社,2009(06):133.
  
  
  (责任编辑:张洪全)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0551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