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历史记忆与文学抒情

作者:未知

  摘要:人类源远流长的文化形态主要包含文学和历史两类,二者之间紧密相连、相互铺衬。一般历史为过去发生的事件,包含历史记载,即历史性,还包含与自然相对的人类的文化与文明。而文学则能够对历史给予表征,通过对历史所记载的故事给予借用与演绎,在书写过去的历史事件的同时能够更好的对其有所见证,并通过文学的方式对历史记忆给予展现与抒情。基于此,本文主要对历史记忆与文学抒情进行了简要的分析,以供参考。
  关键词:历史记忆;文学抒情;探讨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9129(2018)21-0051-01
  Abstract: the long history of human culture mainly includes two kinds of literature and history, which are closely connected with each other. General history is an event that took place in the past. It contains historical records, that is, historic, and also contains the culture and civilization of mankind opposite to nature. Literature, on the other hand, can characterize history. By borrowing and interpreting the stories recorded in history, it can better witness past historical events while writing them, and demonstrate and lyrical historical memories through literary methods. Based on this, this paper mainly analyzes the historical memory and literary lyrics for reference.
  Key words: historical memory; Literary lyricism; discussion
  引言。文明的发展往往是通过长时间的积累从而由量变转变为质变的过程,文学作为文明的重要构成内容亦是如此。对于历史而言,文学能够对其给予更好的抒情与呈现,对历史事件、人物、故事给予更多的立意与情感。通过当代文学能够更好的展现历史记忆,并实现二者的融合与发展。
  1 文学通过借鉴历史著作,能够更好地塑造历史人物与描述历史事件
  在我国历史著作中,罗贯中所创作的《三国演义》广而传之,其主要依托于 “七分写实,三分虚构”促进了世人对诸葛亮、刘备、曹操等三国历史人物的更多的认识,同时通过 “火烧赤壁”、“六出祁山”等历史事件使这段历史更加形象的展现在人们的面前。通过历史事件与历史人物的描述,人们能够更加了解当时所处历史环境,并通过历史著作更多的了解人物情感以及事件所传达的意义。除此之外,我国著名历史小说作家二月河在对清朝历史研究后所创作的“帝王系列”,也使人们更加了解到了清代历史,并熟知康乾盛世的繁荣时代。
  2 以文学传承角度出发,更好的展现意象,承载更多的情感
  就历史从文学传承而言,意象通过历代文人所使用,通常承载着浓厚的情感,从而使此意象成为情感表达的某种符号。如南宋遗民词频繁出现与历史事变相关的高频意象,也正是描述这种情况。南宋遗民词中的高频意象,如“新亭”意象,因其本身事件“新亭对泣”就发生在东晋时期,故紧接其后的南北朝时代,文人作品中幾乎没有出现过这个语典。但经过历史的沉淀之后,唐诗中就有人开始将这段历史记忆重提。如李白《金陵新亭》云:“金陵风景好,豪士集新亭。举目山河异,偏伤周顗情。四坐楚囚悲,不忧社稷倾。王公何慷慨,千载仰雄名。”不过,李白此诗也仅是将《世说新语》所载“新亭对泣”故事作了复述而已,“新亭”一词在作者笔下还不具备独立的抒情意义,这在后来的独孤及、吴融等人诗里,也仍然如此。如独孤及的《癸卯岁赴南丰道中闻京师失守寄权士繇韩幼深》一诗说:“莫作新亭泣,徒使夷吾嗤。”他将“新亭泣”与“夷吾嗤”对举连用,目的仍是叙述其事,而“新亭”一词作为独立的文学抒情意象显然还未形成;而在词体文学中,“新亭”作为文学抒情意象的独立使用,此期亦同步进行。如辛弃疾《水龙吟·为韩南涧尚书甲辰岁寿》云:“渡江天马南来,几人真是经纶手。长安父老,新亭风景,可怜依旧。”刘克庄《贺新郎·送陈真州子华》:“多少新亭挥泪客,谁梦中原块土。”赵以夫《桂枝香·四明鄞江楼九日》:“引杯抚剑凭高处,黯消魂、目断天北。至今人笑,新亭坐间,泪珠空滴。”由此可知,“新亭”一词在上述作品中,已不再体现为对历史往事的回顾或侧重叙述一个历史故事,而是成为讽刺南宋统治者苟且偷安的代名词。这样的文学传统,自然被南宋遗民词所接受。因此,遗民词中类似“新亭”如此高频出现的文学抒情意象,正是历代文人不断沿用、发展的结果。
  3 以文学思维更好的展现实作者现实社会反思
  历史小说不但作为历史事实或历史事件的重新叙述,同时其通过创作能够更好的展现当时历史人物情感表达以及对社会的深刻反思。如井上靖的《异域的人》创作语战后初期,在发表后获得了巨大的反响,小说当中不仅展现了雄伟的英雄、独特的异域风情,同时小说自身也包含着启迪性思想。在小说当中,作者通过历史让班超为小说主人公原型塑造了人生孤寂与痛苦,并坚持前行,在作品当中作家并非为了对历史人物、事件进行重述或表达主人公孤独美感,其主要意义在于对现实的反思。在对主人公人生追求给予肯定与赞扬的同时,更同时又以悲剧性结局对主人公当时所处战乱时期的悲叹,体现出对战争与文化的现实思考。其中小说情节当中“正是现实的战争使得人类的灵魂无所归依,产生‘故国何处’的迷茫和悲哀”描述曾经亲历战争同时目睹众多生命惨死在战争中的场景,利用主人公人生经历应对现实给予展现。在小说的最后,西域文化在中原的传播与兴旺中其隐含着 “战争和文化”关系的关键内容。其中战争带来流血和杀戮,仪式带来文化的结合与碰撞,战争能够实现短暂的占领与征服,但文化却能够永久的传扬与保存,这正是小说重点描述西域文化的反向占领以及与汉文化自然结合的真正的用意。雄图霸业转瞬间灰飞烟灭,而文化却悄无声息地渗入历史的底流,跨越国家疆界与民族隔阂,滋润连通。
  结语:综上所述,本文从文学角度对历史相关记忆进行了简要的阐述,并通过文学形式更好的表达了历史人物、事件所呈现的情况与现实意义,从而将历史记忆通过文学抒情的方式给予展现,从而能够更好的促进历史与文学之间的联系,促进二者的融合与传承。
  参考文献:
  [1]王景武.聆听历史的跫音[N].衡水日报,2018-12-06(A01).
  [2]曲慧钰.历史的记忆,时间的诉说——奥尔加·托卡尔丘克的“百年孤独”[J].世界文化,2018(12):30-3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1553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