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生死场》看萧红小说的乡土意识

作者:未知

  摘要:萧红虽然一生短暂,但却创作了众多小说作品,其中乡土题材是萧红的最爱,她对乡土小说文本的细致描绘予人一种亲近感,民间因素表现形态独立且突出,展现了她独有的文学创作价值。《生死场》是萧红晚期的代表作,在鲁迅的支持下,萧红完成了这部作品。本文就从《生死场》的乡土气息描绘、乡土性成因分析以及乡土文学论述三个方面简单解读了民国才女萧红的乡土文学意识。
  关键词:《生死场》;乡土性成因;乡土文学
  中图分类号:I207.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9129(2018)20-0046-01
  Abstract: although xiao hong's life is short, she has created many novels, among which the local theme is xiao hong's favorite. Her detailed description of the local novel text gives people a sense of affinity. The folk factors are independent and prominent, showing her unique literary creation value. The scene of life and death is xiao hong's representative work in the late period. With the support of lu xun, xiao hong completed this work. This paper simply interprets the local literature consciousness of xiao hong, a talented woman in the republic of China, from three aspects: the description of the local flavor, the analysis of the origin of the local character and the discussion of the local literature.
  Key words: life and death field; Local origin; Vernacular literature
   萧红被人们称为“20世纪30年代的文学洛神”,她的《生死场》备受关注和赞誉,且因为《生死场》中传神的乡土性描述刻画,文学界也更加关注她后期在日本、香港所创作的《马伯乐》和《呼兰河传》,充分肯定了她的文学创作成就与价值,也体现了萧红作品独有的个性风格。
  1 《生死场》中的乡土描写
   萧红是一名独特的作家,如果读者不能贴心感受她的作品,则很难走进她的内心世界,更无法理解她的文学作品,所以说萧红的一生都相当孤寂,很难寻觅到文学上的知心知音。这一方面说明萧红的心思是细腻且深邃的,一方面也说明了她在那个思想禁锢的年代却不同于寻常人,追寻精神的自由,希望披露当时社会中人们的愚昧。同时,她虽内心自由却也十分敬重、深爱自己的乡土,希望用自己的笔触记录下故乡的风土人情,在其中灌注所有的爱恨情仇。在《生死场》中,萧红对乡土的描写是全方位的,她既注重对乡土人物的形象刻画,也在乡土风景中倾注了大量的诗意描绘内容。就以乡土风情的诗意描绘为例,作为一名出生并生活在北方的女孩,萧红对乡土风景的描绘与刻画相当细腻,她善于运用各种修辞格赋予景物以人的灵性,自然万物在她的眼界里都变得动感十足,即便是荒凉的北大荒在萧红的笔触下也会变得自由美丽。 萧红本身是具有一定绘画功底的,所以她能做到以画入文,实现绘画与文学的巧妙融合,用自己极其敏锐的目光准确把握、捕捉乡土乡村环境特点,为读者展现东北边陲小镇最为鲜活、特色的风土景观。从文学评价的角度来讲,萧红就是能抓住北方乡村中所存在的独特时空感,相比于其他作者的传统小说中过分注重时间因素不同,在她的小说中我们能看到以场景作为叙述线索、以空间作为结构中心的乡村乡土场景描述,其所展示的空间是完全开放的。就以《生死场》为例,作品中就呈现了一个个相对独立的、场景之间存在空间组合互动的立体化形态,萧红在创作中保证了每一个文学片段、每一个文学场景都能围绕“生死场”这一巨大的生存空间所展开,其中还设置与展示了一种北方乡村中信马由缰的自由感。这种文学时空结构开放、自由且博大,给予读者无限的自由臆想空间,打造了一个可分可合、时空交错的多层次艺术整体,这就是萧红在她的《生死场》以及许多乡土题材文学作品中都会出现的乡土描写风格[1]。
  2 萧红小说乡土性的成因
   萧红乡土题材小说中的乡土性极为浓重鲜明,它代表了萧红文学创作风格的特殊性,这样的写作风格能够让人领略到乡土的自然之美,甚至能够從其中揣摩人性与命运的深刻性。从乡土自然气息折射人生,这也是萧红小说乡土性形成的原因。萧红是非常善于进行语言渗透、人物塑造和自然景观刻画展现的,在这些文化元素的渗透过程中,萧红的文学情绪也就逐渐散发出来。 比如说她独具特色的东北地方方言运用也是萧红小说乡土性形成的关键要素。虽然东北话最为接近普通话,但它也有着自己的特点,萧红儿时深受东北文化的多民族、多地域人文文化浸染,所以在文学创作中也渗透了不少的东北乡土气息内容,甚至这些逐渐成为了她小说创作的灵魂。例如在《生死场》中就有“婶娘你挨唉什么呢?我要娶她哩。”、“久当胡子哩!不受欺负哩。”这些小说中的对话颇具东北方言特色,且通过这些对话我们也能清晰感受到体现在东北人身上那种最真实、最生动、最淳朴的性格一面,甚至从他们的对话中也能透析他们的内心,这对于小说精神主题的凸出体现是非常具有价值意义的[2]。
  3 如何看待远离乡村的乡土文学
   现代乡土文学被冷落,是因为许多作家远离乡村,只能站在几千里以外的地方回望乡村。萧红在东渡日本以后远离乡村,但她依然能创作出《呼兰河传》、《马伯乐》这样优秀的乡土题材作品,所以萧红的乡土意识已经深深烙印于她的心中,笔触下的创作只是自己感情与意识的真实流露。就像《生死场》一样,它所描写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里,人们呈现出一种民族病态,这也是萧红希望站在社会、远离乡村角度所提出的创作观点。在萧红离开东北农村后,东北农村中所体现出的落后、愚昧、闭塞、病态的生存景观令人唏嘘不已,而萧红也站在远离乡村的角度透彻领悟、分析了“生”与“死”的内涵,将“生死之间相走相亲”的主题贯穿于整部作品,展现了一种相生相克的哲学。这些实际上是萧红在远离乡村、回望乡土时才能看到、领悟到的东西。所以说萧红的内心还是与乡土牵挂的,她的乡土意识强烈,并不存在“远离”一说,这也是因为她拥有着丰富且真实的乡土生活经历。相比于现代作家,这种乡土生活阅历则是他们所缺乏的。
  总结: 萧红的《生死场》是一首漂泊者的乡土之歌,她在其中刻画了“生”与“死”两种状态,实则是对人性的深刻抨击,在鲁迅的支持下,萧红的笔触也更加犀利,更加具有乡土人情味,这就是萧红小说的乡土意识表现。
  参考文献:
  [1]宁晓燕.谈《生死场》的民间立场[J].中外交流,2018(45):86.
  [2]董俐君.萧红小说中的"都市" ——以《生死场》《马伯乐》《小城三月》等为例[J].青年文学家,2018(27):40-4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1768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