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中美两国网络空间战略主权观念的国际法分析

作者:未知

  摘  要:在20世纪40年代,通信保密进入学术界,信息安全的实践在各国早已出现,其涉及的范围十分广泛,在各类物理安全的基础上,包括了“通信和网络安全”的要素。随着全球社会信息化的深入和持续推进,相比物理的现实社会,网络空间当中的数字社会在各个领域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数量的变化带来了质量的变化,以数字化、网络化、互联化为特征的网络社会,为信息安全带来了新环境。中美两国在贸易战的背景之下,网络空间的主权概念也潜在的发生了诸多的变化。
  关键词:主权;网络安全;国家安全
  1.互联网发展与全球网络空间关键资源
  网络空间是指全球互联的数字信息,是对通信基础设施的总称,它的发展便利了通信带动了经济的增长,方便了公共福利的提供成为正常社会运转必不可少的重要支撑之一。支撑这一网络空间的基础设施,某些维系整个网络空间正常运转以及保障不同行为顺畅使用网络空间的有形和无形的设备、要素构成了网络空间的关键资源。具体来讲,包括以下具有代表性的资源:
  根服务器、根区文件、根区文件系统:这三部分共同支撑着域名解析服务器的正常运转。所谓的域名解析是指在网络用户使用的自然语言与网络传输协议当中所设置的IP地址之间进行转化的操作,用户访问互联网,输入的网址使用自然语言记录的,而终端和服务器需要将其转化为对应的IP地址,才能真正的实现有效的访问,而国际共用的13台服务器当中就有11台位于美国。
  骨干设备:一整套复杂的海底电缆系统以及全球网络空间的主要节点构成全球互联网空间的骨干结构。对一个国家而言,拥有的骨干设备越多,互联网交换的节点越多,网络通信条件就越为优渥,能够使用的网络宽带资源就越加的丰富。
  2.中美两国的网络空间政策
  2.1 美国由防御到进攻的网络空间战略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率先实施了一系列保障信息安全的文件。1998年发布的《关键基础设施保护》将网络关键基础设施纳入国家保护之中,2000又提出网络关键基础设施保护的国家总体计划《信息系统保护的国家计划》、《关于保护美国关键基础设施的第63号总统令》、《2000年总统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等文件,在这个阶段美国的网络空间安全战略是防御性质的,重点在于开始网络空间安全战略计划的全面防御。
  9·11恐怖袭击之后,美国政府从2001年开始,美国先后发布了《信息时代的关键基础设施保护》、《保护网络空间的国家战略》、《关键基础设施和国家重要资产物理保护的国家战略》。这一阶段美国的网络空间战略已经从传统的防御阶段转化为攻防一体的新的历史时期。
  2011年美军网络司令部颁布了自己成立以来的第一份总纲领式文件《国防网络安全战略》。5月16日,《网络空间国际战略》出台,制定了针对网络空间战略的全盘计划。7月1日美国国防部又抛出《国防部网络空间行动策略》为配合国际战略实施这三大网络空间战略文件清晰地勾画出美国主导的网络空间的构想。
  2.2 中国网络空间政策的主权核心观念的构建
  2015年我国发布《国家安全法》,首次将网络空间主权这一概念提升到法律高度。同年12月16日,习近平主席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发表讲话,明确提出将“尊重网络空间主权”作为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的四项原则之首。2016年11月7日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在该法案当中多次提及“国家主权擴展延伸到网络空间,网络空间主权成为国家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网络空间主权不容侵犯”、“坚定不移的维护我国网络空间主权”、“网络空间主权是构架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网络主权不容侵犯”、“坚定不移地维护我国网络空间主权”、“网络空间是国家主权的新疆域”,可以得出我国强调网络主权的重要性。2017年3月1日发布《网络空间国际合作战略》,该战略主要是规定了纲领性的框架,旨在追求网络空间的国际合作并表明我国对网络空间治理的态度。
  3.网络空间主权原则的确立与实现
  根据《联合国宪章》规定主权是一个国家拥有的独立处理其内外事务的最高权力,拥有完整主权的国家是现代国际关系的主体的基本权力。主权一律平等是《联合国宪章》确立的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的基本准则,适用于国家交往的各个领域,网络主权是国家主权在虚拟空间的自然延伸。其次,网络空间具有人为可控制性。再次,网络空间的信息传播具有可查性,以我国为代表,明确规定网络运营者在办理相关业务和服务的时候,要求用于提供真实身份信息,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网络信息实名制,这保证了人们在网络空间的活动并不是毫无踪迹可寻的。主权原则是现代国际法所确立的重要原则,其要求各国在相互关系当中必须尊重对方的主权,尊重对方的国际人格,不得有任何形式的侵犯,随着网络空间成为生存新空间,网络主权就必须得到尊重。
  首先,网络主权的观念应当限制在传统主权的范围之内,不应当进行无理由的扩张与限制。其次,加快网络空间的法治化进程,包含国内网络空间的法治化进程与在处理国际事务上的网络空间法治化进程。最后,构建全球网络空间主权原则的共识,这也是最为艰难的一步。国际网络空间的治理模式的道路选择是国家之间进行政治博弈的结果。人类无法摆脱主权的概念,网络空间同样也是无法摆脱主权的范围。只要我们达成了这样的共识,网络空间主权原则的确立与实现的道路将会更加通畅。
  参考文献
  [1]  方滨兴,邹鹏,朱诗兵.网络空间主权研究[J].中国工程科学,2016,18(06):1-7.
  [2]  陈宏波. 网络空间主权问题研究[D].黑龙江大学,2017.
  [3]  张新宝,许可.网络空间主权的治理模式及其制度构建[J].中国社会科学,2016(08):139-158+207-208.
  [4]  张向宏,卢坦.网络空间主权国际比较研究[J].微型机与应用,2015,34(14):1-10.
  [5]  宋佳. 大数据背景下国家信息主权保障问题研究[D].兰州大学,2018.
  [6]  王海稳,高文雪.我国网络空间主权面临的挑战与对策研究[J].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13(05):32-36.
  注释:
  ①杨尊伟、刘宝存《美国智库的类型、运行机制和基本特征》[J]. 中国高校科技,2014(07),第二部分:美国智库的运行机制。
  作者简介:张楠楠(1994~),女,四川广元人,成都双流区四川大学法学院国际法专业 硕士研究生
  项目编号:受四川大学法学院研究生科研创新项目(0010204117001)资助
  基金项目:四川大学法学院研究生科研创新项目“中美贸易摩擦的法律分析”课题成果。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2441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