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赛博朋克影视作品中的未来城市景观解析

作者:未知

  摘 要:城市设计是一个面向未来的实践,早在20世纪就出现了许多极具影响力的有关未来城市的描绘,但二十多年来,城市规划对城市生活和形态的未来展现出了明显的缺失,未考虑到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赛博朋克的一部分科幻作品为我们描绘了信息技术和其他后现代力量对城市的改变,这些作品提供了一个新的反乌托邦视角。本研究通过对赛博朋克电影作品的详细解读,挖掘未来城市影像,关注城市形态的未来。
  关键词:赛博朋克;未来城市
  1 赛博朋克概况
  1.1 定义
  赛博朋克最初是科幻小说的一类题材风格,小说的场景常穿插于现实与虚拟现实之中。赛博朋克一词在1983年布鲁斯·贝斯克发表的名叫Cyberpunk的科幻小说中第一次出现,而之后威廉·吉布森于1984年所发表的《神经漫游者》更是引发了“赛博朋克”的浪潮,对当时的主流文化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在赛博朋克这一类风格的作品中,描绘的大多是一种反乌托邦的未来城市,以庞大的信息网络和先进的科学技术为特色,总是伴随着阴雨天气,乌黑的天空与建筑融为一体,建筑外立面简洁,体量高大。霓虹灯、全息广告在建筑物上空闪烁,布满了各种信息流、交通流,赛博世界真实而又缥缈,喧嚣而又冷漠,繁荣而又虚幻。这里国家的概念可能完全消亡,取而代之的是强大的资本公司和私人安全部队,伴随着人类的堕落以及人工智能的崛起,人类的生活已经完全被掌控,社会仍然充斥着非法贸易、黑帮、毒品、政治腐败社会动荡。
  赛博朋克一开始作为文学运动萌发,通过传播到各种形式的媒体,现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流派。电脑、电视、漫画、音乐、艺术到处都是,也渗透到了建筑与哲学当中,形成一个包罗万象的亚文化有机体。如何正确而具体地解释赛博朋克是一个复杂多层的问题。随着亚文化的发展和人们对未来看法的不断变化,答案也在不断变化。
  1.2 以赛博朋克电影作为媒介分析的必要性
  赛博朋克科幻电影中描绘的未来城市并不是对现在城市的预言与清晰指向,只是用一种有趣且相对直观的方式反映过去以及目前的成果,可以说在某方面它充当着“镜子”的角色。这一块镜子所反射的城市在导演的手里被放乱,其反映的东西不全是现实生活的投射,在有所掩盖的同时却也凸显了其他事实。通过对过去以及当下经验的描绘与分析展望未来,每个对未来可能性的描写,无论是对未来世界人口数量的预测,还是小说家对未来世界可能性的描写都是人类历史在某些方面的投射。
  每部电影都是一个可能性,电影利用感染力极强的视觉表现将技术与艺术完美结合,描绘出真实的令人信服的未来城市。用影像提醒着我们从某种程度上讲,这是我们都即将面对的世界。
  1.3 赛博朋克电影中未来城市的表现方式
  电影的故事阐述离不开城市与建筑作为场景的营造。科幻电影中的场景更是如此,在不断的试探设计中,特效用极具冲击力的视觉技术表现未来城市与建筑真实的存在状态,以此向大众推广新的城市设计理论。电影里描绘的未来城市建立在现实城市的基础上,跳出原有的视角,在空间的角度进行多方位的思考重新塑造城市与建筑的关系,展现新的城市设计理念。电影特效也可以表现出现实生活中无法实现的城市概念和建筑形态以及极具感染力的恢宏场景和氛围。
  2 电影描绘的未来城市的构成类型
  2.1 立体城市
  电影与建筑之间关系的讨论通常集中在电影叙事环境中的建筑角色,在1997年的电影《第五元素》中,这一点展现得淋漓尽致。这部电影描绘了2259年富有多层次的世界,讨论了在现有城市中未来建筑发展的可能性,引起人们对未来曼哈顿城市的设想与思考。
  电影中密集紧凑的高楼集群和高效快速的垂直交通体系给人以震撼,建筑是城市的语言,这种横平竖直的建筑以及垂直生长的特点是20世纪纽约的独特特征。电影中的纽约已成世界之都,依然像过去一样,这座城市被迫长得更高,标志性的布鲁克林桥提醒我们这一变化,新城是在老城的格局上继续生长的,廊道以及地铁系统也被整合进了这个巨大的城市架构之中,河流也被垂直的建筑与立体式交通体系所取代。
  这里出租车仍然凌乱地在纽约市的街道上穿行,有资本大公司仍然可以轻易摆脱不利的信息,主要的区别在于行动层面的转移。现在我们仍受到地心引力的限制,大部分的生活行为是在地面上,而电影中的出租车是在空中飞行,重力已经不是一个限制因素。
  主要城市的活动不仅基本一致,而且建筑风格也一样,与当时纽约城市建筑的艺术装饰风格一致,同时把未来主义的设计风格融合在了建筑的室内设计以及工业产品上,促成了两种不同风格的融合。电影中出现经典的视觉符号,麦当劳的标志和小黄车等经典形象的出现使我们对构建的未来城市没有那么强烈的疏离感。
  2.2 两极分化的未来城市
  1982年雷德利·斯科特的作品《银翼杀手》是电影中关于电影建筑表现的一个典型案例研究,电影中未来的洛杉矶世界充满了浓烈的后现代主义风格。电影所描绘的2019年的洛杉矶,不仅有人类而且还有为劳动和娱乐目的而设计的生物工程的复制品。
  在导演所构造的世界中,洛杉矶经历了重大的转变,当富人住在摩天大楼时,黑暗的废弃街道正处于衰退的状态,环境恶化,建筑磨损。在这个分层的社会中,复制品反映了工人阶级。电影中的建筑物被改造,覆蓋着导管和管道,进一步强调了城市的阶级层次。
  在电影中,电影构造的并不是一个理想化的未来世界,他的电影对阶级斗争和建立一个日益分化的世界更感兴趣。从这个意义上讲,虽然著名的建筑地标将我们置身于现实中,但影片中的世界正在腐烂,强调的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未来世界。布拉德伯里大厦和恩尼斯大厦处于复兴风格,引用了以前的建筑风格。电影中突出描绘了以罗马复兴风格建造布拉德伯里大楼,玛雅复兴风格建造恩尼斯大楼。《银翼杀手》使用较旧的建筑物作为将我们连接到遥远未来的一种方式,未来的世界可能让观众感到与现实脱节,但复兴风格的旧式建筑的出现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熟悉。   而在2017年《银翼杀手2049》中的城市,导演则为观众展示了与前部不同的建筑形式与风格,电影场景营造受到经典现代建筑大师的影响,如安藤忠雄、路易斯·巴拉甘等。处处显示着极简的建筑风格,电影中有大量现代主义建筑的描写,如接待台、地球总部的办公空间、复制人诞生的天窗等。电影的制作团队选择了这种建筑形式描绘未来建筑,在某一方面也说明了现实生活中人们建筑理念的变化。这里的建筑没有采用高技派和参数化充满自由和曲线感的建筑风格,经典简约的光影空间营造也可以带给人剧烈的震撼与遐想。
  2.3 高科技低生活的未来城市
  很多赛博朋克电影中都有对香港和东京两个城市的描写,如《攻壳机动队》的故事发生在新港城,这是一个由香港、东京和几个科技要素城市合并成的大都市。电影中混乱、拥挤的城市景观,和与被霓虹灯、广告牌以及信息淹没的新旧争夺的世界使香港成为一个赛博朋克亚洲未来城市的完美模型。古老的街道与建造的摩天大楼的新街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暗示世界处于一个在侵略另一个的现状,也许这就是所谓现代化带来的压力,两者实际上陌生又邻近。
  特效团队为大众创造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香港,可识别的地标纳入城市,无数的高速公路连接和极先进的技术存在的同时也毫不避讳地包含了对贫民窟的描述。夜晚香港的霓虹灯广告招牌也是赛博朋克电影视觉表达中不可缺少的元素。未来的城市土地资源更是寸土寸金,广告牌信息的摆放形式大小和地段也暗示了未来城市层级的分化。
  香港自古以来位置独特且有殖民背景,是造成文化发展多样的一个因素,中国传统文化,如麻将、风水以及西方文化、日本、印度等东南亚国家的文化都在这个弹丸之地扎根生长,有条件能够把这里塑造成一个文化多元,包容性极强的未来城市雏形。很多此类题材的作品描绘的未来城市都有此类特征,科技和信息技术的高度发达,上下城的相互依存与斗争,社会有极强的包容性,体现着未来和传统的融合。
  3 科幻电影中的未来城市对未来城市的借鉴意义
  电影中所描绘的未来城市虽然并不是对真实世界的准确指向,但在某一方面每一历史阶段电影里的城市表现很大程度上都是基于当时的社会文化,建筑思潮与城市发展现状的一个投射和设想。所以,电影中的城市景观,建筑以及空间的组合也构成了社会结构的视觉表现。场景不仅只是所有故事发生的场所,也不仅仅是震撼、奇特的视觉效果的输出,同时它也是一个表达者。
  体验难以言说的视觉愉悦,同时也会使观众主动反思这种城市存在的合理性,在无形之中也把建筑师、艺术家以及导演想表达的世界观和建筑理念传达给了个人,除了城市景观的视觉表达外,也具有一定的人文意义,在观看这种城市结构转变的同时更重要的还是思考自己的居住现状,人与城市的关系。同时,也探讨了科技存在的意义。科技是人类制造的工具,本身也是人类的延伸,未来世界人类与科技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是人类掌握科技,还是被科技掌控,都表达了不同的“人技”关系与担忧。
  4 结语
  每个人对未来的想象都不一样,导演在电影中构建的未来城市形態并不能满足每个人心目中的样子,但电影表现传播的每一阶段的变化都暗示了观众对城市景观与建筑新型理念的接受。这种电影中的未来城市塑造构想也会对现实生活中的城市设计产生一定影响,此类电影的不断发展变化也是城市设计理念的变革的过程。
  参考文献:
  [1] Dani Cavallaro . Cyberpunk and Cyberculture:Science Fiction and the work of William Gibson[M].New York:Continuum,2000:2.
  [2] 乔若静.科幻新趋势:寓现实于“未来”[J].世界科学,2016(07).
  [3] 凯文·凯利.失控——全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M].东西文库,译.北京:新星出版社,2010.
  [4] 大卫·韦伯曼.《黑客帝国》的模拟和后现代时代[A].威廉·欧文.黑客帝国与哲学[C].上海三联书店,2006.
  [5] 卡尔·阿伯特.赛博朋克城市:科幻小说与城市理论[J].陈美,译.上海文化,2017(08).
论文来源:《艺术科技》 2019年4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3198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