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器传统工艺在现代家具设计中的装饰运用

作者:未知

  摘 要:漆器作为中国历史最悠久的传统工艺之一,有着极高的文化价值和美学价值,但是随着工业文明的发展,漆器这门古老的传统工艺在近代却逐渐式微。本文通过对漆器工艺历史、漆器家具和现代家具的差别以及漆器传统工艺的装饰性分析,探讨漆器工艺在现代技术条件下、现代生活中存在的理由和在传统漆器家具复兴的优势。
  关键词:漆器传统工艺;传统漆器家具;现代家具设计;装饰
  1 漆器传统工艺概述
  漆器是指以大漆髹饰的器物,是中国最古老的工艺之一,在河姆渡、良渚等多处遗址中均有发现,在《周礼》《春秋》等古代史籍中多有记载。春秋战国至秦汉时期是中国古代漆器的辉煌时期,秦汉漆器传统工艺技术已发展成熟,漆器物品使用广泛,种类丰富。至明清两朝,是传统漆器集大成之时,工艺成熟、数量庞大、品种繁多,所制器物涵盖家具类、日用陈设类、乐器文娱类、兵器车马类及丧葬类等。漆器工艺传统的历程延绵不绝,直至近百年才渐显式微。
  2 传统漆艺家具与现代家具设计的区别
  2.1 传统漆艺家具和传统硬木家具
  明清硬木家具作为中国传统家具的典型代表为大众所熟知,虽易于保存但获取不易,故而价格高昂,数百年间多为皇室贵胄所拥有。传统漆艺家具虽有几千年历史,却由于不易保存且传世实物稀少,与硬木家具相比在当今则显得寂寂无闻。传统硬木家具由于材质密度好、硬度高、花纹靓,成型后至多是蜂蜡抛光和清漆平擦处理表面,而传统漆艺家具在软木胎体成型后则要反复髹漆及处理各种相关漆器工艺,耗时日久。
  2.2 大漆与聚酯漆是传统工艺到现代工业发展的必然
  大漆是传统漆艺家具的主要介质材料,几千年前,我国先民即割取漆树汁液,提炼熟漆,用于髹饰涵盖家具在内的多种器物。漆液采集初呈灰白色,因为脱水氧化、加温提炼会变为咖啡色,凝固后为玄黑色。大漆的主要成分是漆醇,髹饰于器物表面凝固后,具有较高强度的抗热和抗酸能力,再经过多次反复打磨,最终焕发新生,光可鉴人。聚酯漆俗称油漆,是工业时代背景下,现代家具设计中最常使用的涂料,有通透性高、涂饰平整、干燥迅速等优点。在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大漆传统工艺越发小众化,而聚酯漆则多为大众接受,是现代工业发展的必然。
  2.3 胎体材料与结构区别
  传统漆艺家具和硬木家具的胎体多为木质,漆木家具多为软木、白木,而硬木、红木则直接是欣赏原木色泽、花纹之美,体现了古人崇尚自然的心理。现代家具的胎体构成则丰富多样,木、合成板材、竹、石、金属等多种现代材料均依据设计需要而被使用。结构上传统漆艺家具和硬木家具多为榫卯结构,这是中国古代建筑和家具行业最伟大的发明,坚固耐用、构思精妙。而现代家具则多是板式家具,便于运输与安装拆卸。
  2.4 传统漆艺家具中的礼仪文化和现代家具中的实用主义
  家具与生活息息相关,生活方式的改变一直影响着家具样式的改变。传统家具承载着久远历史,蕴含着丰富文化。以坐具为例,无论是榻、还是椅都需要合宜的姿态,特别是“圈椅”“官帽椅”等传统家具经典,更是需要“正襟危坐”才合乎礼仪,而“圈椅”本身更是在形制上体现了中国哲学“天圆地方”的思维境界。现代家具设计则多是西方家具的设计思维,以人为本,更讲求舒适性与便捷性。同样是坐具,沙发和办公椅则是依靠柔软材质的包裹和折叠组装功能,进而体现了其舒适与便捷,印证着现代家具中的实用主义原则。
  3 漆器传统工艺中的装饰性
  3.1 漆器传统工艺分类
  漆器传统工艺的装饰手法从战国、秦汉直至宋元、明清,一直在不断完善丰富。常见如下:
  “素髹”是在器物表面平涂大漆的基础工艺,以黑漆或朱漆二色为多;“彩绘”是用色漆或油彩在漆器表面描绘纹样。“剔犀”“剔红”“剔黑”及“剔彩”等均属于雕漆范畴,即在器物表面层层髹漆,达一定厚度再行剔刻雕琢。“剔犀”雕刻多为云纹、香草纹饰,纹路常见三种色漆交替;“剔红”及其他品类多是雕刻花卉、云龙、人物等纹样,漆面色彩随品类而定。
  “戗金”是在漆器表面雕刻阴线纹,再填入金粉以形成金色花纹的工艺。“描金”则是运用金箔、金粉等材料,将漆面花纹描成金色。“嵌金银”与“金银平脱”均是将金、银捶打成薄片,镂刻图案再镶嵌于漆器表面,二者在后期工艺处理略有差别,所产生的装饰效果金光熠熠、贵重典雅。“螺钿”是将合适的螺、蚌外壳打磨、雕刻成片状后,按纹样镶嵌于漆器表面作为装饰,而“百宝嵌”更是将玉石、珊瑚、玛瑙、象牙等贵重材料雕琢加工后嵌入漆器,两类作品的装饰效果都可谓是五彩纷蕴、富丽堂皇。
  3.2 色彩与纹样的装饰性
  传统漆器的色彩以黑、红、金为主,黑色深邃、含蓄,红色鲜艳、绚丽,金色华贵、典雅。色彩本身具有极强的装饰意味和民族特色。
  漆器的纹样在几千年的时代更迭中也不断演化,从汉代的云气纹、动物纹、植物纹、神怪纹到明清时期的立体装饰植物纹、花卉纹甚至山水、人物场景图案,反映着时代的审美意识,也呼应着中国绘画的发展历程,从简洁到繁复,每一种纹样都各具特色。
  4 现代家具设计中漆器传统工艺装饰运用的探讨
  古往今来,漆艺髹饰的工艺技法众多,各具特色,素髹朴实内敛;犀皮漆神秘梦幻;雕漆雍容繁复;螺钿、金银镶嵌则璀璨夺目……  《髹饰录》中写到“千文万华,纷然不可胜识”足见漆艺语言的丰富多彩。而近代社会,工业生产的便捷快速与低成本,与此相应的现代设计思想的发展与普及,塑造了人们对于简洁、素雅之美的喜爱。现代漆器家具也多以单一纯粹的方式出现,而摒弃了传统漆艺复杂繁缛的样式。
  4.1 色彩研究以及平面化的技法成为当代漆器家具装饰的主流
  漆器色彩具有简洁单纯的形式,在复杂的古代漆器立体工艺中脱颖而出,成为当代漆器家具的主要使用形式。“平仄”傅军民设计的大漆家具大量使用朱红色、玄黑色,红黑色彩互相映衬,再以金属构件点缀,赋予了家具素雅大气的艺术格调。中国著名漆艺家张旭、闵俊嵘的漆器家具,以单一色彩为主,展现了漆器的内敛光泽。陈向京以纯粹的红色大漆做出的家具,极具中国韵味。在传统红黑为主的色彩基础上,同时进行了更多的探索,出现了丰富的色彩,德国Heri Gahbler的作品以其丰富绚烂的色彩独树一帜。荷兰Aldo Bakker的漆艺家具粉色凳子与绿色桌子以别致的漆艺色彩赋予造型简洁的家具新的魅力。
  4.2 多样化的胎体制作赋予漆器家具更多的可能
  传统漆器的胎体常用木、竹、皮、麻,随着技术的进步,现代漆器胎体也更加多样。日本漆艺家宫原千奈则致力于在日本手工纸上以大漆、纯金、纯银等矿物质色粉为材料进行创作,他的《四扇屏风》即是一个很好的案例。Nendo最新为日本横滨Cupnoodles博物馆设计的产品“Cupnoodle Urushi”,甚至利用普通的泡沫聚苯乙烯作为胎体。使一次性产品变成了可重复使用的纪念品。此外,用3D打印方式形成漆胎也是胎体创新和漆器样式多样化的一个新方向。
  4.3 日用漆器承载现代人们对于漆器工艺的审美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越发崇尚精致的生活,促使了日用漆器的發展。当代漆器家具多为日用漆器,茶具、餐具以及小型收纳器具。日用漆器全面继承了传统的髹饰技法,尤其是彩绘和剔红技法,并且在造型和色彩上更加适应于当代的生活方式和当代人们的审美。
  5 结语
  烙上深深文化印记的传统工艺不会被冰冷的机械化生产粗暴地替代。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传统漆器工艺必会在工业时代大放异彩。传统漆器的绿色环保以及其承载着的文化和历史,必定会受到人们的重视,而新技术和新材料的不断探索,将会为漆器工艺的发展注入更多的力量。剔犀、剔红、戗金、描金、螺钿等精致的工艺也有望成为现代家具设计中的点睛之笔。也只有扎根传统、立足现代生活、符合时代审美的家具设计才能成为行业的主角。
  参考文献:
  [1] 田自秉.中国工艺美术史[M].东方出版中心,1985.
  [2] 金高华.中国传统漆艺与现代家具设计[D].东华大学,2018.
  [3] 杨丽丽.现代生活与漆器设计——茶事中的漆器[D].清华大学,2014.
  [4] 上海博物馆.千文万华中国历代漆器艺术[M].上海书画出版社.201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3233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