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人力资本投入与区域经济增长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选取了广东省1996~ 2016年的数据,分析人力资本存量对于地区经济发展的贡献程度,结果显示,广东省人力资本存量对经济发展的贡献程度比物质资本存量的贡献程度还高,物质资本存量弹性指数为0.40,人力资本存量弹性指数为0.52,说明人力资本对于广东省经济发展具有重要作用。本文的研究以期能给区域的不平衡发展给出一个可信的解释因素,重视人力资本对区域经济增长影响。
  关键词:人力资本;区域经济增长;不平衡
  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中国经济发展迅猛,总量迅速扩张,伴随而来的是区域问的发展差距进一步拉大。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是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主要特点。这主要是南各个区域的地理区位、资源禀赋、人口密度和素质、技术水平和原有的发展基础等条件的不同所导致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问的矛盾。这种发展的不平衡主要体现在地区之问的不平衡,尤其是东部地区和中西部地区之问,地区收入差距越来越大。
  从影响经济增长的源头因素来看,人力资本是重要的因素。经济增长主要靠资本投入、劳动投入的增加以及技术的进步,而这其中人义是关键的因素,技术的进步和产出的增加都有赖于人力素质的提高。经济增长理论的发展也体现出了对人力资本的重视。早期的新古典模型只强调资本、劳动和外生的技术进步,而后的内生增长模型突出了人力资本投资对技术进步的内生影响,由此人力资本要素成为新经济增长模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经过多年理论研究和经济活动实践,人力资本对于经济增长的重要性已经被广泛接受,而对于中国而言,研究人力资本对于经济增长的意义更加重大。一方面,我国人力资本基数大,研究人力资本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可以帮助我们提高人力资本利用率:另一方面,我同的人力资本分布义极不均衡,研究人力资本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对于促进区域经济平衡发展有重大意义。基于以上分析,本文拟选用广东省的经济增长数据,试图探究在经济高增长地区人力资本对于其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
  一、文献综述
  对人力资本的研究起源于西方,亚当-斯密提出人力资本是社会发展的必要手段,社会发展离不开人力资本的累积。人力资本之父舒尔茨通过实证数据证实了人力资本是影响区域经济增长的最主要因素。美国经济学家丹尼森详细计算了1929年至1969年问教育对美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发现人力资本极大促进了经济的发展。1972年,纳德里提出只有加大对人力资本的投资,经济才能获得更好的发展。
  我国对人力资本的研究直到21世纪才变得普遍起来,主要是源于国家对于人才的重视。郭克良等计算了河北省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发现人力资本投入的欠缺会直接影响经济发展。侯传璐等详细比较分析了中国的省级数据,提出教育资本投入的不足使得我国人口质量无法与数量并齐增长。沈坤荣等研究了劳动力异质性对地区发展的影响,指出人力资本存量较高的地区可以通过外溢效应进一步拉大与其他地区之问的发展差距。范红忠等认为地区问的经济差距与其人口流动成本成正比,人口流动成本越高,地区问经济发展差距越大,而地区内的人力资本存量是决定人口流动成本的关键因素。
  综上所述,人力资本在经济发展中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凸显,越来越成为保持经济增长活力的关键要素。因此,研究人力资本问题不仅是为了解决当前社會对于人才的极大诉求,同时也是为了促进经济的健康发展。
  二、人力资本与区域经济发展的实证分析
  人力资本水平与区域经济发展之问关系的研究始于美国经济学家舒尔茨,他认为美国20世纪初至20世纪50年代农业经济产值的迅速增长最初是由于土地、劳动力、物质资本的累计投入,而后主要是人力资本和技术水平的提高。因此,加大对人力资本的投入,提高人力资本的素质,对于区域经济的持续增长具有重要作用。广东省地处我国沿海经济带,其发展时问较早,原始的资源禀赋也消耗得较多。但是,近年来,广东省始终保持我国经济发展的龙头地位,经济增长活力依旧不减,较高的人力资本水平对其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本文拟以广东省为例探究其经济快速发展背后人力资本因素的贡献作用,从实证分析角度理清人力资本水平与区域经济增长之问的关系。
  (一)模型构建
  本文采用学术界较为认可的柯布一道格拉斯函数作为模型的基础。
  y=A·Ka· Lβ (式1)
  式1中,y表示经济总量,K表示资本投入量,L表示劳动投入量,A表示全要素生产率,代表技术水平,a代表资本的产出弹性,β代表劳动的产出弹性。在规模报酬不变时,该生产函数是一次齐次函数,也就是a+β=l。
  新经济增长模型中,为准确研究人力资本投入水平与经济增长之问的关系,用人力资本存量H代替劳动力投入量L,得到新的经济产出函数。
  y=A·Ka·Hβ·eu
  (式2)
  式2中,y表示总产出,A表示技术进步,短期内可以当做常量。H表示人力资本投入,具体是指劳动力生产过程中的有效劳动投入,此劳动力且为不同质的。“表示物质资本的产出弹性,β表示人力资本的产出弹性,eu为随机项。
  由于要计算产出弹性,我们将方程两边取对数,可得式3。
  lny= lnA+ alnK+ βlnH+u
  (式3)
  其中,lny为被解释变量,lnK、lnH为解释变量。该模型通过对一系列观测值使用“最小二乘法”进行直线拟合,从而进行线性回归分析。本文选取地区经济增长、物质资本、人力资本相关数据,通过测算估计出省域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弹性。
  (二)模型数据选取
  本文选取的时问序列数据均来自于国家统计局网站,指标主要包括:地区经济增长、人力资本投入、物资资本投入。
  1.地区经济增长   本文选取广东省历年CDP数值作为衡量地区经济增长状况的指标(忽略价格变动的影响)。
  2.人力资本存量
  衡量人力资本投入的指标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标准。主要考虑数据的可得性和连续性,采用教育经费法对广东省(1996~ 2016年)人力资本存量指标进行度量,其中2012年的数据缺失,因而通过估计得出。
  3.物质资本存量
  物质资本存量准确来说应当用全社会资本存量衡量,但是我国目前的各类统计年鉴上都无法找到现成的统计数据,而流动资本的统计口径并不一致,因而只能对其进行估算。本文选用当年全社会同定资产投资总额来对全社会物质资本存量进行估算。
  (三)回归结果
  模型回归结果:
  lny= -1. 911105+0.404773lnK+0.524512ln,H
  (2.232745) (2.802353)
  R2= 0.993742
  F=1429.092
  从回归结果来看,两个白变量的回归系数均在a= 0.5的显著性水平上通过了t检验,并且,这个方程整体F统计量很显著,顺利通过了F检验。R2为0.993742,接近1,说明物质资本存量和人力资本存量这两个白变量对总产出这个因变量有很强的解释能力。自变量物质资本的系数为0.404773%。自变量人力资本的系数为0.524512,说明广东省每增加的人力资本存量1%,就能拉动经济增长0.524512%,比物质资本的经济效益还高。可见,广东省经济的发达与人力资本投入离不开。
  三、结论
  本文选取了常年位于地区GDP榜首的广东省1996 -2016年的数据,分析了人力资本存量对于地区经济发展的贡献程度,结果显示,这几年问广东省人力资本存量对经济发展的贡献程度比物质资本存量的贡献程度还高,说明在广东省的经济发展中人力资本因素具有重要作用。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于我国的大部分地区,人力资本投入的不足是限制区域经济增长动力的主要因素,也是经济粗放式发展的成因。区域经济发展是物质资本、劳动力增长速度、技术进步共同作用的结果,而技术进步的根本原因归结起来还是人力资本规模收益率的提升。但在我国,片面强调物质资本投资而忽视人力资本投资的情况却比较普遍。一些地区投入了大量资金引进最先进的物质资本,但好的物质资本却没有匹配的人力资本相协调,致使物质资本所能发挥的经济效益受限。本文的研究,以期能对区域经济发展战略有启发意义,重视人力资本投资对于经济增长的影响,进一步增加教育投资,同时制定人才吸引战略,以此来增强区域竞争软实力。
  参考文献:
  [l]周民良.论我国的地区差异与地区政策[J].管理世界,1997,(1):174-184.
  [2]彭宗平.区域人力资本和区域经济发展关系研究[J].生产力研究,2010,(6):141-142.
  [3]孔宪香.人力资本与区域经济发展关系研究[J].生产力研究,2007,( 20):7-11.
  [4]郭志仪,曹建云.人力资本对中国区域经济增长的影响[J].中国人口科学,2007,(4):42-49.
  [5]梁裕楷.人力资源开发与管理[M].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1999,36-37.
  [6]郭克良,张子麟,蒙运芳.基于柯布一道格拉斯模型的人才贡献率研究——以河北人才资本对经济增长贡献率分析为例[J].学术论坛,2015(1):55-59.
  [7]侯传璐,杨兴梅,逯进.区域经济增长中的人力资本外溢效应差异——基于中国省域数据的实证分析[N].青岛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5,(2):68-72.
  [8]沈坤榮,马俊.中国经济增长的“俱乐部收敛”特征及其成因研究.经济研究,2002,(1):33-39.
  [9]范红忠,李国平.资本与人口流动及其外部性与地区经济差异.世界经济,2003,(10):50- 6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3721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