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市场运行与实体经济发展互动关系实证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笔者在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心、EPS数据库以及国泰安数据库搜寻2006年~2016年的月度数据,选取银行市场、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外汇市场、保险市场以及黄金市场的指标来反映金融市场的运行绩效;选取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非制造业商贸活动指数来反映实体经济市场运行绩效。基于熵权法-TOPSIS算法,构建金融市场状态指数以及实体经济发展指数,发现指数较能反映真实经济运行状况。并构建VAR模型分析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市场的动态互动关系,并分析不同时期金融结构对实体经济市场的影响。研究得出:当期的金融/实体经济市场的脉冲方向与前期的实体经济/金融市场保持一致,前期,二者互动作用不够理想,常出现相互的负向脉冲作用,2008年二者都受到金融危机的严重影响,金融与实体的挫败均不同程度地影响对方市场,2009年政府救市,大量投资刺激实体经济,从而人们投资欲望提升,实体经济市场对当期金融市场的影响强于前期金融市场对当期实体经济市场的影响;后期,二者的响应曲线形状渐趋一致,出现较为平稳且互助。
  关键词:金融市场;实体经济;互动关系;熵权法-TOPSIS指数构造
  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是相对独立的两个经济范畴,二者之间是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的关系。金融市场的产生源于实体经济发展的内在需求,其根本是为实体经济服务,实体经济是金融市场存在和发展的基础,没有实体经济,则金融市场将无从谈起,即实体经济是第一性的,金融市场是第二性的。但是由于实体经济产业结构的不合理以及金融市场的市场结构不健全、金融产品结构单一、融资结构不合理、融资体制存在制度性障碍等原因,实体经济与金融市场也会出现相互抑制的状况。
  管超(2018)从wind数据库搜索数据,筛选出衡量金融风险以及实体经济发展状况的指标,建立模型得出衡量金融系统压力的指数,并建立模型研究不同时间金融系统压力与PMI指数的动态关联。林毅夫、孙希芳、姜烨(2009)提出各个经济发展阶段的最优金融结构需要与相应阶段实体经济对金融服务的需求相适应,以有效地实现金融体系的基本功能,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米建国、李建伟(2002)提出金融抑制和金融过度都会损害经济增长。李晓西、杨琳(2000)认为虚拟经济是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产物,是现代市场经济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刘骏民、伍超明(2004)基于统计年鉴的数据,建立实证模型,分析发现股市结构和实体经济结构有非对称性,这种非对称性背后的根本原因在于资本市场体制改革的滞后。
  一、数据以及实证准备
  基于熵权法-TOPSIS算法的金融市场运行指数以及实体经济发展指数确定。
  为了研究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的互动,我们需要确定所选择的指标权重,并合成两个分别可以描述金融市场以及实体經济运行的指数,在此我们利用熵权法给每一个指标打分,作为权重,再利用TOPSIS算法合成金融市场运行指数(Financial Market Development Index)(后文用FMDI表示)以及实体经济发展指数(Real Economic Development Index)(后文用REMI表示)。
  1.基于熵权法的指标权重确定
  2.基于TOPSIS算法的FMDI以及REMI构建
  分别将金融市场以及实体经济市场的指标数值代入分析,得出FMDI以及REMI,即为不同时间点上金融市场以及实体经济市场的运行绩效。
  总体而言,REDI与FMDI的形状差异较大,不同时间,二者优劣不同,FMDI有一定周期性,总体波动强于实体经济,下降时间居多,受到政策影响深远,市场不够成熟,而REDI没有明显周期。2006年,FMDI运行绩效优于REDI,而且FMDI更为平稳;2007年~2008年,REDI运行绩效优于FMDI,FMDI先于REDI进入高峰低谷;2008年,受到金融危机影响,金融与实体经济均走低,REDI先对危机做出反应,出现快速下滑,在实体经济受挫,金融市场紧随其后渐渐下滑,FMDI受伤害程度高于REDI;2009年后半段实体经济好转,FMDI依然下挫,政府投资救市,刺激了实体经济缺牺牲了金融市场;2010年,FMDI年初强势回弹,但是REDI依然优于FMDI;FMDI在2011年比REDI先对经济形势做出反应且高开低走;2012年逐渐比REDI平稳;往后FMDI绩效基本高于REDI,波动幅度比REDI大,形状更为规则,且灵敏度高于REDI,二者的波动均趋于稳定,二者互换优劣频繁,二者相互配合加强。FMDI先于REDI对经济变化做出变化。
  二、金融市场运行与实体经济发展实证研究
  本部分通过构建VAR模型来研究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的动态互动关系,结果显示:前期,二者配合不够理想,常出现负向作用,后期二者的互动趋于平稳。如今主要是股市、债市以及黄金市场在影响着实体经济,同业拆借、保险市场作用有待于提高,人民币币值稳定性有待于提高,应该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过程。
  脉冲响应、方差分解分析及协整检验
  通过脉冲响应函数我们可以识别每次金融市场变化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以及每次实体经济市场变化对金融市场的影响。从置信区间看,每次金融市场变化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以及每次实体经济市场变化对金融市场的影响均有显著性,2006年~2007年,FMDI对REDI有负向冲击,REDI对FMDI有正向冲击;2007年~2008年,FMDI对REDI有正向冲击,2008年FMDI对REDI的解释能力突然增大,债市、股市、黄金市场的方差解释能力突然提高,可能是前期的金融泡沫给实体经济造成的虚假繁荣;2007年~2008年REDI则对FMDI有一个巨大的负向冲击,前期低迷的实体经济使得金融行业受到冲击;2008年~2009年,前期低迷的FMDI对REDI造成一个巨大的俯冲,股市、债券市场对实体经济解释能力最大,银行市场影响微小,REDI对FMDI一个正向冲击,而且实体经济对金融市场的解释能力增强,2009年政府“四万亿计划”,大量投资刺激实体经济,从而人们投资欲望提升;2010年之后,FMDI、REDI脉冲波动平稳,二者相互配合作用增强。   三、结论
  本文选取银行市场、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外汇市场、保险市场以及黄金市场的指标来构建金融市场运行指数(FMDI),将其用来反映金融市场的运行绩效;选取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非制造业商贸活动指数来构建实体经济发展状况指数(REDI)。发现指标较能反映真实经济运行状况。最后构建VAR模型分析FMDI与REDI的动态互动关系,并分析不同时期金融结构对REDI的影响。
  1.通过熵权法得出各个指标的权重表明:在2006年1月~2016年12月,在金融市场,指标运行对市场的作用力度排序为:IYHS300>GROIPI>GBIYFP>YIAU/T+D> 1-Shibor0/N>RS;在实体经济市场,非制造业行业的作用力超过制造业,中国经济主要拉动力转向非制造业。
  2.通过TOPSIS算法构建FMDI以及REDI,观察曲线得知:FMDI与REDI曲线形状差异较大,FMDI呈现周期性而REDI无周期性,曲线波动幅度频度都不同,不同时期,二者互有优劣,金融市场的敏感度更强,二者都会因为金融危机而下挫,直到后期,二者波峰波谷时段才基本吻合。前期的实体经济波动影响当期金融市场,当期的金融市场有影响着后期的实体经济。
  参考文献:
  [1]陈雷,王延章.基于熵权系数与TOPSIS集成评价决策方法的研究[J].控制与决策,2003,(04):456~459.
  [2]章穗,張梅,迟国泰.基于熵权法的科学技术评价模型及其实证研究[J].管理学报,2010,7(01):34~42.
  [3]刘军,黄解宇,曹利军.金融集聚影响实体经济机制研究[J].管理世界,2007,(04):152~153.
  [4]刘骏民,伍超明.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关系模型——对我国当前股市与实体经济关系的一种解释[J].经济研究,2004,(04):60~69.
  [5]李晓西,杨琳.虚拟经济、泡沫经济与实体经济[J].财贸经济,2000,(06):5~11.
  [6]米建国,李建伟.我国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关系的理论思考与实证分析[J].管理世界,2002,(04):23~30+36.
  [7]林毅夫,孙希芳,姜烨.经济发展中的最优金融结构理论初探[J].经济研究,2009,44(08):4~1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5489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