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春秋战国时期尚武思潮下佩剑精神阐释

作者:未知

  摘要:佩剑作为冷兵器时期的一种重要武器,它的存在为侠客的产生提供了浓厚的文化根基,在古代佩剑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佩剑的侠义精神代表着至高权利、匡扶正义、崇尚个性、文武兼修、锄恶除奸的爱国情怀,剑文化在不同的历史文化舞台上,映射出彰显个性,文人骚客忧国情怀,同时它也象征着一种至高无上的权力与肝胆相照的侠义精神。
  关键词:春秋战国;尚武精神;佩剑;阐释
  春秋战国时期崇尚尚武思潮,佩剑尚武文化在先秦社会中始终有着巨大的影响,它不仅仅是一种佩戴的饰品,同时也是春秋张国时期吻合时代特征的一个产物,它的产生与发展,对侠义精神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
  一、佩剑文化的历史渊源
  剑文化在中华民族的发展长河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它是冷兵器库的具有代表性的一种兵器,它不仅仅彰显一个人身份和地位,它还蕴含着每个历史时期特有的一种文化。剑是一种古老的护卫武器,《说文解字》:“剑,查也,所以防险也很在其身上,当弓也在臂上。”[2]西周早期的剑身与梅园所著《殷墟》中的骨矛形制相同,这并不排除商代铸铜剑的可能性,春秋战国时期,剑的铸造技术有了很大的进步,剑的形状也发生了变化。司马迁的《史记·秦本纪》和《史记·六国年表》记载了秦国“建功前四年”拿剑。据考证,“官”一词不同于“士”一詞,后者指的是贵族。“师”是一个有礼的“君子”,具有封建身份、礼乐教育和行政执事的多重含义,“礼”是一个纯粹的功能性称呼,而不是其封建身份、礼乐教育在其治理主体上的意义。[3]《考工记·桃氏》在谈到剑时强调,剑分为上剑、中剑和下士佩带的下剑。这说明这位学者有佩剑的传统。西周时,文人是贵族中地位最低的,文武兼备。他学习礼仪、民政和军事训练。春秋战国时期,贵族阶层瓦解,士人不清,失职。在士的活动中,佩剑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特征冯谖客孟尝君时,虽贫乏不能自存,仍不舍其剑,初居于传舍,又迁之幸舍,三迁于代舍,皆有弹剑而歌的故事。诗人屈原就不止一次地说他愿身佩宝剑,胯下飞龙,地于天地之间,其《涉江》诗云:“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带长乙陆离兮,冠切云之崔嵬。”[3]佩剑象征着士的军事传统与尚武精神。剑只是个别身份特殊的军吏佩带,并不是一种普遍的装备。
  二、春秋战国时期尚武文化的兴衰
  春秋战国时期,战争频繁,诸侯列国纷纷割据,独霸一方,形成了非常著名的战国七雄,它们各自拥有者自己独立的政权,各诸侯国为了巩固自己的经济、文化、军事和社会地位,不惜一切加强自己的军事力量。齐国作为雄霸一方的诸侯国,它是尚武之风的首推者,军事的强大,巩固了齐国的社会地位。齐国尚武文化的盛行,可以归结为齐国民间的民众的一种觉醒,而国君只是作为了最早的倡导者。狼烟四起,战争连连,而最后秦国统一了天下。尚武精神在秦国的民间不如齐国盛行,但是最终秦国战败了齐国,一统天下。[7]最主要的原因是秦国的统治者非常尚武精神之风,在冷兵器时代,军事实力是一统天下的法宝,军队战斗力的提升,核心还是武术在军事的重要地位。当齐国的统治者意识到尚武精神的重要性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齐国尚武之风的衰减,使得军队失去了战斗力,这只是齐国灭亡的重要原因之一。尚武之风在民间的盛行,却没有得到统治者的认同,没有引起他们高度的认同,没有把尚武精神用来加强自己的军事统治上,最终导致亡国。
  三、佩剑文化的内涵
  佩剑是一种冷兵器,但是它的产生与发展,贯穿了中华民族产生、发展的历史历程,在我国古代不同朝代,不同时期,从不同的角度推动了民族政治、经济、文化与军事的不断发展。佩剑所蕴含的文化内涵,成为了中华民族前进发展的精神力量之一。
  (一)权力和正义的化身
  人类的伟大在于通过文化传承和创新不断地适应和改造世界,而动物王国则通过技能的遗传传递来实现生存。人类精神文化的创造性创造了灿烂的文化。好文化和坏文化没有区别。先进文化和落后文化是相对的。它们都是人类在一定的地理和经济条件下理解和改造世界的工具。每一种文化现象都凝聚着人类的历史、智慧和精神。此外,民族文化也是民族的精神支柱,是人民克服困难、顽强发展的动力源泉。民族发展发挥着重要作用。
  (二)侠义精神与爱国情怀
  作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体系的一部分,古代刀剑文化是中国先民交流和多民族智慧融合的结晶。它不仅是国家战胜自然、发展自身、发展军事力量的工具,也是人类宝贵的文化遗产。它孕育出各民族纯洁的爱国品质和顽强的奋斗精神,是中华民族共同的精神财富。一个民族的传统文化对于该民族自尊心、自信心和凝聚力的形成有着重要意义。
  中华民族的爱国情怀,包含着个人侠义精神的彰显,除暴安良,匡扶正义,救民于水火之中,肝胆相照,舍生取义的侠义精神。
  (三)崇尚个性,文武兼修的信仰
  剑文化作为产生的历史文化源远流长,它是军事文化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的产生并赋予深厚的文化内涵的。它的出现突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共性和独特性,但由于生活环境的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这种共性和个性构成了丰富多彩的人类世界。共性与个性的完美统一与交流,构成了中华文明的旺盛生命力。没有不同民族文化的个性和辉煌,就没有普遍性和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
  参考文献:
  [1]杨向东,张雪梅.中国体育思想史:古代卷[M].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
  [2]文会堂.剑·佩剑与舞剑[J].青海师专学报,1994(2):88-92.
  [3]田延峰.佩剑风习流变及文化内涵[J].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0(20):45-5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6239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