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唐传奇中的女性形象演变

作者:未知

  摘要:唐传奇作为中国短篇小说步入成熟期的标志,一直是诸多学者所津津乐道的对象。而其中出现的一大批女性形象,也为我们提供了研究的范本。唐传奇中的女性丰富多姿,性格各异,不同时期的女性有着不同的特点。本文就将从唐传奇中的女性形象为研究对象,从唐传奇的分期出发,研究在不同历史时期,其女性形象的演变。
  关键词: 唐传奇 女性 演变
  受我国古代封建父系社会的影响,女性的地位一直比较低下,这在小说中也可以窥见一些端倪。从整个小说史来看,唐以前的小说,其女性形象要么以男性附庸的形象出现,要么以红颜祸水,或害人的精魅形象示人。从唐代开始,这种情况逐渐呈现出改观的趋势,唐传奇中大量貌美、坚韧的女性形象,逐渐步入人们的视野,风气至此一变。从唐传奇本身来看,受唐代本身社会政治因素的影响,初唐至盛唐时期(唐传奇发轫期)、中唐时期(唐传奇成熟期)、晚唐时期(唐传奇衰落期),其女性形象各有其共性与个性,正是这些个性独特的形象,才促成了唐传奇的成功。
  一、初唐至盛唐时期,传奇中的女性形象
  初唐到盛唐时期,是唐传奇的发轫期,这一时期作品比较少,其风格更接近于六朝小说,其思想依然比较传统守旧,因此女性形象并未大批量的登上历史舞台,仍然作为男性社会的附属品存在。这一时期比较重要的的传奇作品有王度的《古镜记》、张鷟的《游仙窟》、以及无名氏的《补江总白猿传》等。
  《古镜记》中其实主要是精魅形象居多,女性形象就只有婢女鹦鹉一人。鹦鹉“颇甚端丽”,虽为千年老狐所化,但并无害人之心,即便如此,依然不得善终,最后“化为老狸而死”。
  《补江总白猿传》中的女性形象相对《古镜记》来讲,就要略微鲜明一些。其中主要的女性形象,是欧阳纥的妻子,故事以她被掳走为引线,敷衍情节。但这并不能说明纥妻便在此故事中占主导地位,从人物身份上来讲,前期她作为欧阳纥的附属存在,后期被掳走之后便作为白猿的附属存在,她本身并没有独立的个体意识,其命运也是掌握在在男性角色手中。
  《游仙窟》这篇,名为寻仙,其实就是风流文人的狎妓经历,文中的五嫂与十娘,其实就是风尘女子,全文对于十娘的才艺,容貌的大幅渲染,其实是青楼女子对于嫖客的欲拒还迎而已,十娘这个人物本身,并没有什么独立的精神或个性,其完美的女性形象,也不过是男权社会下,男性对于完美女性的要求而已,因此,女性依然是男權社会下不可置疑的附属产品。
  总的来说,这一时期的女性形象放在整个唐传奇中来看,仍然不够鲜明,数量上比较少,在篇章中的地位也比较次要,以上所列三篇传奇中的女性形象均是作为配角出现的,对于故事本身并不能起到决定性作用。并且多妖、仙等面目示人,现实性较弱,没有完全脱离志怪的窠臼。但放在整个小说史上来看,相比前朝依然是进步很大。比如说《古镜记》里的婢女鹦鹉,虽然是老狐所化,但未曾伤人,与志怪中害人的精魅形象迥异,《补江总白猿传》中的纥妻,虽身怀白猿之子,却依然被丈夫带回家,安然生产,并未受到传统贞节观的束缚,《游仙窟》中的完美女性十娘,也在一定程度上脱离了“红颜祸水”的形象,其五嫂大胆露骨的言语行为,更是唐风开放的体现,演变之迹甚明。
  二、中唐时期,传奇中的女性形象
  中唐时期,是唐传奇发展的鼎盛时期,这一时期,城市经济不断繁荣,市民阶层不断扩大,刚刚平息的“安史之乱”也引发了文人不断的理性思考,使得他们大量的关注现实人生,因此这一时期的传奇作品大多是现实故事,其中的女性形象也以闺秀、娼妓、姬妾等这些普罗大众为主。另外,随着唐代女性受教育程度的不断提高,以及武则天以女儿之身登上九五之尊的影响,加速了唐代女性思想的觉醒,以及地位的提高。反映在文学作品上,就是女性的主体地位逐渐突出,反映女性反抗性、斗争性、以及美好品质的作品大量增多。大致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女性角色主体地位的上升。相对于初唐、盛唐时期,传奇中女性为配角的现象,中唐时期开始大量的出现以女性为主体,为其立传的作品,且比比皆是。比如说《莺莺传》、《李娃传》、《任氏传》等等。赋予了女性形象美好的品质以及丰韵的女性美。这一特质其实在初唐传奇中就有所体现,比如说《游仙窟》中的十娘形象,她既美貌,又多才,且温柔忠贞。这本身就与前朝小说中类似于赵飞燕等的这种负面形象迥异。到了中唐时期,这一趋势更加明显了起来。纵观这一时期优秀的唐传奇篇章,其中的女性形象大多都具有以下两个特点:一是容貌好,二是才情好。更进一步者,她们还可以是男性成功路上的重要推动力,比如说《任氏传》中为郑六谋利的任氏,《李娃传》中帮助郑生金榜题名的李娃。中唐起始,女性形象大批量的由反面形象过渡为正面形象,这也是女性形象的社会认可度在文学方面的映射。
  女性角色反叛精神、独立意识的提高。这一点是中唐时期的新变,其反叛精神与独立意识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对于爱情勇于大胆追求,在这方面,许多女子反而比男子要勇敢的多,比如说《离魂记》里的张倩娘,在婚约不成,倩娘被另许他人之时,王宙的反应是“托以当调,请赴京”,以这种借口进行逃避。反观倩娘,其现实中的躯体受封建礼教所束缚,忧思成疾,而其灵魂则跳脱出礼教之外,私奔王宙,两相对比之下,更显倩娘之勇敢。其余如自荐枕席的莺莺,主动下嫁的龙女,都是这方面的典范。二是对于配偶勇于进行再次选择,在初唐时期,这种从一而终的女性观点已经开始淡薄了,比如说前面论述过的《补江总白猿传》中的纥妻的情节,到了中唐时期进一步发展,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比如说《莺莺传》中,莺莺遭弃之后,便另嫁他人。《柳毅传》中,龙女被泾河小龙虐待,另嫁柳毅。《柳氏传》中的柳氏之于韩翊,她本身是李生的姬妾,后被赠与韩翊,安史之乱中被蕃将沙吒利掳走为妾,最后还能回到韩翊的身边,也正是这种观念的体现。
  中唐时期,传奇创作技法发展到成熟阶段,其女性形象的塑造也较初唐时期更为熟练许多,不管是外在的外貌描写,内在的品质塑造,或者是更深一层的女性地位的体现,都较初、盛唐时期更进一步。当然,处于封建时代的女性形象,不论如何开放,终究是很难摆脱男性而真正独立存在,   三、晚唐时期,传奇中的女性形象
  晚唐时期,是唐传奇发展的衰落期,由于社会动荡,叙写爱情题材的传奇作品大大减少,因而晚唐传奇中的女性形象整体要比中唐时期少不少。但是较之前朝来讲,这一时期的女性形象还是出现了一些新变的,那就是女侠形象的出现。究其原因,仍然与彼时的社会状况密切相关。晚唐时期藩镇割据严重,战乱频繁,文人面对气数将尽的大唐帝国,回天乏力,因此,大量豪侠题材的作品出现,来填补士人心中的渴望。同时,晚唐时期道教开始转型,外在的炼丹术逐渐被人们舍弃,内在的心性修养逐渐被人们重视起来,随之而来的,就是对道家思想的普遍研究。这些女侠形象往往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
  一是独立意识空前强大。中唐时期的女性形象的独立意识虽然有所发展,但仍然不能完全脱离男性,从一种层面上来讲,仍然是男权社会的附庸。而晚唐传奇中的女侠形象则大不相同,在男女关系中,大多数女侠形象都处于绝对的主导地位,有一些几乎凌驾于男权社会之上。比如说《贾人妻》这篇,其中的男性形象王立,困顿潦倒,其生活几乎完全靠着贾人妻的资产支撑,二人家庭的组建也完全是贾人妻占主导地位,诸如此类的还有《聂隐娘》中的磨镜少年之于聂隐娘,《车中女子》中的吴郡士人之于车中女子。
  二是大多武艺高强,不拘泥于儿女情长。这是当时文人面对社会现状时所产生的美好的愿景,因此这些女侠大多要以百姓為己任,诸如《车中女子》中女子劫富济贫的行为,《虬髯客传》中风尘三侠辅佐明主平定天下的壮举,都是作者美好愿望的体现。
  晚唐传奇中自然不仅仅只有女侠形象,其他诸如姬妾、娼妓、婢女、道姑等形象也是层出不穷,但这些形象就不如中唐时期塑造的丰满,并且又逐步靠拢回封建纲常伦理的套路,比如说《杨娼传》中殉节而死的杨氏。
  唐传奇中的女性形象在中国小说史上都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后世的宋传奇、宋话本、明传奇中的女性形象,大多都对唐传奇有所借鉴,这对我国后世女性文学的发展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
  参考文献:
  [1] 陈丽荣.唐传奇女性形象的审美审视[J].名作欣赏,2017(35).
  [2] 赵橙.书写性别:唐人笔下的若干女性形象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8.
  [3] 赵楠.从精神面貌看唐代妇女地位变化[J].学周刊,2013(27).
  [4] 陈丽娜.唐传奇叙事中女性形象的嬗变[J].现代语文:文学研究,2011(0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6353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