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共享单车的外部性及发展策略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随着现代信息、移动互联、大数据和第三方支付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和广泛运用,秉持开放、普惠、高效特点的共享经济实现了快速发展。共享单车是借助共享经济理念衍生出的一种新型消费模式,因其顺应了低碳经济、绿色出现的发展观念,自推出以来就成为了社会关注的重点。然而,公共资源的稀缺性和准公共品非竞争、非排他的性质滋生出大量的搭便车行为,使得共享单车市场负外部性明显。
  本文简单探讨了共享单车的经济外部性,发现我国共享单车的负外部性将增加社会三方面的成本。并运用经济学成本效益理论分析了共享单车的负外部性产生的原因,论证了共享单车外部成本管理的必要性。最后从外部成本内部化角度,面向政府、企业和用户分别提出了管理策略,为共享单车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参考。
  关键词:共享经济;共享单车;外部性;ofo;摩拜
  1 共享单车的外部性分析
  1.1 共享单车的正外部性
  1.1.1綠色出行,保护环境
  随着工业废气和汽车尾气的大量排放,使得国内大部分城市空气质量急剧下降,随处可见的雾霾天气严重降低了人们的生活质量,人们对清新空气的需求日益强烈。相比于其他交通方式,共享单车作为一种绿色出行方式可以有效节约能耗,减少碳排放量,具有良好的环境效益。据《2017年第四季度中国主要城市骑行报告》显示,2017年ofo小黄车年度累计骑行总距离达117.47亿公里,相当于节省汽油59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259万吨,相当于种植25.9亿棵树,减少绕赤道29圈的碳排放量。环境的改善不仅有益于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同时也为相关产业的发展提供帮助。
  1.1.2 优化交通结构
  我国的共享单车大体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都以有桩单车为主,但是由于缺乏公共自行车方面的行业标准和质量规范,建设成本也饱受质疑,使得公共自行车最终走向衰退。共享单车的第三个发展阶段从2014年ofo单车出现开始,一直到爆发式增长的今天。与传统的有桩式公共自行车相比,现阶段的共享单车突破了有桩停车的束缚,随需随用、交易成本较小等特点极大的提高了人们对自行车的使用频率,有效解决了“最后一公里问题”,实现了各种交通工具之间的无缝衔接。截至2017年12月,全国投放共享单车数量已逾5000万辆,极大地促进了自行车交通出行,优化了交通结构。
  1.2 共享单车的负外部性
  1.2.1侵占公共资源的外部成本
  城市道路是公共品,但公共品并不意味着免费或者不受限制地使用,公共资源的稀缺性决定着不允许随意占用公共资源。为快速并持久的占领共享单车市场,各类品牌近乎疯狂的扩大规模,不断增加单车投放数量。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一线城市共享单车覆盖率已为出行用车的1.5倍,远远超过了社会总需求。共享单车的大量投放使得原有的自行车道已不能满足自行车的停放需要,机动车道和人行横道被部分共享单车占领,这将严重阻碍城市交通的正常运转,危害城市安全。
  1.2.2增加社会管理难度和管理成本
  共享单车摆脱有桩停车的束缚对整个社会而言并不具有绝对意义上的好处。随停随放、随需随取打破了需求在时间和空间上的约束,但同时也使得乱停乱放现象层出不穷。人们一旦不再受到有桩停车的束缚,乱停乱放的机会成本为零,却可以同时获得就近停车的便利性和时间上的节约,这就使得乱停乱放现象逐渐频繁,管理难度增加。同时,乱停乱放严重影响了城市的面貌,有损城市的声誉和城市吸引力。为了更好的管理日益增多的共享单车,规制乱停乱放、私有化等现象,政府部门和企业需要投放更多的资本和人力资源,造成管理成本的增加。
  1.2.3交通事故外部成本
  随着自行车数量不断增加,而道路空间资源又十分有限,使得非机动车和机动车、非机动车与行人互相交织,增大了交通事故发生的概率。同时,由于共享单车随处可见、随处可用,没有对未成年人的使用加以限制,使得未成年人由于共享单车而发生事故的次数明显增加。据悉,2017年,深圳交警查处的共享单车交通违法行为达133632宗,总共发生涉自行车道路交通事故死亡54人,同比增加19起,其中涉共享单车道路交通事故死亡12人,占比22.2%。
  在交通事故中,自行车使用者是弱势群体,事故死亡率相对较高。有关汽车与自行车交通事故的统计表明,事故中造成的伤亡和财产损失是诸如冠心病等恶性疾病的近3倍。因此,在发展共享单车的同时,保障骑行人的安全,降低交通意外的外部成本刻不容缓。
  2共享单车发展建议
  2.1 加强监管
  为了避免共享单车企业的无序竞争,制定合理的单车投放计划,政府应对企业在辖区内投放进行有效的规划,充分协调好一线、和二、三线城市之间的投放力度和投放比例关系;其次,政府应对互联网型服务行业设立独立的监管部门,将共享单车作为市政单位的重要补充而纳入监管;最后,加强平台建设,采取实名制专车,防止未成年人使用,保证用户安全。
  2.2 多方合作
  政企签署“投放-管理-维护”全程战略合作协议,应充分考虑城市的空间承载力、停放设施资源以及公众出行需求,合理规划慢行系统,归还单车的路权,构建一个良好的城市骑行环境。建立信用共享机制,使得车辆租用信息与交管部门和征信系统对接;建立共享单车押金专账监管体系;政企合作开放城市出行大数据,为道路规划、城市建设等提供决策支持;建立市政、运营商、市民公众三方协同、互动和沟通机制,通过大数据平台加强对用户的宣传、引导、约束和管理、实现共治共享。
  2.3 谨慎投放
  制定城市共享单车总量控制计划和“红黄绿”区域分级分类投放方案,采用“信用+配额”优选方式,经过政府、行会和公众的三方评估或招投标制,公示共享单车落地计划,在分批实施。
  2.4 有序停放
  倡导共享单车定点停放,通过文明用车教育宣传,信用积分奖惩机制和电子围栏定位锁车技术等措施,市政、运营商共同推动用户文明用车、有序停车,有效整治乱停乱放。
  参考文献
  [1] 刘家林,刘智丽. 共享单车的外部性分析及发展策略研究[J]. 交通运输研究,2017,4(3):1-7.
  [2] 陈家桦,黄慧娟. 共享单车运营中的负外部性及其内部化研究[J]. 流通经济,2017,33:104-107.
  [3] 张泽华,林晓言,张雅萍. 供给侧视角下共享单车现存问题经济本质分析[J]. 城市治理,2017,11:83-88.
  [4] 马强. 共享经济在我国的发展现状、瓶颈及对策[J]. 现代经济探讨,2016,10:20-2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6388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