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化营商环境,助推东北经济发展

作者:未知

  摘要:营商环境作为一个地区经济发展的新引擎,其对经济发展所具有的整体带动力越发突显,而东北地区作为我国最为重要的经济区之一,如要实现经济转型、推动经济发展、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就必须更加重视营商环境的建设问题。优化营商环境,全面深化改革,将是实现东北经济又好又快发展的不二法门。
  关键词:营商环境 “放管服”改革 人力资本 市场秩序
  一、东北地区经济发展历程概述
  东北地区在经历过建国后计划经济时期的繁荣、改革开放后的经济衰落之后,现如今正处于经济发展的复苏跟进时期。得力于先天的自然禀赋优势与临近苏联的地理便利,优先成为苏联援助的重点地区,成为红色极点的东北地区,在计划经济时代成为了“共和国长子”,然而自改革开放后,东北地区经济却出现衰退,主要表现为东北老工业基地GDP自改革开放初期占全国的比重逐年下降,总体上由1978年的13.2%下降到1998年的9.8%,在1978年至1998年这二十年的时间内,黑龙江省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由4.75%下降到3.31%,吉林省占國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由2.23%下降到1.88%,辽宁省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由6.23%下降到4.63%。东北地区作为计划经济时代的重要参与者,是最先加入计划经济同时也是最后退出计划经济的成员,因此受到计划经济体制的影响更为深刻。对于其他地区尤其是东部沿海地区来说,改革开放为其提供了发展的机遇,市场经济活跃了沉睡已久的经济活力,经济自此迎来了发展的春天。然而随着南方经济的崛起,东北衰落之象就立即暴露出来。当年可与华盛顿媲美的长春,与巴黎称为姐妹城的哈尔滨以及被称为东方鲁尔的沈阳,却由于经济转型的不利陷入了发展的困境。2003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若干意见》的提出,使得东北经济发展开始复苏逐年回暖,尤其是2008年,东北三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合计2.84万亿,占当年全国生产总值的8.89%,2012年东北三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占当年全国生产总值的9.37%,而大体上东北地区在2003-2012年这十年间的地区生产总值增速都保持在10%以上,这东北地区经济发展的回暖和稳定,然而2014年“新东北现象”出现,东北地区各省份地区生产总值占全国生产总值的比重和增长幅度在全国的排名都开始下滑。直至2017年东北经济出现转机,东北三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达到5.43万亿元,占当年全国生产总值的6.61%,而辽宁省也终于将经济增长率由此转负为正。
  二、东北经济发展存在的问题表现
  东北地区整体经济发展水平、速度、质量与其他地区相比存在差距,尤其是东北地区的沈阳、大连、长春和哈尔滨四个副省级城市与东部沿海地区和中西部地区的副省级城市在经济发展的诸多方面都存在不同程度上的差距,整体上的经济发展呈现出步伐较慢的特点。
  1.地区生产总值
  2017年深圳、广州GDP总量稳居副省级城市前两位,并突破2万亿元,实现GDP总量分别为22438.39亿元和21503.15亿元。中部地区的成都、武汉则位居副省级城市第3、4位,分别实现GDP总量13889.39亿元和13410.34亿元,东部沿海地区的杭州、南京、青岛之间差距较小,分别实现GDP总量为12556.16亿元、11715.10亿元和11037.28亿元,值得关注的是这7个副省级城市的经济总量合计已经达到106549.81亿元,约占15个副省级城市经济总量的66.0%。而东北地区的四个副省级城市大连、长春、哈尔滨、沈阳分别居副省级城市第10、12、13、15位,仅在厦门之前。2018年15个副省级城市排名仍旧是深圳、广州蝉联前两名,成都、武汉位居其后,而大连、哈尔滨、沈阳与长春排名分别为第11、12、13、15位,此外,在经济总量增幅排名中,大连、沈阳、哈尔滨同样居后,排名第12、14和15位,而长春的经济总量排名虽然是最后一名,但是增幅却位居第9位。
  2.固定资产投资
  2017年哈尔滨全年完成固定资产投资5395.5亿元,位居东北地区4个副省级城市首位,但仍与我国15个副省级城市全年固定资产投资排名第一的成都市相差4000多亿元。大连以全年固定资产投资比上一年增长了15.1%位居东北4个副省级城市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首位,而长春以比上一年增长了11.5%和哈尔滨全比上一年增长了7.1%分别排名第二位和第三位,而沈阳全年固定资产投资比上年增长了-9.0%居于末位。在我国15个副省级城市全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排名中,大连、长春、哈尔滨和沈阳则分别处于第2位、第7位、第11位和第15位。
  从各产业完成固定投资情况来看,2017年哈尔滨分别以第一产业投资446.1亿元、第三产业投资3088.8亿元位列东北地区4个副省级城市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完成投资的首位,以第二产业投资1860.6亿元位居第二产业完成投资的第二位;长春则分别以第一产业投资43.3亿元、第三产业投资2613.7亿元位列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完成投资的第二位,且以第二产业投资2537.8亿元位列第二产业完成投资的首位。其中在第一产业比上一年增长率的排名中,沈阳市以比上一年增长60.6%居于第一位,但是仍旧与第一产业完成投资排名首位的哈尔滨市相差424.9亿元;在第二产业比上一年增长率排名中,大连虽以比上一年增长59.6%居于首位,但是与第二产业完成投资排名首位的长春却相差1939.2亿元,与第二位的哈尔滨相差1262亿元。尤其是沈阳市在2017年以第二产业投资比上一年增长-29.8%和第三产业投资比上一年增长-2.2%居于东北地区4个副省级城市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完成投资的末位,可见沈阳市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投资吸引力呈现出负拉动作用。而大连的第二产业依旧保持着较大的投资吸引力;值得关注的是长春和哈尔滨在东北地区的4个副省级城市中呈现出较好的投资吸引力,尤其是第三产业对于该城市经济发展产生了较好的正向拉动作用。然而在2017年副省级市第三产业增加值的排名中,哈尔滨市、大连市、沈阳市、长春市分别以3845.52亿元、3834.26亿元、3335.4亿元和3039.75亿元位居第11、12、13和14位。   3.对外经济贸易往来
  2017年东北地区4个副省级城市总体上依旧延续东北三省的对外贸易特点,即以进口为主,其中大连以进出口总额4132.2亿元成为了东北地区4个副省级城市对外经济贸易排名中的首位,长春、沈阳和哈尔滨依次位列其后。而在进出口总额比上一年增长率排名中,大连依旧以21.7%的增长率排名第一位,沈阳、长春和哈尔滨依次排名第二、第三和第四位。在对外经济中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方面,长春以实际利用外资74.2亿美元排名东北4个副省级城市的首位,哈尔滨、大连和沈阳分别位居第二、第三和第四位,但是却与东部沿海地区的8个副省级城市实际利用外资排名首位的厦门分别相差近2.2倍、4.7倍、4.9倍和15.9倍,与中西部地区3个副省级城市中实际利用外资排名首位的成都分别相差近26.2亿美元、66亿美元、67.9亿美元和90.3亿美元。同时在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比上年增长率的排名中,沈阳以24.1%居于东北地区4个副省级城市的首位,长春以比上年增长14.2%、大连以比上年增长8.2%和哈尔滨以比上年增长7.3%分别排名第二、第三和第四位。
  3.城乡居民人均收入
  2017年沈阳以41359元成为东北4个副省级城市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首位,大連以低于沈阳808元的落差惜败位于第二位,而哈尔滨和长春则依次位列其后,而总体在我国15个副省级城市中分别位于第10、11、14和15位,沈阳和大连仅仅超过中西部地区的成都和西安;在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大连以16865元跃居第一,哈尔滨、沈阳和长春分别以落差于大连1251元、1404元和3434元排名第二、第三和第四位,然而在15个副省级城市排名时,只有大连赶超济南和西安排名第10位,而哈尔滨、沈阳和长春依次排名第13、14和15位;值得关注的是哈尔滨的城镇和农村人均居民可支配收入比上一年分别增长了7.1%和8.1%,成为东北地区4个副省级城市人均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较为突出的城市。
  三、东北经济发展存在问题的原因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东北地区整体上与我国其他发达经济区存在着明显的差距,多方面表现出经济发展存在短板,而短板的出现实则与人力资本、市场秩序以及体制机制等因素相关。
  1.人力资本缺乏
  东北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人力资本问题集中表现为人口增长停滞、人口老龄化、劳动力人口所占比重下降、劳动力人口素质偏低以及人才流失严重等等。尤其是由于生态、气候等自然和优越的福利待遇和发展前景等社会因素所造成的人口迁徙,对东北地区人力资本的数量与质量均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特别是高层次人才的流失,不仅造成其自身所积累和承载的各种资源的流失,而且极大程度上影响了东北地区的人力资本软实力、城市综合竞争力和未来的发展潜力。
  2.市场主体行为失范
  市场经济作为一个市场主体经济,市场主体在市场进行经济活动时就要遵守法律法规和市场规范使之主体行为合法合理,同时既要保证市场主体之间权利的平等,又要履行形成并维护市场秩序的义务。然而现如今部门市场主体的主体性发展受到限制,东北地区明显表现出民营经济发展势头不足,国有企业比重过大和改革不彻底的问题;除此之外市场主体部分合法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在交易行为的规范上存有问题,东北出现的“雪乡宰客”、“天价鱼”等事件,致使消费者愤愤不平,所有的舆论对东北形象造成了极大的消极影响。
  3.体制机制改革有待深化
  “放管服”改革其意指政府要进行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李克强总理曾语重心长地说:“‘放管服’改革实质是政府自我革命,要削手中的权、去部门的利、割自己的肉。计利当计天下利,要相忍为国、让利于民,用政府减权限权和监管改革,换来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释放。以舍小利成大义、以牺牲‘小我’成就‘大我’,因此,“放管服”改革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现如今东北地区同样在进行“放管服”改革,但是却存在着“放”的问题有所解决,“管”与“服”的实现不到位的问题,例如上海实行开办企业“一窗通”,两天就可以营业。而东北地区地方政府的行政审批审批效率偏低。可见,东北地区地方政府如要实现“互联网+政务服务”推进“一网一门一次”的改革仍有一定的空间。
  四、实现东北经济振兴的对策:优化营商环境
  1.优化人力资本环境
  优化人力资本环境,重点在于人才引进与留住人才两个方面。人才引进是指吸引其他地区的优秀人才落户于东北地区,通过人力资本的优化从而给东北带来新的科技创新资源,提高东北地区的创新能力和综合实力,但是引进人才不可盲目,要与实际需求相符合;留住人才是指将本地高等院校的毕业生留在本地,给予其创业就业的平台和机会,以家乡亲情化作毕业生的创业就业热情。通过人才引进与留住人才两种途径优化人力资本环境,其实现的关键还在于地方政府要给予人才充分的尊重、保护和爱护,激励人才,完善人才安置工作,解决好人才的落户、居住、家人以及子女的就业、教育和医疗等社会保障问题,使得人才安心放心舒心开心地为东北经济建设作出贡献。
  2.优化市场秩序环境
  优化市场秩序环境,首先政府要认清自己的角色,对自身有着明确清晰的定位,政府是市场经济主体之一,也要遵守市场经济秩序,政府与其他市场主体是平等的,绝没有自身的优越性,更不能对其他市场主体进行干预。政府更要在坚持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基础上更好地发挥政府自身作用。市场主体要认识到自身存在的意义和作用,提高或增强身为市场主体的责任感与使命感,激发市场主体的主体性,改变原本的、传统的、固化的政府与其他市场主体之间的主客体关系,而转变成为平等的主主关系。其次,优化市场秩序环境,要加强对市场主体行为的监管,地方政府在保证市场主体在市场经济活动中权利实现的同时,更要对市场主体的行为做到合法合理的监管,对失信企业加大惩罚力度,加强行政问责,向全社会公开以保护弱小企业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此外,行业协会也要制定并严格遵守行业规范,对行为失范的企业绝不容忍,杜绝与其他企业合作的苗头,阻断享有该行业社会资本的途径。
  3.优化体制机制环境
  我国实行社会主义经济体制,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改革开放改变了中国,而其中民营经济发挥的作用不可忽视,民营经济实则改变了中国的经济面貌。为此我们仍然要坚定地、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保护民营经济发展。为此东北地区地方政府要关注民营经济的发展,为民营经济发展提供一个良好的营商环境,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减少民营企业的行政审批手续,加大对民营经济的资金扶持,转变自身政府职能,服务于民营经济的发展,为民营经济的发展提供肥沃的土壤,使得民营经济更好更快地成长壮大。
  结论
  东北地区作为我国重要的经济区之一,其靠俄蒙邻朝韩日的天然地理位置使其成为了我国针对东北亚开放的重要之“窗”。因此,东北应借助天然的地理位置和资源优势,继续深入改革开放,通过营商环境的优化带动国内外资本的流动形成沿海沿边发展新格局从而促进东北地区经济发展,全面实现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
  参考文献:
  [1]李克强.“放管服”改革要相忍为国、让利于民.新浪网.2016-05-1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6395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