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古汉语词类活用简析

作者:未知

  【摘 要】词类活用是古代汉语中存在的重要的语法现象,了解词类活用对我们阅读古籍和理解古汉语的语法都有重要意义。在词类活用中,动词、名词、形容词的活用最为普遍,笔者将从《左传》中撷取例句,梳理出动词、名词、形容词的活用现象并总结出规律,帮助大家理解。
  【关键词】词类活用;动词;名词;形容词
  一、什么是词类活用
  何为词类活用?马建忠先生在《马氏文通》中提出“字无定义,故无定类”的观点,它有明显的局限性,因此近代学者对该观点进行不断的补充。陈承泽首先提出了“词类活用”的概念,他在《国文法草创》中提出“凡一字只有一质而可数用者”,认为一个字只有一个本义的用法,其他的所有用法都是活用。王力对词类活用的定义为:“古汉语里,某词属于某一词类还是比较固定的,各类词在语句中的职务也有一定分工。在上古汉语里,有些词可以按照一定的语言习惯而灵活运用”,而赵仲邑认为“词类活用,是指某一个词原属某一类的词,有它基本的用法,但它可以当作另一类词来用,使之临时具有另一类词的意义和特点。”河南大学董希谦主编的《古代汉语》写道:“词有定类,类有定职。在古汉语中,某些词本来只具有甲类词的语法特点,只是在某种特定的语言环境里才暂时失去了它本来的语法特点,而临时具有了乙类词的特点,我们把这种语法现象叫做词类活用”。学术界对词类活用的定义不同,但基本意思一致。通俗的讲,一类词在特定的语言环境中临时具有了另一类词的语法意义和特点,这就是词类活用。
  二、词类活用的类型
  关于古汉语词类活用的分类,学术界存在不少的争议。王力在《古代汉语》第一册中,将词类活用分了五类:(1)名词用如动词,(2)动词、形容词、名词的使动用法,(3)形容词、名词的意动用法,(4)名词用作状语,(5)动词用作状语。在赵仲邑先生主编的《古代汉语》中,他把词类活用分了三类,分别是:(1)名词、代词、形容词、数次用作一般的动词,(2)名词、形容词的意动用法,(3)名词、动词、形容词、数次的使动用法。郭锡良在他的《古代汉语》中,删除了王力先生“名词用作状语”的观点,将词类活用分为四类:(1)名词用如动词,(2)动词、形容词、名词的使动用法,(3)形容词、名词的意动用法,(4)动词用作状语。尽管学者对词类活用的分类不同,但都涉及动词、名词和形容词的活用。由于学术界对“名词用作状语”和“动词用作状语”是否是词类活用的争议较大,所以笔者不分析这两种类型。
  三、名词、动词、形容词的活用
  1、名词用如动词
  名词用如动词,也就是主语表示的人或物发出与这个名词所表示的事物有关的动作行为,即名词作了叙述句的谓语,临时具有了动词的语法功能,可以带宾语和补语,可以受副词的修饰。如:
  从左右,皆肘之。《左传·成公二年》
  晋灵公不君。《左传·宣公二年》
  “肘”和“君”本来是名词,在目前的语言环境中,活用为动词,表示“用手肘”和“行君道”的意思,是普通名词用如动词。
  秦师遂东。《左传·僖公三十二年》
  “东”本是方位名词,在这句话中,活用为动词,表示“向东进发”的意思,是方位名词用如动词。
  2、动词、形容词、名词的使动用法
  ①动词的使动用法
  动词的使动用法,是指谓语动词具有“使賓语怎么样”的意思,也就是主语使宾语表示的人或物发出动词所表示的动作行为。如:
  庄公寤生,惊姜氏。《左传·隐公元年》
  及文王即位,与巴人伐申,而惊其师。《左传·庄公十八年》
  这两句中“惊”后面都带了宾语,而“惊”是不及物动词,后面不可带宾语,因此在这两句话中,“惊”都具有使动的用法,都是不及物动词的使动用法。
  董希谦先生主编的《古代汉语》讲到“及物动词常常带宾语,用如使动时也带宾语,所以要想区别,要认真分析句意。如果动词表示的动作是主语发出的,那么动词就是一般用法;如果动词表示的动作是在主语指使下,由宾语发出的,那么就是及物动词的使动用法。”如:
  将战,华元杀羊食士。《左传·宣公二年》
  烛之武往,朝夷也。《左传·文公十七年》
  第一句中的“食”这个动作的主语是华元让宾语“士”发出的,所以该句中“食”是使动用法。第二句的“朝”同理,意为“使夷朝于晋”,这是及物动词的使动用法。
  ②形容词的使动用法
  王力对形容词的使动用法的定义是:“形容词被用如使动,使宾语所表示的人或事物具有这个形容词所表示的性质或状态”,也就是说表示“主语使宾语怎么样”的意思。如:
  夫礼,所以整民也。《左传·庄公二十三年》
  会于首止,会王太子郑,谋宁周也。《左传·僖公五年》
  这两句中“整”和“宁”都是形容词的使动用法。“整”意为“使……变得有秩序”,使动宾语是“民”;“宁”意为“使……变安定”,使动宾语是“周”,这是状态形容词的使动用法。
  见孟献子,尤其室,曰:“子有令闻而美其室,非所忘也。”《左传·襄公十五年》
  如是可矣,何必瘠鲁以肥杞?《左传·襄公二十九年》
  “美”和“瘠”都是形容词的使动用法。“美”的使动宾语是“其室”,意为“使……漂亮”;“瘠”的使动宾语是“鲁”,意为“使……瘦弱”,这是性质形容词的使动用法。
  ③名词的使动用法
  蒋礼鸿和任铭善著的《古汉语通论》讲到:“用名词甲放在名词(或代词)乙前面,使甲转为支配乙的及物动词,表示使乙成为充当或产生甲这样的意思,这就是名词的使动用法”,也就是说“主语使宾语成为这个名词”。如:
  吾见申叔,夫子所谓生死而肉骨也。《左传·襄公二十二年》
  “肉”在这里就是名词的使动用法,使动宾语是“骨”,意为“使……生肉”,“肉”已经成为动词。
  3、形容词、名词的意动用法
  ①形容词的意动用法
  王力认为形容词的意动用法,是主观上认为后面的宾语具有这个形容词的所表示的性质或状态。如:
  见棠姜而美之,使偃取之。《左传·襄公二十五年》
  句中的“美”是形容词的意动用法,意为“认为……美”,是主语对宾语主观上的感受,其中“美”的宾语是代词“之”,指“棠偃”。这是性质形容词的意动用法。
  今王子颓歌舞不倦,乐祸也。《左传·庄公二十年》
  “乐”是形容词的意动用法,“乐”的宾语是“祸”,意为“以……为高兴”,这是状态形容词的意动用法。
  ②名词的意动用法
  赵仲邑认为名词的意动就是“当事人认为宾语所表示的人或事物,成为该名词所表示的人或事物”。如:
  不如吾闻而药之也。《左传·襄公三十一年》
  “药”是意动用法,意为“认为……是良药”,宾语是代词“之”。
  四、结束语
  词类活用现象在古汉语中是十分常见的语法现象,通过上面的举例分析,大家对词类活用的概念和《左传》中名词、动词、形容词的词类活用现象应该有了较深了解,《左传》中词类活用的现象甚多,笔者仅分析了一部分,希望可以帮助大家掌握词类活用的规律并读懂古籍。辨别词类活用要结合具体的语境分析,还要正确区分词类活用与兼类的差别。
  【参考文献】
  [1]王力.古代汉语[M].北京:中华书局出版社,2018.
  [2]董希谦.古代汉语[M].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88.
  [3]赵仲邑.古代汉语[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84.
  [4]蒋礼鸿,任铭善.古汉语通论[M].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84.
  [5]左丘明.左传[M].张宗友注译,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1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65862.htm